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兔子和毛熊

6已有 8119 次阅读  2016-04-18 10:54   标签Microsoft  color  style  胜利  兔子 
那一年,他已经在那个世界上最庞大的国家取得了最彻底军事胜利;那一年,他则刚刚在南昌城下挣扎着出生。
那一年,他开始走向了发展和强大;那一年,他在南方的穷山恶水中艰难生存,那时候,他对他狂热的羡慕着,甚至连颜色和名字都要在学习他。
那一年,他已经强壮成为世界公认不可轻侮的力量,他骄傲地告诉世界,自己有一个伟大的梦想;那一年,他正在雪山草地上艰难跋涉,虚弱的几近灭亡,但他之所以还能坚持,是因为他听到他说的那个美丽的梦想。
那一年,他已经懂得运用实力去获得利益,越来越深入并享受着参与世界强国之间的博弈;那一年,他却在国家他的民族遭受灭亡危险时挺身而出,去进行一场几乎难以胜利的战争。
那一年,为了自己在东方的利益,他给了一些武器于那个岌岌可危的国家,但却没有一枪一弹给他,因为他觉得他实在还渺小;那一年,他并没有没有怨言,只是扛起枪孤独地走向敌后。

那一年,他终于也被卷入了战争,却令人惊讶地一溃千里;那一年,他却在那片广袤的山区里正顽强的生存。
那一年,他的敌人迫近心脏,他在那个著名的广场上阅兵,准备作生死一搏;那一年,他正在遥远贫瘠的山区窑洞注目着他,努力想象着广场上他此时此刻的样子,倾听着他的消息,祈祷他的命运。
那一年,他奇迹般地开始逆袭,滚滚钢铁洪流在血与火中无坚不摧;那一年,以他为鼓舞的他也靠着拼凑而来的可怜武器,在艰难中开始壮大。
那一年,他终于在击垮西边的敌人后又调头向东,来到他的土地轻易碾碎了他生死相搏十多年的敌人;那一年,他终于得以从山里出来,第一次完整的出现在他面前。
那一年,胜利的他看着一身褴褛的他,面露轻蔑;那一年,他一脸崇拜地看着他和他铁骑呼啸而去一骑绝尘,然后默默地握紧手中的步枪,决定要混个样子。
那一年,他携胜利余威几乎左右了半个世界;那一年,他正在自己的国土上重新开始一场艰难的战争,经过了这么多年,他终于第一次拥有了改变自己国家的能力和机会。

那一年,他突然惊讶地发现他所在的那块土地已经悄然改变了颜色,他不得不重新打量和审视他;那一年,他则骄傲地打扫干净房间请他来看看,并告诉他:我终于做到了。
那一年,他正醉心一个伟大的计划,可东方的一个半岛却突然生乱,他忧心忡忡的对他说,你能帮我们搞定这个地方么?那一年,并不强壮他却倔强地挺起胸膛:为了我们共同的梦想,我愿意去。
那一年,他见证了他在半岛上那惊人的逆转和残酷的牺牲;那一年,他在半岛上实现了惊人的逆转并付出了残酷的牺牲。
那一年,他很感动,开始把自己的学识和武器倾囊相授,还教会了他一支他最喜欢的歌;那一年,他也很感动,认真地学习着他教给自己的一切,尤其喜欢他教的那支歌。
那一年,他已经惊人的强大,为了他赢得天下的计划,他开始空目一切、颐指气使甚至开始蛮横粗暴;那一年,他突然觉得他这样做,其实背离了他曾经告诉过他的梦想。
那一年,他对他勃然大怒,停止了一切帮助、撤掉了一切的支持,等着他无以为继的时候重新服软;那一年,他却不依不饶地倔强地坚持,开始了自力更生艰苦奋斗。
那一年,他没有等到他的服软,于是他把钢铁的洪流在他面前摆了一地;那一年,他冷眼看着他的敌意,默默地的深挖洞、广积粮,还种出了自己的蘑菇。
那一年,他最强大的对手突然出手,站在了他的面前告诉他不要动他,他惊诧分然、悲痛欲绝然后愤怒到极点;那一年,他想起他曾经告诉过他的梦想,然后默默地转身离去。
那一年,被愤怒冲晕脑子的他开始昏招迭出,四面出击四面树敌;那一年,他默默地把自己关起来,两耳不再闻窗外事。

那一年,他在“帝国坟场”已深陷泥潭,各种危机已经悄然临近,可他还是浑然不知;那一年,他在旁边注视着他,虽有千言万语,却始终一言不发。
那一年,他在危机中突然一落千丈,穷困潦倒、衣食无着,成为所有人讥笑和挖苦的对象;那一年,他来到他面前,拾起他丢落的勋章,默默地把灰尘拂去,聚起他养不起的人才,默默地带走。
那一年,他继续在落魄中艰难求生,所有的荣誉和尊严已经失去,只能到处兜卖自己的看家底货;那一年,他在他最落魄的时候豪爽出手,大量的订单宛如天使般翩翩降临。
那一年,他终于从垂死的边缘缓过了劲,但当年的辉煌早已一去不返;那一年,他已经悄然成就他曾经的地位。他看着他,感慨而苦笑着;他看着他,感慨而微笑着。
那一年,他再次因事被歧视和孤立,他想起70年前他的逆袭他的光荣,他希望再次振奋自己的信心,为此,他希望有更多的人来他的那个广场;那一年,没多少人来,但是他来了,还是最庄重最认真的样子。
你还记得你告诉我的那个美丽梦想么?
你还记得你教我唱过那首最好听的歌么?
其实我一直没有忘记过。

大家都不懂事的时候,也曾兵戎相见。
大家都艰难的时候,也曾肝胆相照。
后来时过境迁,都成熟了,会来事儿了。
表面和和气气,暗地互相算计。
谈不上至交,说路人可惜,勉强算是个旧友吧。
恰逢一个好日子,大家都高高兴兴,喜气洋洋的。我来你家做客,是一群人里的其中一个。
不如就送给你一首,你曾经教会我的歌吧。
可你比谁都明白,那个真正教你唱歌的人,早就死在了1991年的冬天,而你独自循着他留下的道路,一往无前。


                                                                                             ——转自知乎用户熊爸文章
                                      如何评价解放军参加红场阅兵彩排唱《喀秋莎》?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 schwimmengool 2016-04-18 12:07
    听说,当年的苏联援助是真的无偿援助,
    所以后来中国刚改革开放时,都不知道配件是要花钱买的
  • 夜夜笙歌 2016-04-18 16:08
  • 小马 2016-04-19 06:01
    开玩笑吧,真的是无偿的么?我怎么这么不相信呢?
    当年毛熊打入东北,可是刮走了好大一批物资的。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