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讨论] 漫谈台湾言情小说史

本帖最后由 白露为霜 于 2018-3-4 01:31 编辑

作者:陈沛淇



去年才传出琼瑶自皇冠出版社收回65本着作版权的消息,今年开春,这些作品已确定由春光出版社重新发行。2月初,春光推出《琼瑶经典作品全集Ⅰ》,12本为一套,外附郎世宁花鸟工笔画的精緻书盒。这一连串新闻,让琼瑶及其作品再次成为话题。

◎本土言情小说的基因

大众常把琼瑶作品视为言情小说,然而作者本人否认这种归类。不久前,琼瑶在专访中申明「我反对人称我的作品是言情小说」,理由是她除了爱情,也经营其他人际关係问题,且涉及的题材多样,世界观相对开阔。若要分类的话,她可同意自己的作品是「文艺小说」。

琼瑶这么说是有点道理的。她虽自言「我为爱而写」,小说人物与题材围绕爱情主题开展,但严格来说,书写爱情的小说与「言情小说」不完全能划上等号。

一般熟知的言情小说,是陈列在书局或租书店的架上,那成排成列冒着粉红气泡、禁果气息的书。它们通常有个浪漫或煽情的书名,封面是承续平凡、陈淑芬画风的标緻女子,作者的笔名则形形色色,大多不为人知。偶也有人跃出水面,成为众所瞩目的新星,如席绢。这些言情小说是90年后商业性文化工业的产物。

论者研究本土言情小说的兴起时,不会忽视80年代,以希代、林白出版社为首,引进大量西洋罗曼史小说的文化现象。罗曼史小说是大众的、娱乐性的作品,从角色设定、情节安排到设计行销,都有固定套路。仰赖其经典公式的魔力,罗曼史小说抓住了女性读者的芳心。后来,出版商便借镜这种国外大众小说产业的经营模式,开始量产本土言情小说。

因此本土言情小说的源起,也有所谓「纵的继承」与「横的移植」。80年代前,以琼瑶为代表的爱情文学,在战后社会的变迁过程中,放大了女性的浪漫幻想与感性语言,开拓爱情故事的类型,书写了女性面对家庭、社会的处境与姿态。这些文学资产都可算是「纵的继承」。另一方面,西洋罗曼史小说的公式化生产模式,就成了「横的移植」。

从时代、生产模式等因素来看,琼瑶作品的确不是典型的言情小说,但却是爱情小说发展的重要里程碑。

◎从溷血到新血

杨若慈在〈台湾本土言情小说年表〉,将本土言情小说的发展分为六个阶段。

1960至1990年为「溷血」期,此时琼瑶作品与西洋罗曼史小说大行其道,尔后则内化为言情小说的基因。1991年起,由于发展环境与条件稳定,本土言情小说出版的质量快速攀升,天后级名家辈出,至2004年因图书分级制度引发「言情/色情」论战前,已然走过「萌芽」、「成长」而臻至「成熟」。

事实上,言情小说的「溷血」一直是现在进形式。学者范铭如曾指出「90年代的言情小说似乎已朝着跨文类的趋势发展」。「跨文类」指的是言情小说吸收武侠、推理侦探,乃至科幻元素,以扩增题材的现象。

言情小说的跨界能力无远弗届,漫画、电影、流行文化都可入素材。1996年,左晴雯出版「烈火青春系列」,取得空前成功,引发出版社设立BL书系的风潮。「BL」为Boy’s Love的缩写,取经自日本同性爱漫画及小说。又如「败犬」、「公主病」等流行语,也能快速转化为主角形象特徵,融入言情小说。

2006至2010年为「衰退」期。此时出版社的年出版量明显下滑,亦有出版社如飞象、诚果屋停止出版。若要追究,读者可在网路搜寻到阅读资源是一主因;中国网路爱情小说异军突起,笼罩了言情小说市场,又是一主因。

2011至2015年则为「新血」期。「新血」指的是台湾出版社转向经营中国网路爱情小说,继而使这类小说与台湾言情小说的创作产生连结。

林芳玫在〈台湾言情小说观察〉提到,中国网路爱情小说在出版机制、篇幅等方面与台湾不同。中国作家先在网路平台连载,累积质量与人气后才转而出版。因初始是慢慢连载,以时间和篇幅累聚点集率,自然容易形成长幅巨着。

桐华《步步惊心》在大陆的「晋江文学城」连载时,一度达四十馀万字。长篇网路小说在中国是常态,在台湾却极为罕见。长篇作品的角色关係经营与剧情铺陈,相对的纠结複杂,形成新的写作模式,对本土言情小说有一定的影响力。虽言「新血」,但也是正在溷血的概念。

〈台湾本土言情小说年表〉尚未言及近几年网路平台的发展状况。若不论PTT、部落格这类较个人化的网路发表方式,以城邦原创出版部的「POPO原创」为代表的网路文学平台,很值得观察。从开放素人多元发表、小说类型的再细分、出版型态转变等面向观之,都可视为言情小说产业的转型。

举例来说,POPO原创「浓情馆」有「同性爱」标籤,其中有BL与百合类型的小说连载。百合小说的出现,扩充了以往同性爱小说的范围与内容。另外,POPO原创、镜文学(镜传媒)也有经营「IP剧」授权的野心。平台中质优、人气高的作家与作品,不仅有包装、出版的机会,同时也便于影视传媒物色可改编剧本的作品。在网路平台连载起家的玛琪朵、Misa,皆已售出影视版权。

至此,创作、出版、授权跨媒体改编,整合在同条生产线上,本土言情小说产业虽历经衰退,但也有重整旗鼓的架势。

◎与文化共构的小说公式

若问女性读者在言情小说中找寻什么?黑洁明《宝贝大勐男》的一段话,可权充回答:「可说真的,即便她一次又一次的警告自己,还是很难阻止脑海裡那胡乱增长的奢望与幻想。」

罗兰.巴特(Roland Barthes)在《恋人絮语》曾阐述一种「对等关係」:在A对待B的关係模式中,我看到了自己的处境,因而产生认同。所以「认同」不属于心理学概念,而是结构问题。这位文学评论家再补上一句:

爱情小说正是靠了这种对等关係才那么走运,那么畅销。

不论是编织女性说不口的幻想,或是酿製「对等关係」的情景,这都属于言情小说公式的「业务范围」。

《联合文学》371期的罗曼史小说专辑,陈列了「罗曼史经典製造十大公式」,包括製造误会、跨阶级恋爱、失忆、救赎、一夜情……等等。我们随手拈来都能说出应用这些公式的故事类型,诸如出身贫贱的女子,巧遇蛮横而专一的豪门公子;在订婚前夕遭遇车祸,恋人不幸丧失记忆;或者乖戾跋扈、有人格缺陷的男子,最终为单纯温柔的女主角所救赎。

在众所周知的老梗外,言情小说还有更多的套路设定,比如对男主角的权力形塑与暴力描写。席绢着名的《上错花轿嫁对郎》,女主角李玉湖自言新婚初夜形同被侵犯;古灵《出嫁从夫》,女主角佟扣儿经历初夜后,断言王爷丈夫有「虐待狂」。言情小说中,男主角的暴力形象不胜枚举。

为什么女性读者对这种叙事公式感到着迷?对此罗兰.巴特的「对等关係」说很耐人寻味。

若不从心理层面,而是从结构观察「认同」这件事,则可说成长于男性文化氛围的女性读者,在言情小说的暴力叙事公式中,往往照见了个人或女性集体的经验,这是对小说女主角对号入座的开端。言情小说以爱之名合理化男主角的暴力行为,满足了女性读者的幻想与期待,更多的是暂时抚慰了她们的心灵。

换言之,这是种现实与虚构进行结构互换,且能圆满现实不愉快经验的阅读。言情小说公式的典型性,大抵建基在这种阅读效益上。

在千禧年前后风靡一时、引发讨论的BL书系,亦属女性向读物。在这类女角缺席或担任搅局功能的小说中,女性读者也能在更为扭曲的对等关係中,找到阅读愉悦感。

以凌豹姿「高家风云系列」为例,男主角们经常处于一方施暴,一方隐忍接纳,误会、意气用事、将错就错与爱情和解的无限循环。从叙事结构来看,BL小说与一般言情小说并无二致;不同的是,在后者的阅读经验中,女体是被观看、被描述的对象,被动多于主动,而前者则相反,男体与男性间的情慾,成了窥视的焦点。

这意味着阅读言情小说所经验的客体,从女体转换为男体。读者不会在意读到的男人爱情模式是否纯属虚构,同样的,她在BL小说的叙事公式中找到自己的位置,产生认同,圆满因人而异的浪漫绮想。

言情小说的公式自成典型,只要输入新题材、新组合,製造更多情节幽谷,吸引大众买单的作品依旧能产出无碍,至少目前看来是如此。或许更根本的原因是,言情小说作者与读者心中,都藏有一部说不完的罗曼史,一个渴望写,一个等待读。

◎当爱情小说谈的不只是爱

被誉为新一代言情天后的晨羽,她的爱情故事总是与自我成长、亲情,或其他社会议题相关连,POPO城邦原创总编辑杨馥蔓形容其作品「说的不仅仅是爱」。这种说法让我们想起了琼瑶,她以在爱情小说中开创师生恋、流亡学生、代理孕母等各式各样的议题自诩。

现今言情小说产业对经营IP剧跃跃欲试,见此光景,我们也会想起琼瑶——在70年代,她与平鑫涛、盛竹如等人合组巨星影业公司,专门把自己的小说拍成电影。在跨媒体经营模式下,琼瑶曾经取得的成功是有目共睹的。回顾台湾爱情文学发展史,琼瑶在很多时候都走在时代的前端。

当爱情小说倾诉的不只是爱,那它反映的就是人生了,某种特别令人流连忘返的人生。




ps.
1.仅讨论小说,不讨论政治,谢谢
2.虽然搬文君也不喜欢琼瑶,但不可否认的是她的作品在小说界及戏剧界佔有一定的地位,打破许多旧有的陈规,算是开山立派的祖师爷了。
現言:八方美人、单身女子保命日常、病态宠爱、80年代超生女、算命大师是学霸、主神很佛系、荣耀绿帽、末日在线、位面直播中、开学典礼上被总裁求婚了(新)
古言:美人记、林氏荣华、农家小福女、我全家都是穿来的(新)
同人:完美攻略、了不起的女魔头、政治系女子
耽美:掌门压力很大、死亡万花筒、偏见先生、男神调研日志、妄人朱瑙、桃花汛、回到明初搞慈善、七零小当家
肉文:虫族之天黄巨星、朱砂痣、情慾深渊、恋胭、星际之配种、男配多多、帝国宵禁时分、魔法学徒日记、七X、、韩娱之上瘾者(强推)、[电竞]越海、末日流莺(新)、鬼侵(新)、悖论(新)
孤岛文学,小情小爱。
穷摇的确实不能叫言情小说,十本里面有九本都是哭着喊着当小三的,称为小三文学更合适
本帖最后由 saipopo 于 2018-3-3 23:41 编辑

小時侯三觀還沒養成,覺得x瑤的書電視劇是合理了,愛情至上,現在我的小朋友,哪怕是新翻拍的x瑤電視劇,舊的更不用說,絕對不給看......
回复 3# 龙宿

也不全是。后来人家上位了,就变成小三恶毒啦。
如此写文,确实把文字当助攻来着。
作为一个家教太严没有机会变成坏孩子的最终有点傻白甜的人,觉得社会教会我的最惨痛的教训就是人不是他自己标榜什么就是什么,两面派的人太多了,虚伪真是你想不到没有人类做不到。真是好不容易克服产生于这种认知的厌倦感,虽然还总是觉得无聊又烦躁,平衡生存的手段和放空的自己挺累的
其实台言小说在一开始刚接触的感觉还蛮好看的,我还记得寄秋、典心等都是还不错的,后来因为套路可能都写透了,看的也就很少很少呢
我最喜欢的是席绢、于晴。如果说黄易的寻秦记开启了男频穿越,那么席绢的交错时光的爱恋算是开启了女频穿越吧。席绢一开始还有点霸道总裁,后期就进步很多。于晴是一开始就写得比较不那么言情。感觉她们进步还是很大的。不过最近这些年好像没怎么听说了。

可能她们不出来也主要是因为言情文没落了吧。感觉言情文主要还是以坚贞的爱情为核心。但现在网络小说花样太多了,修真文、争霸文、种田文、科举文、宅斗文、娱乐圈文。。。。而且男频大多种马文,女频大多宅斗文,反而是耽美类还在写坚贞的爱情,不过慢慢也不是主题。可能因为现在社会环境就是这样,大家都不相信爱情,连看小说都不想看到爱来爱去的乔段。我个人也是把所有谈情说爱的情节跳过去,只看故事情节和知识、人文背景。
本帖最后由 莲花 于 2018-3-4 11:08 编辑

回复 8# notgentalman


    穿越小说的鼻祖不是这些人来着,古代神仙下凡,三生三世什么的,都是穿越小说。当然,那时候不叫穿越,叫下凡或者飞升借尸还魂等,就有古代笔记小说里,某人说他是前朝某某某。最早的话,应该是庄周,梦蝴蝶的那个。
当然,穿越这个词来变成系列小说,倒是现代的事情。其实红楼梦也是穿越文。还是群穿。
我家的书柜里琼瑶的书很少,都是我妈买的,美其名曰,让我学习如何写作。。。。我自己喜欢香港的,李碧华,芩凯伦,三毛,梁凤仪。
哦,还有著名的亦舒女士,我有全套。
我在追的文:这次换你来爱我;敛财人生;大医凌然;幻想农场;我爱种田;玩宋;超级男神;克斯玛帝国;回档1988;奇幻异典;我在豪门养熊猫;女配不掺和;我还只是个孩子啊;古董下山
回复 3# 龙宿


    哈哈哈优秀优秀,赞同加1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