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当年悲壮的大逃港(转载)

11已有 9622 次阅读  2014-06-27 02:49   标签style  深圳  香港  宝安  苍蝇 

在当时的深圳,曾经流传着这样一首民谣:“宝安只有三件宝,苍蝇、蚊子、沙井蚝。十屋九空逃香港,家里只剩老和小。”在民谣背后,则是一组惊人的数字。根据陈秉安掌握的资料,在目前可以查阅到的文件里,从1955年开始出现逃港现象起,深圳历史上总共出现过4次大规模的逃港潮,分别是1957年、1962年、1972年和1979年,共计56万人(次);参与者来自广东、湖南、湖北、江西、广西等全国12个省、62个市(县)。

逃港者多为农民,也包括部分城市居民、学生、知识青年、工人,甚至军人。从政治成分看,普通群众居多,也有共青团员、共产党员,甚至中共干部。有一份来自深圳市的数据表明,至1978年,全市干部中参与逃港者共有557人,逃出183人;市直机关有40名副科级以上干部外逃。

逃港的方式,可分走路、泅渡、坐船3种。按路线,则有东线、中线、西线之别。泅渡通常是首选。偷渡者往往会选择西线,即从蛇口、红树林一带出发,游过深圳湾,顺利的话,大约一个多小时就能游到香港新界西北部的元朗。广东人把这种水路偷渡称为“督卒”,借用象棋术语,取其“有去无回”之义。在许多当地人的记忆中,一到夏天,水库和河里便人满为患。不少孩童从小就被家人灌输,“好好练游泳,日后去香港”.

偷渡者通常都带有汽车轮胎或者救生圈、泡沫塑料等救生工具,还有人将多个避孕套吹起来挂在脖子上。有些偷渡者下水后,还一边游一边背诵毛主席语录给自己打气:“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

当时,上述物件都属于严 格控制使用的物品。到后来,就连乒乓球都成了其中之一。因为边防部队发现,甚至有人将数百个乒乓球串在一起,作为救生工具。泅渡毕竟是年轻人所为。中老年 人和儿童妇女通常选择陆上偷渡,从深圳梧桐山、沙头角一代,翻越边防铁丝网,粤语中戏称为“扑网”.为了躲避警犬,一些逃港者临行前会到动物园收买饲养员,找一些老虎的粪便,一边走一边撒,警犬闻了粪便的气味,便不敢追踪。

当时对偷渡者的打击是异常严厉的。凡不经合法手续前往香港者,都被视为“叛国投敌”,抓到就处以收容。而边防部队对于偷渡者是最大的障碍。在上世纪60年代之前,边防战士遇到不听命令的偷渡者可以随时开枪,许多偷渡者被打死在滩涂上和山里。此后,由于上级的严令,开枪的现象才逐渐消失这种风险极大的逃港风潮,还催生了一个新职业--“拉尸行”.在鼎盛时期,深圳活跃着200多个“拉尸佬”.上世纪70年代末,深圳蛇口海上派出所曾经规定,“拉尸佬”每埋好一具偷渡客尸体,就可以凭证明到蛇口公社领取劳务费15元。陈秉安曾采访过一个当年的“拉尸佬”.这个老人告诉他,最多的一天,自己从公社领到了750元,而在他埋葬的50具尸体中,有4个是他的亲人。

在某些地方,甚至出现了强行冲关的情况。据宝安县委《关于制止群众流港工作的情况汇报》等文件记录,1962年,广东出现严重饥荒,大量居民逃往香港。在宝安县由东至西百余里长的公路上,外流群众成群结队,扶老携幼,如“大军南下,来势汹汹”.这些偷渡者成群结队,每人持一根4尺多长的木棒。带头的偷渡者公开说:“谁阻挠我们,我们就用木棍和他们搏斗,冲过去,就算开枪也不后退!”

由于大量外逃,深圳许多村庄都“十室九空”.1971年,宝安县公安局给上级的《年终汇报提纲》里写道,大望前、马料河、恩上、牛颈窝、鹿嘴、大水坑等许多村庄都变成了“无人村”,有个村子逃得只剩下一个瘸子。为了收容抓到的偷渡者,当地政府新建了百余个收容所,但常常人满为患。

在那个年代,偷渡是公开的秘密。哪家有人偷渡成功,家人不仅不避嫌,反而会在外人面前炫耀,更有好事之徒会大摆筵席,大放鞭炮,以示庆祝。广州番禺的沙湾大队,还出现了以生产队长为首、党支部书记和治保主任全部参与的偷渡事件。他们外逃之时,甚至还有数十名村民到海边为其饯行。惠阳澳头公社的新村渔业大队,一共才560多人,短短几个月就有112人偷渡成功。大队党支部的6名支部委员,除一名妇女委员外,其余5名都偷渡去了香港。

陈秉安曾遇到过一个逃港者中的传奇人物,这个人先后偷渡了12次都被抓住,创下了一个记录。到第13次,边防战士看了他都脸熟,实在不好意思再抓了,他才成功地逃到了香港。殊死争夺的阵地、社会主义教育堡垒、反偷渡的“红旗村”,结果逃掉了一大半。

为什么要逃港?这个问题,陈秉安曾经问过很多人,得到的答案也各式各样。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贫穷和饥荒。

1957年,农村集体化进一步升级。宝安县委通过《关于限制农村资本主义发展的几项规定》,限制社员自留地和副业收入,副业收入不能超过全家全年总收入的30%;社外农民不准开荒,不准弃农经商,“以彻底堵塞资本主义漏洞”;“男全劳动力”一年要完成260个工作日;农民家中如果有金银首饰,都要报告政府,然后收为国有。

到了1959年,广东出现了严重的饥荒。一份资料显示,当年全省的粮食总产量只有177.58亿斤,比1958年减产15.71%.1960年仍然是一个减产之年,农民实际比常年少收了61.25亿斤粮食,这相当于他们8个月的口粮。一个逃港者告诉陈秉安,那个时候,伙食里基本看不到肉和油,就连青菜都很罕见。为了缓解饥饿,他曾经吃过蕉渣、禾秆、木瓜皮、番薯藤,甚至一度还吃过观音土。当时,宝安一个农民一天的平均收入,大约在7角钱左右,而香港农民一天的收入,平均为70港币,两者间悬殊近100倍。当地流传的民谣唱道:“辛辛苦苦干一年,不如对面8分钱”(指寄信到香港叫亲属汇款回来)。

政治上的迫害,也是逃港的主要原因之一。

着名音乐家马思聪是最为典型的代表。1966年“文革”开始后,时任中央音乐学院院长的马思聪饱受凌辱。1967年,他借一次到深圳演出的机会,铤而走险,乘船逃往香港。他抵达香港的第二天,全港的报纸与电台都报道了这一消息,从而掀起了一场以知识分子和知青为主体、长达10年的逃港浪潮。

陈秉安曾经采访过一个民 兵队长,他逃港的原因,今天听起来匪夷所思这个民兵队长在山里发现了一个从台湾飘来的气球,气球下方的篮子里,有许多食品和一件白背心。在两岸处于敌对状 态的那个年代,广东一带经常发现这样的气球。这个知青把食品上交,但实在舍不得那件白背心,就偷偷留了下来。几天后,他穿着白背心参加了一场篮球赛。围观 的人们发现,这件白背心在被汗水浸湿之后,背上出现了“反攻大陆”的字样。结果,这个原本“根正苗红”的农民,被打成了“美蒋特务”,受到严酷的迫害,不 得不逃往香港。

为了应付日益严峻的逃港浪潮,当地政府还曾想过这样一个办法。在逃往香港的梧桐山上,有一个叫做西坑的村子,宝安县决心在这里“展开一场殊死的争夺”,把西坑村建设成“反偷渡的红旗村”.

村里掀起了一场学习毛主 席着作的高潮。村前村后的墙壁上,刷满了大标语:“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奋勇前进!”田头的井水边,也插上了“抓革命、促生产”的语录牌。一到天黑,就 组织村民唱歌,曲目多是《大海航行靠舵手》、《毛主席的书我最爱读》等。一时间,西坑村成了宝安全县乃至广东全省鼎鼎有名的“红旗”.每天来这里参观学习的人络绎不绝,在村外的荒山上踩出了一条小路。但没多久,这个精心构筑的“社会主义教育堡垒”也倒掉了。1973年,西坑村的大部分青壮年,包括当年反外逃的积极分子、民兵干部都逃到了香港,有个组留下的最大的“男人”,是一个8岁的男孩。一个逃到香港的农妇甚至留下了这样一句话:“我死后,连骨灰都不要吹回这边来!”真正的香港奇迹,是我们这些冒死上了梁山的人,用血和眼泪创造出来的对待逃港者,港英当局的态度也经历了几个阶段。

港府调集了数千名军警,开始大规模的驱赶与抓捕。与此同时,先后有十余万名香港市民,带着食品和饮水赶到华山,保护这些逃港者。根据事后的统计,大约有一半的逃港者,在市民们的掩护下逃入市区。

许多香港警察也不忍心抓捕这些人,甚至有警察不听命令,同逃港者拥抱在一起流泪。

最后,在“不行动者作抗命论”的指令下,警察才终于开始执行命令,将这些逃港者强行拖到山下早已准备好的数百辆汽车上,准备第二天遣送回内地。

当晚,香港几乎所有的娱乐场所都自动熄灯闭门,以示抗议。几乎所有的媒体都停止了娱乐节目,许多电台开始现场直播华山的状况。

第二天,当数百辆汽车排成长龙,缓缓向内地方向开去时,一个令人目瞪口呆的场景出现了。数百名香港市民突然跳到马路当中,躺在地上,挡住了汽车。人群里爆发出吼声:“快跳车啊!”据事后统计,又有近千名逃港者,在周围香港市民的掩护下逃离了现场。

在陈秉安采访的数十名后来在香港事业有成的逃港者里,几乎每个人都经历过类似的艰难时刻。他们从社会最底层做起,受尽白眼,艰苦奋斗,不仅慢慢融入了主流社会,而且创造了许多“财富神话”.

曾有人做过统计,在上世纪末香港排名前100位的富豪中,有40多人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逃港者。其中就有金利来集团董事局主席曾宪梓、壹传媒集团主席黎智英、“期货教父”刘梦熊等人。不仅如此,着名作家倪匡、“乐坛教父”罗文、“金牌编剧”梁立人等香港文化精英,也都曾是逃港者中的一员。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2 个评论)

  • 夜夜笙歌 2014-06-27 04:00
  • isa 2014-06-27 05:09
    难怪港人的小农意识很强啊(这不是贬低,是事实)
  • fenhonglian 2014-06-27 06:24
    isa: 难怪港人的小农意识很强啊(这不是贬低,是事实)
    小农意识强, 也比找个什么共产主义借口把人往死里饿好,对不对?
  • fenhonglian 2014-06-27 06:36
    isa: 难怪港人的小农意识很强啊(这不是贬低,是事实)
    第二天,当数百辆汽车排成长龙,缓缓向内地方向开去时,一个令人目瞪口呆的场景出现了。数百名香港市民突然跳到马路当中,躺在地上,挡住了汽车。人群里爆发出吼声:“快跳车啊!”据事后统计,又有近千名逃港者,在周围香港市民的掩护下逃离了现场

    您觉得这个也是小农意识?
  • isa 2014-06-27 07:17
    我所说的小农意识,不是指某人或者某件事情,
    只是我所看到的普遍现象,觉得港人特别的一切以金钱为目的,自私,贪婪,
    当然大陆也有,但是香港小,一切显得特别的集中,普遍,港人给人一种:井底之蛙“的感觉,

    今天刚看了新闻报道说,香港的某一个音乐大学的毕业典礼,学生集体为了反中,而对香港特首所派的官员做了不尊重的姿势,就像校长所讲:学生参与政治真是心痛悲哀, 最著名的学生运动就是“五四“,我想香港在中国政府的治理下还没到那么吃不起饭的情况吧,说老实话大陆这边比香港差远了,我们都没有动作,港人这么做好吗
  • 踏楊花過 2014-06-27 09:39
    那一輩的香港人是很值得敬佩的, 現在經濟條件好了, 整體上反倒有點青黃不接, 尤其年青一代怨言很多, 可能和生產力飽和, 貧富懸殊嚴重以致落後者無法追趕有關。
    古語說, 生於憂患, 死於安樂, 大約人真的不能沒有目標和理想, 尤其不能沒有希望。

    小農意識, 這個評價有點滑稽, 好象洗腳上田沒兩天的農夫急於與還在田中的搞撇清。 那部份學生不論他們追求的是什麼, 我個人覺得很沒禮貌, 他們似乎並沒意識到這是自己的畢業典禮, 而不是一個熱血戰場; 然而一方面, 我們也不妨撫心自問一句, 一個普通學生, 在國內敢這麼做嗎? 好事不出門, 醜事傳千里, 地方小事情集中的特點是, 假如有什麼不好的, 市民內部也不至於關注不過來。 可作為旁觀者光看到別人壞的, 和光看到自己好的, 然後以已之長, 度人之短, 也可以算是小農意識吧。聽說官場新動作是去裸官化, 這可能是個好現象, 希望以後被身家妻兒綁架的官們, 當官真為民做主。
  • fenhonglian 2014-06-27 12:26
    isa: 我所说的小农意识,不是指某人或者某件事情,
    只是我所看到的普遍现象,觉得港人特别的一切以金钱为目的,自私,贪婪,
    当然大陆也有,但是香港小,一切显得特别
    同意你这句话: 学生参与政治,真是痛心悲哀。
    一腔热血,天真的学生,从一百年前的五四开始,被各种利用。 学生们的遭遇也越来越差。
  • fenhonglian 2014-06-27 12:28
    flying: 那一輩的香港人是很值得敬佩的, 現在經濟條件好了, 整體上反倒有點青黃不接, 尤其年青一代怨言很多, 可能和生產力飽和, 貧富懸殊嚴重以致落後者無法追趕有關。
    那一辈的香港人真的值得敬佩。
  • xss122 2014-06-27 19:31
    一个国家,一个地方,一个村落,每段历史,都有值得敬佩的人。打破环境限制,开出一条人生发展路。

    国家都是希望向好的方向发展,既然中国还是第三世界发展中国家,那要缩小与发达国家的差距,必然要在现在的发展程度上有所突破 才行。先有活干,能生存,有条件了再考虑开阔事业的发展。其实这些话,并不是新近才出的言论。而随着普及高等教育的进程,大学毕业生们对人生的起点还没有调整到适合时代特征的位置。看着远方走出校门,总以为脚下理所当然是坚固平缓的水泥地面。很多人不愿意接受跨出校门的第一步就得自己弯腰修路,但是,历史不会停下脚步等待。

    优胜劣汰,虽然残酷,但是却实实在在体现在这个世界的方方面面。
  • what261 2014-06-28 00:10
  • fenhonglian 2014-06-28 04:24
    xss122: 一个国家,一个地方,一个村落,每段历史,都有值得敬佩的人。打破环境限制,开出一条人生发展路。

    国家都是希望向好的方向发展,既然中国还是第三世界发展中国

    亲, 你的头像好可爱!
  • fenhonglian 2014-06-28 04:25
    what261: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