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A【环球网】这些中药含超级致癌物,中医面临大衰亡?

国际权威医学期刊《科学转化医学》(Science TranslationMedicine)最近封面文章显示,含马兜铃酸的有毒草药是导致亚洲肝癌的重要原因之一。
“一种草药的阴暗面”——《科学转化医学》杂志的评论是这么写的,它评论的这篇文章,题为《台湾和亚洲地区的肝癌与马兜铃酸及其衍生物广泛相关》,发表在这本医学期刊2017年10月的封面故事上。
该文作者作了如下评论:
马兜铃酸,这是草药中的一类化合物,常见于许多种传统医药当中,此前已经被揭示与肾衰竭、泌尿道癌症相关。
因为其已知的毒性,一些国家已经限制或禁止使用含有马兜铃酸的草药,但人们仍可以通过网购和替代药方获取它。
此研究通过分析台湾和亚洲其他国家等地的大量样本,马兜铃酸造成的肝癌后果得到证实,而肝癌是一种常见得多的恶性肿瘤。研究者指出,亚洲尤其是台湾地区广泛应用含马兜铃酸的草药,增加了多种不同癌症的风险。
研究者对亚洲各地肝癌样本做了基因检测,发现大陆47%,台湾78%,东南亚56%的肝癌样品都明确显示与马兜铃酸诱导的细胞突变相关。
可以说,这是有关马兜铃酸与肝癌之间关系最为确凿的一篇论文。
马兜铃酸是如何致癌的
人类首次意识到马兜铃酸对人体的危害,要追溯到上世纪90年代。1991年,在比利时布鲁塞尔的一家诊所内,短时间内出现了多位急性肾衰竭女性患者。这一罕见的现象引起医务人员注意,他们意识到,这些患者都服用过一种用于减肥的药剂,而这家诊所在药剂中添加了一种马兜铃属的草药——广防己。两年后,比利时科学家Vanhaelen从中提取出了导致肾衰竭的致命物质——马兜铃酸。
上世纪末,中国大陆的“关木通事件”同样引人关注。截至2003年,至少10万人因为服用龙胆泻肝丸而患上肾病。随着一系列马兜铃酸致病案例的显现,科学家也开始对这类物质投以关注。
马兜铃酸是一种常见于马兜铃科植物的代谢产物。由于马兜铃酸具有抗炎症的作用,它常常被应用于医学治疗中。
最近几年,马兜铃酸致癌的机理逐渐浮出水面。马兜铃酸通过消化系统进入血液,代谢产生一种名为dA-AAI的DNA加合物。所谓DNA加合物,是致癌化合物与DNA结合形成的共价复合物,它会导致DNA的复制过程出错,从而引发突变。而dA-AAI会通过一种特定的方式诱发病变:TP53是人体中一类重要的肿瘤抑制基因,而dA-AAI能够让TP53中的A:T碱基对转变成T:A。更可怕的是,这种结合在人体中十分稳定。
鉴于这些马兜铃酸危害人体健康的“实锤”,本世纪初,含马兜铃酸的药物逐渐被各国列入黑名单。
当时,中国国家食品药品监督总局也采取了一定的行动,取消关木通、广防己和青木香的药物标准。
但是,更多的含马兜铃酸的药材只是被列入处方药名单,而始终没有被禁止使用。
禁用马兜铃酸不等于否定中医
在传统医药的时代,对癌症的认识不够,药材的成分也不清楚,更别说讨论药材中马兜铃酸的致癌性问题。只有到现代,我们才会发现,人们使用像含马兜铃酸这样的草药时,会出现什么问题。
无论慢性肾衰竭,还是尿道癌或肝癌,都是一个累积的过程。这跟使用传统草药的频率、剂量有关,还跟个体情况比如年龄和基因相关。有些患者可能只需极小剂量,就会导致不可逆的肾功能衰竭。
通过越来越多的毒理学和流行病学研究,科学家逐渐揭开了在“中草药肾病”背后,这些使用广泛的传统草药的阴暗面。
马兜铃酸的威胁,不但可以导致尿毒症,还会导致肾癌、膀胱癌、尿道上皮肿瘤等一系列肿瘤。
现在,它又在肝癌上加写了一笔。
公开资料里,截至2012年部分在售含有马兜铃酸的中成药,比如京制咳嗽痰喘丸、复方蛇胆川贝散、和胃降逆胶囊、万应宝珍膏、中风再造丸、伤湿镇痛膏、复方风湿药酒等等都含有马兜铃、寻骨风等含马兜铃酸成分在内的药物,
从感冒药到镇痛药无一幸免。
和港台相比,中国大陆仍是全世界含马兜铃酸
的中草药管理最宽松的地方。
有评论认为,诸如马兜铃酸这样的不良案例,日积月累,已经使传统医药的名声受损,并且降低了相关部门介入支持的正当性。
有关方面必须实行主动积极的管控,在足够有效的范围内对可能的受害人群实施监测,提供必要救助甚至补偿,对相关药品的毒性进行符合国际标准的检测,是给传统医药自救自洁的机会。
其实,在《科学转化医学》的那篇文章里,并没有指名道姓“攻击”中医,但也给出了他们的建议:“服用、甚至可能服用过马兜铃酸的人,都要加强相关癌症及肾脏疾病的筛查。”
含马兜铃酸药材安全管控事关民众福祉,中医的声誉或者某个行业的利益都不应比生命安全分量更重。
如果仍然把类似研究及新闻报道视为“中医的敌人”,用缺乏基本科学依据、大而化之,如“是药三分毒”这样的说法,为已在发生的损害卸责,则会错过为中医正名的好时机。
事实上,众所周知,中医仍有相应的价值,而现代医学也并非无所不能,两者其实都有“阴暗面”。就事论事,作为消费者,都该对用药留个心眼。如果难以比较用药的收益和风险,只能是尽量慎用,甚至避免服用草药。
习大大貌似希望能够恢复中医的辉煌。。。我觉得,对于医学,再多的慎重,都不算是麻烦。
中医自古都说是药三分毒的,肾肝有损把脉是把的出来的,而且讲究君臣佐使,只是很多老百姓自己配药酒配药膳的,这些很多一知半解就要受伤
中草药对肝胃伤害有长期服用病人中应该有见到!但这篇文章不能确立因果关系
~心宽灵深爱永远~
六味地黄丸含马兜铃, 人民日报还在鼓吹百年经典药不需临床试验审批。
--------------------------
“比如家喻户晓的经典名方六味地黄丸,因为上世纪80年代就完成注册,属于幸运儿。如果按现行药品注册规定,每个病种需要成千上万的病例观察,几十年也做不完。西药在化学合成前没给人用过,需要验证其人体的有效性和安全性,而经典名方在人体上验证成百上千年,效用不对的早已淘汰,并不需要再进行相似的临床试验。符合简化注册审批的7项条件仿佛一道道筛子,如果不加辨别,一些在临床上普遍应用的品种可能被冤杀。如征求意见规定,适用范围不包括急症、危重症、传染病,不涉及孕妇、婴幼儿等特殊用药人群。但像六味地黄丸这样的经典药品,最早却是儿科用药。”
古人四五十岁就算是长寿的了。往往癌症还没显出来,人就已经没了。
我了个去。。。看看这些医生发表论文的论据采集样本,都是在自己的病人里找。。。。。

好比说,找一帮肺癌病人,然后统计他们抽烟的多少,吃牛肉多少,吃猪肉多少。然后因为中国人喜欢吃猪肉,于是得出结论,猪肉容易导致肺癌。。。。样本如果没有普遍性,得出的结论就没有意义。

再说说批判的中药。
首先,中药过了几千年,中国人没吃绝种,这些是经验论的成果。每个方子其实都是经过长期验证的。
其次,是药三分毒。你给我举一个药例子,一直吃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的。连西方认为万能药的阿司匹林都论证为其实不可随便服用。。。所以,但凡是药,肯定有毒。
还有,中医其实很严谨。将臣配比是非常关键的。你单把其中一味中药拿出来做研究分析,然后告诉大家,但凡药品里有这个配方的,都有毒。。。你是不是傻!中药里的辅药其实有两个作用,一是根据节气来缓解一下主药的药性,不至于太强烈;二呢,有的药的确三分毒,就需要辅药来中和一下的。。。。。

现在这些人批评中医中药,都是一叶障目,逮住其中一个错处,就打击全面。。。。
反正就我自身经验来看,一个好中医,真的比西医好很多啊。。。。关键是中药太特么麻烦了。
我在追的文:重生之神级学霸;我要做皇帝;青越观;瓜田李夏;农家子的古代科举生活;天下第一蠢徒;种田文之女配人生;天工;安息日;末日宗师;美食供应商;重生之富二代;养虎为患;名门闺战;八零后修道记;学者综合症;周公的任务;慕之年年《最后游戏[末日]》;重生之豁然;重生之喜相逢;1980他来自未来;知足常乐
现在黑中国的一切都成为世界潮流了
回复 8# nmaverick


    上次有个文说中药质量差劲,有钱人或讲究的都去香港买了,我一直想问下,香港的中药哪里来的?
本帖最后由 tianfangye 于 2017-10-27 23:10 编辑

中国人出国买日本汉药, 仅200余种被日药监局批准(害人成分早被禁了), 中国几千或上万种,马兜铃等毒药还允许处方使用。
BTW, 中国产毒中成药早在欧美绝迹了, 任何中成药不得宣传疗效,谓之补品。治疗药即使有中药成分, 经临床试验,批准上市, 就不叫中药了。
一句话, 中国人命不重要,毒中药马兜铃130毫克就可使人致癌不可逆转,杀人不见血, 罪恶罪恶。。。
六味地黄丸含马兜铃, 人民日报还在鼓吹百年经典药不需临床试验审批。
--------------------------
“比如家喻户晓的经典名方六味地黄丸,因为上世纪80年代就完成注册,属于幸运儿。如果按现行药品注册规定,每个病种需要成千上万的病例观察,几十年也做不完。西药在化学合成前没给人用过,需要验证其人体的有效性和安全性,而经典名方在人体上验证成百上千年,效用不对的早已淘汰,并不需要再进行相似的临床试验。符合简化注册审批的7项条件仿佛一道道筛子,如果不加辨别,一些在临床上普遍应用的品种可能被冤杀。如征求意见规定,适用范围不包括急症、危重症、传染病,不涉及孕妇、婴幼儿等特殊用药人群。但像六味地黄丸这样的经典药品,最早却是儿科用药。”
tianfangye 发表于 2017-10-27 00:35


人民日报这段话, 已经把中药的科学观,发展观概括得很清楚了。甚至药效都体现出来了 -----中药对逻辑判断能力的损害比肝肾毒性损害都要大。中药毒脑!
本帖最后由 彭丽芳 于 2017-10-28 03:46 编辑
如果按现行药品注册规定,每个病种需要成千上万的病例观察,几十年也做不完。


几十年做不完, 就是不做的借口吗? 几十年做不完,就是说原初的设计是错误的。是禁用的理由。不可完成的项目, 就不该立项,因为资源包括时间是有限的。不可用有限博无限。

西医是reductionist, 还原主义信徒。用药也是如此。比如ABC 三种药都是治疗高血压的话,必须是 A vs 空白, B vs 空白, C vs 空白, a+b vs 空白 .... A+B+C vs 空白 多种组合做代谢毒理和药效。 所谓的 side by side , back to back。 四种以上的组合,基本不敢想。

中药呢? 几十种草, 每种草有N种成分,NxN 的全组合放一锅里煮,在西方实证科学逻辑里走不通。

我不是说支持禁中药,我自己就有获利于中药。中国科学的关联观和局部模糊性, 对西方科学的非黑即白,终点既是起点的观点, 在中医药上表现的非常明显。
人类与强权的斗争,就是记忆与遗忘的斗争 --- 米兰 昆德拉
本帖最后由 彭丽芳 于 2017-10-28 03:54 编辑
西药在化学合成前没给人用过,需要验证其人体的有效性和安全性


这句也不对。西药的逻辑是有效性是第二位,安全性才是第一位的。因为病已经在那了,治不好等同于没治,但不能因'治' 而(增)亡。

FDA 的一级临床选的是给健康人服药,因为他们是健康的,所以才最大可能, 注意是最大可能,把候选药的毒害做出来

可以说, 一级临床的目的只有一个:是枪毙候选药。那些没被枪毙的,即met endpoints 也只是 so far, so good, 将来一旦发现,立即枪毙,即使过了3级, FDA批准上市了,也要下架。

水无害这个命题是无法直接证明的。因此, 实验假设只能是'水是有害的‘。然后请志愿者喝水,希望有人喝死(水中毒不算呀), 证明你的实验假设是对的。没有喝死人之前,就不能说实验证明了'水是有害的‘。因此在这被证明之前,政府是没有理由阻止人民喝水解渴的。

化学合成的西药遵循此逻辑,转基因作物如此,为何中药不能? 历史遗产也好,成分复杂也罢,发现一个有毒,就枪毙一个不行吗?

选健康人做临床,要求尽量一致(几十个指标),因为结果是观察统计出来的。这就引出另一个逻辑问题: '中国人都服几千年的中药了,为啥没灭种'? 你中国人是全民一齐服药吗?让某core像废帝和大鸟当年喂幼儿小儿麻癖疫苗糖丸那样在TV秀下,每人每天一丸六味地黄丸,吃吃看,才好谈为何还有机会代代还有人吃六味地黄丸。

其实我想说,中国人夜观天象几千年,也没在哥白尼之前看出地球是围着太阳转的。你方法不对,不逻辑不思辨,再给你几千年,几十个朝代, 你再勤奋,即便夜夜不落儿地望星空,也就是替皇上看个天灾来自东南还是龙气入了西北而已。
人类与强权的斗争,就是记忆与遗忘的斗争 --- 米兰 昆德拉
回复  nmaverick


    上次有个文说中药质量差劲,有钱人或讲究的都去香港买了,我一直想问下,香港的 ...
塞北西南月如霜 发表于 2017-10-27 22:17


我看过一个纪录片,就是说香港药商的。他们一开始其实是从中国内地拿货的,后来中国内地的药材商弄虚作假,就开始甄选,找熟人拿,但是因为需求量大,后来也找东南亚的商人拿。好像现在大部分是从东南亚那边来的。。。。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