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我敬你一杯一干二净的黎明

4已有 5405 次阅读  2015-12-18 22:08
十里红妆, 繁花尽落 ,她嫁与他。
他是一国之君, 她是丞相之女。 她,成了他的后 。只是,他有心爱的妃嫔, 她亦将芳心许在从小与她长大教她习医的师傅身上。
三年相守,她待他相敬如宾,温柔贤淑,眼里却是淡漠与疏离。他渐渐发现她的特别之处,渐渐开始注意她,只是,她的心,依旧在那个白衣翩然的大夫身上。 
那一年,丞相谋反。 失败,被抓入天牢,诛九族,她的师傅也不能幸免。她因身为一国之后,得以保全一命。她被囚于牢中。他这才发现,没有她的生活,多么不习惯。他去牢中看她,她不吃不喝,双目空洞无神,仿佛看不到他。他走了,留下满目的残碎。 
不久后的一天,天牢的她听闻皇帝病重,突然坐起来,发疯似的往牢外冲去,她这才发现,牢房根本就没有锁 ,锁的一直都是她的心。当她跑出天牢,刺眼的阳光让她睁不开眼,阳光下却有一个身影,充满皇者之气。 
【傻瓜,我怎么可能抛下你自己先走】 
此刻,她终于明白,她对他的爱。 阳光下,一对年轻帝后紧紧相拥。

她是将门之女,自小习武,生性爽朗,敢爱敢恨, 眉目流转,刚毅之中透出一丝娇媚 ;他是大宛开国以来最年轻的丞相,风姿飒爽,一身白衣,极尽儒雅,却也极尽风流。
幼时初遇,她早已一颗芳心暗许.
【我喜欢你我嫁给你好不好】
【你还小】
那一年,她十二,他十六。
她一直跟在他身旁,转眼即是六年
【我已经长大了你总算好娶我了吧】
【你还真是...痴情,皇帝赐婚,柳家姑娘年芳十八,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你呢,嗯?】
这一年,她十八,女子一生中最好的年华,她把芳华浪费在他身上。
这一年,他娶了柳家千金。外人只知他们夫妻恩爱,可他却连洞房花烛都不知去了哪里。
【我恨你】
【不要紧,这次换朕爱你,朕可以用一生补偿你】
彼时,大宛丞相反,改国号为大成。
彼时,她的双亲由于追随先王,被他的士兵一箭穿心。
他待她极好,这夜,他来她宫中用膳,喝了一杯又一杯酒。
第二天,奴仆们发现新帝与皇后双双死在桌案旁。
这就是女人。
深情又绝情。

(一)
她及第那年,本应与自小指腹为婚的护国将军之字成亲,谁料一封边关告急?他十里加鞭,她独守空房。
那年,他得胜归来,帝王亲迎,封了镇国将军,本该请旨赐婚,却不料这七年征战,铸成了他的野心。
“歌儿,待我几年,许你母仪天下可好?”
望着面前温颜如玉的男子,她知这笑不诚,不真。却愿等下去,等他来娶她。
“我答应你。”转身,清泪两行
这年,楚江南二十有七,而她早二五
三年转瞬既逝――
他如愿,登九重宝塔,城墙上的那抹明黄灼了她的眼
她一直在等,不管他留恋花丛,游戏人间,还是专横执政,嗜血残暴,她,一直都在
直到那一年,据说皇帝出游,据说救了一个女子,据说她与众不同,据说皇上对她唯命是从
墨国四十五年,七月初七,大赦天下,举城欢乐
她在城脚看着白马上的他,四周的欢呼声把她的声掩埋
(二)
她爬上城楼, 阳光洒在她身上,映在她苍白的小脸上,她笑容依旧风华,舞姿依旧倾国
朱唇轻启“君无戏言?呵呵……”
‘若上苍垂怜,只求下世,不再相见’唉……
望着城楼下的他,心里一片冰凉
他猛然回首,便看到她身体落于马前,
看着她的尸体,忽然想到几天前,“阿楚,君无戏言不是吗?那为何没许我的母仪天下呢”
“嗤――你觉得你有那点可以和沫儿相比?她是凤国最受宠的公主,而凤国又无皇子”
他无情的拍开她的手,转身离去……
那日,她坠下城楼,天空泛起了小雨,他冷冷的看着雨中的尸体,淡然的开口:厚葬了吧…

墨城是经过战争洗礼的边垂小镇,镇上早已不见了往昔的喧嚣,满目苍夷引人唏嘘,除了城西的那家花灯铺子。
绯云是这家铺子的主人,她灵秀的双手总能编出许多形形色色的花灯,让路人叹为观止。可是却从来不出售
“姑娘为何不售花灯?”朗日霁空下,一清朗的男音响起。
绯云寻声望去,空洞的双眼毫无光彩,“我失明了,我在用它寻找我的夫君。”
“他……去了哪里……”他再次问道。
“那场战争……把他带去了不知名的地方……”绯云怔怔道,“所以我每天点着不同的花灯,等他回来。”
满头银发的他闻言红了眼,薄唇轻启,却是出口无声,
“我已归。”
而后绝然离去。再也没有回来了。
那场战争他性命虽存,却已是油尽灯枯。不久于人世,此次前来,便是想在临终前在看她一眼,却未有想到她因日夜思念他,哭瞎了眼,而后每日编花灯,点灯待他回家,他是回来了,可是他不想让她,再伤心了,让她这样怀着希望等下去,总比知道他的死讯好。

她是先朝重臣之女,幼年时父亲受奸人所害。
为了报仇,她自幼饱读诗书史书,通四书善五经,寒来暑往,从未有一丝懈怠。
十八岁那年,她将母亲安置在一个安全而陌生的地方,随后只身改了姓名女扮男装进京赶考。一举便中了榜眼,成为了开国以来最年轻的翰林院编修。
年轻的皇帝继位不久,正准备大展宏图在父辈江山之上开辟新的辉煌。可朝中老派之臣顽固不通,一再阻挠他的行动。
而年轻的她虽通晓历史却不死板保守,蓬勃的锐意与皇帝不谋而合。
她帮助皇帝打压了一个又一个朝中顽固派老臣,皇帝的青眼相加也使她平步青云,不过三年,她便已官拜吏部尚书。
没人想到,朝中叱咤风云的只是一个女子。
可她知道,还有最重要的一件事没有做。
半年后,在皇帝的授意下,她半虚半实地拿出当年仇家的“通敌证明”,引得皇帝大发雷霆。
当年她的弑父仇人,今夕也落得身首异处
她心中激动难抑,立刻向母亲修家书一封,令亲信送去。
这一去再无音信。
她心知不好,果然不久后皇上私召她到御书房内,丢给她朝中人呈上的一纸书信。女子身份败露。
太监一盆冰水泼面,女儿真颜立时显露。
皇帝望着她姣好的容颜,笑中是掩饰不住的震怒。
“你若愿在孤宫中为妃,孤说不定会饶你一死。”
她定定的望着皇帝,半晌,深深叩首。“民女,愿以死谢罪。”她不想变宫里的女人一样,生死一笑,为君王。
所以她宁愿一死,她此生唯一的夙愿便是为父报仇,如今她也无憾了…
刑场之上,她面容清癯,神色平静。
厚重屠刀落下的一瞬,她眼角落下晶莹。
爹,女儿终于替你报了仇。

他不可置信地看着穿过自己胸口的短剑,还有笑如此温柔的她,这把短剑何等眼熟,这张笑颜何等眼熟……
她缓缓开口,“清珏,你可还记得你说的定不负?”
他怎可能忘记,那年灯会,他从书籍之中抽出身来,为的便是能见见那京城第一美人,未想落了空,就在他失望之际,不经意的回眸,却见到迷离灯火之中,有一笑意柔柔的女子,他不由自主的追上前去,“姑娘留步!在下晏清珏。可否得知姑娘芳名?”
她许是感觉到了他的紧张,掩嘴轻笑,终是开了口,声音如她笑意般的柔,她说她叫南莺。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也不过如此……
他娶她之时赠她一把短剑,“大婚之日你送我这是为何?”
“晏清珏此生只娶南莺一人,定不负,若有一日敢违此言,你便用这短剑杀了我。”
她笑意满满,似是世间最美的图画,“呆子,你一个弱书生,不用这短剑也能杀的了你。”
后来他高中状元,皇上赐婚,将丞相之女许给他作为正妻,若有违抗满门抄斩,想起家中年迈的母亲与幼小的妹妹,他含泪磕头谢恩……
耳边突然想起一个惊慌失措呼喊,这声音约莫便是今日迎娶的妻子的声音罢……
胸口越来越疼,眼前的人到底是哭是笑也模糊了起来,“南莺,的却是我晏清珏负了你…我…当死”


《手掌心》歌词:
一干而尽 爱恨嗔痴的幻影我敬你
一杯一干二净的黎明
我在南极 憧憬你的北极星
我等你 不信心心不相印
你是天意 你是达达的马蹄
滚滚了我的红尘 苦苦追寻冰天雪地

一寸光阴一寸心 一朵昙花一朵云
一朵雪花一朵梦境 一一捧在手掌心
一颗尘埃一菩提 一颗流星一个你
一心一意 捧在手掌心

七世夫妻 只是神话的魔镜
第七夕 只能再等一世纪
你是天地 你是风雨你是晴
你是温柔的叛逆 逆转我的一年四季

一寸光阴一寸心 一朵昙花一朵云
一朵雪花一朵梦境 一一捧在手掌心
一颗尘埃一菩提 一颗流星一个你
一心一意 捧在手掌心

偏偏我越抱越紧
偏偏我越爱越贪心
偏偏要爱到万箭穿了心 才死心

左手掌握着空心 右手掌握着痴心
十指紧扣一本心经 刻骨铭心着苦心
可不可以不甘心 可不可以不认命
如果可以 拿我换给你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