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医生阿宝揭中医“百年古方,君臣佐使”神话,龙胆泻肝丸造成10万受害者

本帖最后由 tianfangye 于 2017-10-30 12:13 编辑

大陆医生阿宝爆料,2000年初爆发的龙胆泻肝丸完全是荒唐现代中医制造的毒中药事件,造成10万肾病人。
--------------------------------------------------------
http://www.guokr.com/blog/442843/

马兜铃酸,躲藏在国粹中的恶魔
.


2003年,新华社记者朱玉的一篇报道引发了一场轩然大波,她撰写的《龙胆泻肝丸,清火良药还是致病根源》一文,在两三天内被500多家报刊采用,向全社会披露了龙胆泻肝丸导致肾功能衰竭的问题,引发了震动全国的龙胆泻肝丸事件。所谓中药无毒副作用或毒副作用小的社会迷信,受到巨大冲击。根据媒体报道,因龙胆泻肝丸致病者约10万例,罪魁祸首就是中药关木通中含有的马兜铃酸,而关木通,是龙胆泻肝丸的配方药物之一。
作为一个医生,每次我翻看关于马兜铃酸的资料时候,都会有一种极其复杂的情绪,既恐惧它可怕的毒力,又不得不欣赏它的完美。是的,我只能用完美这个词来形容马兜铃酸,它简直就是撒旦创造出来的完美毒药,它阴险,狡诈,善于隐蔽而且破坏了巨大。它隐藏在多种中草药内,几千年来,它被愚蠢的原始蒙昧土医当作良药来膜拜,夺去了无数人的健康和生命,直到被现代医学揭露出它的真面目,我们才知道他有多么可怕。
马兜铃酸,赫赫有名的肾脏杀手,它创造了一个医学名词“中草药肾病”。它引起的肾脏损伤无法恢复,敏感患者极小剂量就可导致肾功能衰竭。大剂量马兜铃酸直接引起急性肾小管上皮细胞坏死导致导致肾衰竭。而低剂量摄入也引起肾脏不可逆损伤。
它的损伤是DNA级别的,它会在肾内形成马兜铃内酰胺-DNA加合物,这种加合物物质性质稳定、难以降解,会在肾内长期存在,持续损害病人肾小管导致肾功能损伤并诱发癌变。
马兜铃酸,根本没有所谓的安全剂量。马兜铃酸不管摄入多少,都会对肾脏造成不可逆损伤,并有极长的潜伏期,使得病人患肾病和上尿路上皮癌的概率大大增高。
面对这样一个可怕的魔鬼造物,文明世界的反应毫不意外,自1991年发现马兜铃酸中草药引起肾衰竭,比利时、英、法、日、美...陆续禁止含马兜铃酸中草药。2000年,WHO甚至专门发出了马兜铃酸草药致肾病警告。至2004年,全世界除中国大陆外,包括香港台湾地区均已经全面 禁用含马兜铃酸中药材。
然而,在中国大陆,这片神奇的土地上,一件件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发生了。
1998年起,中国陆续出现大量马兜铃酸肾病患者,俗称“龙胆泻肝丸”事件。国内医学界专家多次向卫生部门反映龙胆泻肝丸导致尿毒症的问题,并不断呼吁健全中药的检验手段。
2001年,SFDA多次讨论马兜铃酸问题,内部通报,未向公众通报。
2003年2月,新华社朱玉发表尿毒症病人调查通讯,龙胆泻肝丸事件大白于天下,举国瞩目,舆论哗然。
2003年2月,迫于舆论压力,SFDA将龙胆泻肝丸转处方药,称“要引导广大群众正确对待药品不良反应”。
2003年4月,SFDA终于发出通告禁用关木通,由木通(木通科川木通或白木通)替换关木通;原流通含关木通的龙胆泻肝丸不召回,按处方药管理,建议患者定期复查肾功能。
2004年8月5日,SFDA取消广防己、青木香药用标准;另有四种含马兜铃酸的药物马兜铃、寻骨风、天仙藤和朱砂莲的中药加强管理,含四种药物的中药制剂按处方药管理,36种含马兜铃酸的中成药方标注“含马兜铃酸,可引起肾脏损害”后放行。
从头至尾,作为药品生产企业的同仁堂,没有主动向消费者发出过任何的警告更没有采取过任何的召回措施。“修合无人见,存心有天知”,同仁堂的古训,成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如果你觉得这一切已经荒唐无耻到极点的话,那么,接下来的事将超出你的想象力。
禁用关木通等含马兜铃酸中药的努力,遭到了中医界的强烈抵制和反对。中国的中医界,以令人发指的坚韧和顽强,为保护马兜铃酸继续毒害中国人民肾脏的权利,战斗到了最后一刻,能和他们所媲美的,大概只有东京大审判的日方辩护律师团。
2003年4月,关木通禁用前夜,由中国中药协会、中国医药保健品进出口商会主办的“第四届中医药战略地位研讨会”在北京召开。对2月份媒 体爆炒的龙胆泻肝丸事件进行回应。各中药专家慷慨陈述中药的光荣历史与文化传承,并指出:“中西药分属两类不同体系,不能用西医标准要求中医”。
到会专家一致认为:无论是关木通还是含马兜铃酸的其他中药,如果按照中医药理论使用,就是良药,不按中医药理论使用,就很可能成为毒药。
而身为中医领军人物的陆广莘,更是大放厥词:马兜铃酸不等于关木通,关木通也不等于龙胆泻肝丸。龙胆泻肝丸是按照中医药学复方的“君臣佐使”理论配伍药味,龙胆泻肝丸中的其他药味,会降低方中具体单味药的毒害作用。陆院士公然声称:马兜铃酸作为宣判龙胆泻肝丸有毒依据,“片面,缺乏科学依据”,“十分牵强”。
即使现在已经是十年以后,当我再读到这些无耻的语言,我依然难以遏制自己内心的愤怒和悲伤。
我们已经说过,马兜铃酸根本没有所谓的安全剂量,即使 极小量的摄入,它也会在肾内形成无法排出长期存在的DNA加合物,对肾脏造成持续的且不可逆的损伤。
如果没有现代医学的介入,包括陆院士在内的中医们,根本不知道马兜铃酸为何物,根本不知道关木通含有马兜铃酸,他们连龙胆泻肝丸已经造成了无数的肾衰竭都不知道,甚至现代医学告诉他们的时候他们还不肯相信。
就这样的一群人,竟然厚颜无耻的宣称:他们有办法通过中医的方式把魔鬼变成天使,他们有办法通过药物配伍来消除马兜铃酸的毒性!
我相信,中医们都是唯物主义者,因为他们真的无所畏惧,他们不畏惧万千冤魂,不畏惧千夫所指,不畏惧九天雷霆,不畏惧十八层地狱!在他们眼中,患者的健康与生死,远比不上中药行业的兴旺繁荣。
而在关木通终于被禁用后,中医又华丽丽的转身,由拼命的为关木通辩护,转为竭力撇清自己和关木通的关系。他们声称:古方里面用的是木通,中医是没有错的,错的是我们擅改了中医的古方。实际上,中医古籍中根本没有现代植物分类方法,关木通、川木通、白木通各种称谓乱作一团,所谓的考据,更像是一种敷衍塞责的闹剧。
就算龙胆泻肝丸悲剧的发生是因为1983年以含马兜铃酸的关木通替换古方中的木通。那么,为什么这样的调整能通过呢?因为愚昧的中医根本不知道关木通有毒而且认为关木通药效和木通相近!请问那些曾经相信两者功效相似的中医们,如果没有现代医学发现肾衰竭和龙胆泻肝丸有关,你们会发现这是错误吗?没有现代医学证实关木通毒性,中医会发现这是错误吗?没有现代医学的干预,博大精深了五千年的中医注定继续错下去,无怨无悔。所谓中医五千年经验科学,根本就是一个笑话!
十年过去了,曾经毒害了无数中国人的关木通早已经被彻底禁用。而龙胆泻肝丸事件,也被很多人淡忘。
但我们真的不应该忘记。
根据媒体说法,因为龙胆泻肝丸致病的患者,约有十万,鉴于该病的诊断困难和漫长的潜伏期,实际数字可能要高很多很多。
十万,是一个什么概念?汶川地震,死亡九万人,举国震惊,亿万同悲,国家降半旗,民众同举哀。
而龙胆泻肝丸的受害者,是十万,这是一场何等规模的灾难!
欧洲的反应停事件,受害者数量不足龙胆泻肝丸事件十分之一,至今依然是药品监管的经典案例被反复的提起和研究。而龙胆泻肝丸的十万例马兜铃酸肾病,就这样悄无声息。
一个无法回避的现实是,目前国家药监局只取消了关木通、广防己、青木香三种马兜铃属草药的用药标准,但实际上还有马兜铃、细辛、天仙藤、寻骨风、汉中防己、淮通、朱砂莲、三筒管等十几种常用中药药材已知含有马兜铃酸,涉及几百种中药处方(中成药),例如国家批准的中药处方中含细辛的就有一百多种。
2013年,龙胆泻肝丸事件十年后,阿宝无意间发出的一个关于马兜铃酸危害的微博再次引起了媒体的注意。面对媒体的询问,中医专家们再次搬出了当年他们前辈为关木通辩护的毫无依据的陈词滥调:“炮制过程可以使其毒性减弱或者消失”,“有其他成分制约它的毒性,使用这种药物是安全的”。
天日昭昭,欺人乎?欺天乎?
如果说,这些含马兜铃酸的中药,对癌症、艾滋病、或者其他的疑难病症有确切的疗效,那么也许我们可以对其毒性进行一定程度的容忍。但问题是,目前含马兜铃酸的中成药,所治疗的疾病都是无非是“上火”,咳嗽,胃疼之类的无关痛痒的疾病。中药这些疾病的疗效并没有确切的统计学证据,反倒是现代医学都有安全可靠的治疗手段。
在这种情况下,从科学的角度,从人民安全的角度,应该如何抉择,难道不是一目了然吗?对马兜铃酸实行全面禁用和零容忍,是全世界通用的选择,何以单单大陆就能例外?仅仅因为那句扯淡的“不能用西医标准要求中医”,我们就要让我们的孩子和亲人继续承受这个魔鬼的毒害?
曾有人告诉我,写科普文章的时候,尽量不要掺杂个人的感情,以免影响客观公正。但在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实在无法控制自己的愤怒和悲伤。到底要什么时候,马兜铃酸这个恶魔才能彻底的远离我们的朋友和亲人。到底要什么时候,那些打着国粹名义散发着腐臭的玄学垃圾,才能被现代医学彻底清算。到底要什么时候,我们这个伟大的民族,才能学会科学的思考和理性的行为方式。
隔壁,儿子做完繁重的功课已经甜甜的睡去,在他的枕边,摆着一本科普书籍《可怕的疾病》,那是儿子的最爱,他已经读过好几遍依然爱不释手。
窗外,一片漆黑。但我知道,当深夜过去,阳光终究会驱散黑暗和雾霾,照亮这片古老的土地,和这个伟大的民族!

烧伤超人阿宝,写于2013-4-23深夜。
2004年8月5日,SFDA取消广防己、青木香药用标准;另有四种含马兜铃酸的药物马兜铃、寻骨风、天仙藤和朱砂莲的中药加强管理,含四种药物的中药制剂按处方药管理,36种含马兜铃酸的中成药方标注“含马兜铃酸,可引起肾脏损害”后放行。
从头至尾,作为药品生产企业的同仁堂,没有主动向消费者发出过任何的警告更没有采取过任何的召回措施。“修合无人见,存心有天知”,同仁堂的古训,成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如果你觉得这一切已经荒唐无耻到极点的话,那么,接下来的事将超出你的想象力。
禁用关木通等含马兜铃酸中药的努力,遭到了中医界的强烈抵制和反对。中国的中医界,以令人发指的坚韧和顽强,为保护马兜铃酸继续毒害中国人民肾脏的权利,战斗到了最后一刻,能和他们所媲美的,大概只有东京大审判的日方辩护律师团。
2003年4月,关木通禁用前夜,由中国中药协会、中国医药保健品进出口商会主办的“第四届中医药战略地位研讨会”在北京召开。对2月份媒 体爆炒的龙胆泻肝丸事件进行回应。各中药专家慷慨陈述中药的光荣历史与文化传承,并指出:“中西药分属两类不同体系,不能用西医标准要求中医”。
到会专家一致认为:无论是关木通还是含马兜铃酸的其他中药,如果按照中医药理论使用,就是良药,不按中医药理论使用,就很可能成为毒药。
而身为中医领军人物的陆广莘,更是大放厥词:马兜铃酸不等于关木通,关木通也不等于龙胆泻肝丸。龙胆泻肝丸是按照中医药学复方的“君臣佐使”理论配伍药味,龙胆泻肝丸中的其他药味,会降低方中具体单味药的毒害作用。陆院士公然声称:马兜铃酸作为宣判龙胆泻肝丸有毒依据,“片面,缺乏科学依据”,“十分牵强”。
即使现在已经是十年以后,当我再读到这些无耻的语言,我依然难以遏制自己内心的愤怒和悲伤。
我们已经说过,马兜铃酸根本没有所谓的安全剂量,即使 极小量的摄入,它也会在肾内形成无法排出长期存在的DNA加合物,对肾脏造成持续的且不可逆的损伤。
如果没有现代医学的介入,包括陆院士在内的中医们,根本不知道马兜铃酸为何物,根本不知道关木通含有马兜铃酸,他们连龙胆泻肝丸已经造成了无数的肾衰竭都不知道,甚至现代医学告诉他们的时候他们还不肯相信。
就这样的一群人,竟然厚颜无耻的宣称:他们有办法通过中医的方式把魔鬼变成天使,他们有办法通过药物配伍来消除马兜铃酸的毒性!
SFDA 是啥机构?
戒无可戒再戒一戒 忍无可忍还忍一忍,
SFDA 是CFDA 的TYPO 吧。
SFDA:state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 中国食药监。
怎么办  我也吃过
感觉两边都没错
一方面从西医来说,这个药确实有副作用
一方面从中医来说,砒霜都是药,砒霜怎么都比这个更毒吧。就看怎么用。有的时候命都快没了,自然不在乎副作用。而且中医一直说是药三分毒。那种没啥副作用的配方一般都是滋补药方,不能治病。
只能说理念不合吧
很多副作用都是影响一时半会儿,断药后身体能自动调整过来。
这个马兜铃的副作用,可是要命和不可逆转的,
实在不理解国家为什么不强制划为禁药,看来啥东西多了都不值钱,人也一样
总听人说中药伤肝伤肾伤肠胃,我还以为指的是那种药材熬的药汤,太苦寒了,长期服用伤害身体,原来源头在这里,看来虽然大家不记得事实经过,但是造成的负面影响却很广泛和深远
西药伤的更多吧。中药自然有不足之处,然而现在舆论巴不得一竿子打死的态度,也真是可悲。
马兜铃酸被翻案了? 47种含马兜铃酸的中成药 要做安全性评价

凤凰科技 11-02 12:21


尽管将马兜铃酸判定为致肝癌原凶证据有待补充,但含马兜铃酸的药物,风险太高,必须证明其临床效果大于不良反应,才有继续存在的理由。



(资料图)

《财经》记者 张利/文 王小/编辑

10月30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CFDA)首度发声,在官网上刊登总局新闻发言人介绍含马兜铃酸药品使用安全性情况》, 对已经盖棺定论的马兜铃酸肾毒性给予强调,不过,对于马兜铃酸与肝癌相关性,并未表态。

值得注意的是,CFDA明确表示,“所有把含马兜铃酸药材作为原料生产制剂的企业,都要对其产品进行安全性评价”。这将给心存侥幸的药企戴上一个 “紧箍咒”。

不过,由于“中药制剂安全性评价的标准尚不明确,这一政策很难执行”。第三方医药服务平台麦斯康莱、创始人史立臣告诉《财经》记者。

另外,关于马兜铃酸究竟是否导致肝癌,如何进行药物安全性评价?还存在太多未知。

研究成果不确定?

CFDA发声,源于一篇论文。

2017年10月18日,美国《科学转化医学》(Science Translation Medicine)刊登论文《台湾及更广亚洲地区的肝癌与马兜铃酸及其衍生物广泛相关》称,马兜铃酸与亚洲肝癌广泛相关。研究人员通过对包含台湾、大陆在内的1400个肝癌患者肿瘤样本进行回顾研究,利用外显子组测序手段,研发现大陆47%,台湾78%,东南亚56%的肝癌样品具有马兜铃酸诱发的突变分子 “指纹”,即患者患病与马兜铃酸诱导的细胞突变相关。

这项实验结论清晰明了,但论文一经发表,引来网络口水战。争论的焦点是,实验中的“指纹”是否确定是马兜铃酸造成的,这些突变的致癌风险有多大?

论文第一作者、杜克-新加坡国立大学医学院的黄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这种“指纹”是唯一的,“所有(其他)已知诱变物都不会产生这种标签”。同时,他表示,这些突变更准确地说只是致癌风险因素,不同程度的马兜铃酸暴露怎样增加肝癌风险尚需进一步研究。

马兜铃酸“指纹”的发现源于论文作者先前的一篇研究,2013年,通过对几十例与马兜铃酸有关的上尿路上皮细胞癌(UTUC)病例进行全基因组测序,发现马兜铃酸导致的突变数量很多,且突变情况特殊,某个特定基因序列的A:T到T:A突变很多,后经实验验证,也观察到大量A到T的突变,于是认为这是一个“指纹特征”,即马兜铃酸“指纹”。

从逻辑上讲,原因A可以导致结果B,但结果B并不一定是原因A导致的,也就是马兜铃酸能导致特征性突变,肝癌患者出现这种特征性突变,却不能肯定是马兜铃酸导致的。

10月27日,长期从事中医心脑血管疾病和中医药基础研究的中国工程院院士张伯礼等撰文驳斥,称除了马兜铃酸,其他的致癌物也会造成A:T → T:A突变,并不是非马兜铃酸特有的。证据是,1994年英国权威杂志《癌变》(Carcinogenesis)曾发一论文,研究者发现,氯乙烯可以引起类似基因突变,并可引起肝血管瘤乃至肝癌。

11月1日,科普作家方舟子撰文对张伯礼等人文章逐条反驳,称黄伟等的研究“并不是简单的A:T→T:A突变,而是特定序列模式的A:T →T:A突变”。这一观点排除了氯乙烯引起这种变异的可能性,但却不能排除其他化合物。

对此,北京大学中医药现代研究中心屠鹏飞教授对《财经》记者分析,该“指纹”只能说明马兜铃酸能够引起此基因突变,不能说明其他物质或因素不会引起该基因突变。马兜铃酸及其代谢产物与DNA的结合是非常牢固的,不会发生代谢,因此,完全可以通过检测马兜铃酸与DNA的结合物,来确证其所为的马兜铃酸引起肝癌或肾小管癌是否真的由马兜铃酸或其代谢产物引起。但该文没有进行此项检测。

作者在论文中也讨论了这种情况,“强有力的证据表明,我们观察到的突变特征是由马兜铃酸引起的,可能通过化学反应的方式。然而,我们不能排除其他化合物造成这种突变特征的可能性,但是,到目前为止,并没有发现能造成这种突变特征的化合物。”

对此,论文研究团队成员、新加坡国立大学博士史蒂芬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当然我们尚不清楚这种物质(马兜铃酸)与肝癌之间存在多大的必然性,还有待继续研究。”

风险不容小觑

对于药物能不能使用的基本逻辑判断是,药物对疾病治疗的有效性带来的收益是否大于药物副作用带来的损害。

马兜铃酸毒性强,国际癌症研究机构将所有马兜铃酸类物质,包括马兜铃酸、含有马兜铃酸的化合物及植物,均列为1类致癌物。1类致癌物,是对人类为确定致癌物。

“含马兜铃酸的药材都有毒性,但是否能够作为药材使用,还与其含量、服用剂量和疗程有关。”屠鹏飞说。

不少中医专家均认为,一些含马兜铃酸极微量的中药,其药味在处方中含量很小,用药疗程也很短,因此其安全风险很低。

方舟子驳斥称,“马兜铃酸药物并非救命药,只是用来‘清火’、助消化、治感冒之类,且不说是否真有这些了解很可疑,即使真有疗效,为了‘清火’、助消化、治感冒就去冒着肾衰竭、肝癌的风险,完全得不偿失。”

美国斯隆-凯特林癌症研究所分子诊断服务负责人马克·拉达尼一直关注马兜铃酸。 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马兜铃酸的)风险太高了,而益处最多只能说并不清楚。”

评价方法、标准不确定

含马兜铃酸的中药,究竟能不能用,能拍案断决的是进行药物安全性评价。

10月31日,CFDA明确表示,“所有把含马兜铃酸药材作为原料生产制剂的企业,都要对其产品进行安全性评价,限期提供评估结论,逾期未能提供评估结论,要停止生产,注销药品批准文号;有评估结论的,要提出风险控制措施,经药品审评中心审评后,对获益大于风险的修改完善说明书,对风险大于获益的予以淘汰。”

CFDA官网消息,收载于中国药典、部颁标准和地方药材标准的马兜铃科药材有24种,含马兜铃属药材的中成药口服制剂有47种。包括公众熟知的复方蛇胆川贝散、润肺化痰丸(鸡鸣丸)、九味牛黄丸、风湿止痛丸等。

然而,具体到药物毒理学试验时,却很难观测,因为需要长时间、大样本的研究。

2015年,天津医科大学第二医院副主任医师周光达指出,发现两个间断小剂量服用含马兜铃酸的中药患者分别在20年后和40年后透析。在这两个案例中,马兜铃酸致病有20多年潜伏期。目前国内尚没有关于马兜铃酸安全性的长时间、大样本研究。

这种情况不仅发生在含马兜铃酸的中药上,药物的安全性评价是悬挂在所有中药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不同于西药不良反应、毒性等清晰明了,中成药却几乎都标以“尚不明确”,大多数中成药缺乏有效性、安全性以及药物经济学等方面的循证数据。

中国中药协会药物临床评价研究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北京中医药大学教授高学敏曾表示,“中药不良反应缺乏科学的分析,没有严格地界定不良反应与不良事件,没有进行深入的文献研究、系统的毒理学研究以及临床安全性研究,未能搞清楚不良反应的实质,没有明确的科学结论。”

近些年,中药安全性评价一再被强调,然而,这项工作裹足难前。其中既有中药自身原因,同时药企动力不足、也受技术、没有标准所限制。公开资料显示,国内尚没有一种中药安全性评价成功的范例。

中成药组成成分复杂,以复方制剂居多,毒性物质基础难以明确。

拿药物毒理实验为例,很多情况下,中药汤剂达到最大浓度、最大容量,仍为未显示出毒性,有些虽然出现一些毒性,但却不是药物毒性,而是给药容量太多引起的物理反应,如食欲减退,胃内药物太多影响了食欲。

天津中医药大学循证医学中心主任商洪才所在的天津中医药临床评价研究所曾承担了热毒宁的安全性评价工作。据商洪才表示,在评价的过程中,“有太多不足的地方”。缺乏相关规范的指导,缺乏评价规范,研究机构及企业在评价工作中无章可循;不良事件的报告缺乏规范,重要信息缺失,难以准确进行不良反应的判别及风险因素分析。

此外,还有方法学支撑薄弱、缺乏严格的质量控制意识和手段、药品安全性监测体系欠完善等问题。

http://www.sfda.gov.cn/WS01/CL1991/215893.html
藿香正气含不含这玩意啊,藿香正气液经常喝啊
朱砂也是一种啊。其实就是汞,广泛用在各种安神药里面。
小时候被灌了不少,平安长大真是运气。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