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年味

6已有 553 次阅读  2020-02-13 17:01

农历新年前夕,和父母回苏州老家与亲友聚餐。他们大包小包,送了我们不少苏州特色小吃,盛情可感。由此想到年味。常听人感慨如今春节的年味越来越淡薄,但年味到底是啥,似乎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我想,如今少的是以前节前的盼望期待,过节的喜气洋洋以及过完节的回味无穷。

 

当初物资匮乏时,春节不但能吃到鸡鸭鱼肉,还有瓜子花生,玲琅满目的糖果,哪怕不都爱吃,想想就有富足满意的感觉。苏州糕点据说有“春饼、夏糕、秋酥、冬糖”的考究,不过这种美食传统也就是最近十年才慢慢恢复起来的,我小时候可没那么多好吃的。记得父亲常拿回家的大众平价零食一是云片糕,二是酥糖。老实讲,质量、味道都不敢恭维。云片糕干且硬,撕一片总有半截扯不下来,最后就剩下干硬一坨,食之无味,弃之可惜。酥糖卖相不坏,粉红的玫瑰、豆绿的薄荷、淡黄的花生、浅黑的芝麻口味都有,但每块都如一捧沙子,吃起来悉悉嗦嗦,容易掉落,一不小心还会呛到,只有中间一条软糖吃起来还方便。

 

我比较喜欢的是白糖杨梅。如今想来也不过是杨梅加了白糖盐渍的蜜饯,但小时候觉得酸甜可口,风味独特,百吃不腻。父亲则爱吃杏仁酥。我对这种重油、高糖且硬梆梆的糕饼一直敬谢不敏,从没觉得有啥好吃的。但他们那一辈年轻时饿过肚子,缺乏油水,还就欣赏这种“高级点心”。

 

可见年味浓不浓其实和心理预期有很大关系。心中缺失的部分获得了满足,便有了幸福感。否则,哪怕是山珍海味也味同嚼蜡,弃如敝履。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