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节外生枝

8已有 1230 次阅读  2020-06-16 21:31

节外生枝

外孙女出生,一些往事又涌上心来。

一九八六年我第一次到美国,逗留康州数月。那时是以膜拜的心态走访耶鲁大学,后来我女儿的名字就含耶鲁所在地纽黑文的谐音,小孩的名字多少夹带些父母一厢情愿的期盼。到我女儿在美国高中考SAT时,分数还是由考试方直接寄送耶鲁大学,但在真正申请大学时,她却突然改变了主意,耶鲁不在她报考大学的名单之列。直到她哈佛毕业考医学院时,报了耶鲁大学,不过这回收到的不是入学通知书,而是冰冷的拒绝信。

很多年过去,我女儿已在州立大学完成医学与研究双博士学业、结婚,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院做住院医生。去年我们原本设想全家回中国过年,年底我女儿怀孕了,预产期在今年五月。规画赶不上变化,一同回国计划宣告泡汤,春节只有我独自回大陆过年。女儿在美国完成双博士早已老大不小,怀上孩子也是一生大事,全家自然满心欢喜。

后来传出大意外,武汉发生新冠肺炎,蔓延整个中国,到处封城,我回国也只能「禁足」家中。返美航班被取消,经过一番折腾,才由加拿大返回美国。回头推演,回国大团圆虽未圆满,还是庆幸省去不少麻烦。

疫情很快就传到美国,到处风声鹤唳,我们又开始担心女儿怀孕是否不是时候?三月美国西部那边已出现确诊病例,女儿轮值重症病房,瘟疫那时还未在东部爆发。接下来疫情发展迅猛,大量新冠病人涌入医院,四月份考虑到她怀孕,医院免去她轮值急诊室,也没安排她增援重症病房,已是很大的照顾,只是还要在医院上夜班。

虽说夜班医生有休息的床位,作为美国名列前茅的大医院,晚上平时还是有很多转院过来的病人,医生几乎不可能休息。现在疫情严重,大家都知道医院住进不少新冠病人,非万不得已,其他病人也都不来她们医院凑热闹了。所以非新冠肺炎部门的夜班医生反而捡到便宜,晚上有机会休息。

预产期来临,一切准备就绪,女儿住进医院,只是小家伙却没有动静,不知是否知道外面的世界不很太平,迟迟不想出来。这个时期的医院,由于疫情不准外人探视以防病毒传染,只允许一人陪伴,自然只有女婿陪同。

瓜熟蒂落,最后该出来的还是得出来,顺产八磅一盎司,母女安好,不再有什么节外生枝,这是我们能想象最佳的结果。

(陈旭 2020年06月16日美国《世界日报》家园版)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