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西雅图市长倡导同性恋权益----被诉性侵未成年男孩,一次只付10美元!

民主党籍的艾德.穆雷今年年61岁,多年来倡导同性恋权益,是弱势群体的关爱者和代言人,2013年被选为西雅图市长,现在正在竞选连任。穆雷不久前就西雅图成为收留难民的城市状告川普总统,有人持“被反同性恋组织利用”的阴谋论观点。
西雅图的同性恋文化集散地,位于西雅图市中心东边的 Capitol Hill,这里是西雅图历史最悠久的地方之一,过去曾是天主教徒居住的地方,而今日却摇身一变,成为嬉皮、雅痞、同性恋文化的集散地,更是西雅图的自由与艺术中心。
-----------------------------------------------------------
更新时间:2017-04-12  

根据本周四提起的一项诉讼中显示,61岁的Ed Murray穆雷被指“强奸并骚扰”一名15岁男孩接近30年,在他们1986年在城市公交车上相遇后发生。这名男子简称为“D.H.”,除了他之外,还有另外两名男子Jeff Simpson 与Lloyd Anderson声称在1980年代Murray曾虐待他们并与他们产生性交易。
上周四(4月6日),西雅图市长穆雷被华盛顿州肯特市46岁的D.H.告上金县高等法院,状告30年多前在他15岁时被穆雷“强奸并性侵”了他。“D.H.”声称在他15岁时坐公交车认识了穆雷,穆雷把他带到在Capitol Hill的公寓内对他进行了性侵。

原告D.H.在接受《西雅图时报(Seattle Times)》采访时,表示他被穆雷性侵之后的生活非常凄惨,多次坐牢,人生几乎被毁。他多年沉浸在罪恶感、内疚与羞耻感折磨之中,如今终于愈合。而父亲最近的死亡致他失去了保持秘密的愿望。

在诉讼中,D.H.称穆雷以10美元至20美元不等,多次对其进行性虐,而时年15岁的他是吸毒成瘾的辍学高中生。49岁的Simpson告诉记者,他将Murray视为父亲一般的存在,却在他13岁时开始强奸他并持续多年,在随后的几年里,Murray还支付他一些金钱。

当年虐待开始时,他们其中一人曾与社会工作者以及调查人员进行谈话,但当地的律师资料库中并没有任何指控记录。官员表示,任何当年的警方与儿童福利记录目前都已经被销毁,并且因年代久远,任何罪案的时效性都已经过期。

另一名指控者Simpson表示,他在2007年曾经试图起诉Murray,但他的律师却退出了案件。他们两人在10年前就曾对立法委员会提出指控,并在最近的采访中重申了这一点。据悉,这起诉讼当中未指明损害赔偿,也没有对Murray提出过任何财务要求。
与15岁少年发生性行为,无论是1986年还是现行的华州法律,都是强奸儿童行为。对此提出刑事指控的法律追诉期已经过去了,但还可提出民事诉讼。

但西雅图市长称,这是一起极其明显的假指控,并补充道这项指控是在“竞选提交截止日期”之后的几个星期内所发生。潜台词意指这项指控含有政治动机。
http://article.lulutrip.com/view ... ;utm_campaign=HT137
收藏 分享
美国:11岁男孩想变性 同性恋双亲尊重支持(图)
--------------------------------------
https://www.danlan.org/disparticle_37361.htm
根据美媒报导,一对女同性恋夫妻的11岁儿子洛贝尔(Thomas Lobel)因为想成为女性,在征询过专家与医生的意见后,决定给予荷尔蒙阻断剂注射,让儿子暂缓进入青春期,给他多一点时间做决定。但消息曝光后,许多民众相当不认同这种做法。

  据了解,荷尔蒙阻断剂注射后,能有效延迟第二性征的出现。洛贝尔的双亲说,当儿子在7岁参与一个演讲时,很直接的就对台下的听众说,“我是一个女生。”因此,其双亲决定给予荷尔蒙阻断剂注射,待未来洛贝尔更成熟时,再替自己做决定。

  由于洛贝尔本身认为,他从小就是一个女生,想成为女生的想法一直没有改变,希望双亲能够相信他的决定,至于双亲希望他能再多想,他也能够接受。

  事实上,这样的做法也引来不少社会上的非议,洛贝尔的双亲表示,这个消息公诸于世后,来自各方的批评从来没有停止过,大多数人都主张“应该让孩子的身体正常的发展。”

  (声明:上述文章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仅供讨论和参考。淡蓝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https://kairos.news/63258
----------------------------
女同志夫妻強迫親兒穿蓬裙 網友:真的很有事!
吳雯淇  2017-02-15        國際

1
美國一對女同志配偶,試圖將性別認同觀念灌輸在他們幼小的兒子身上,甚至在小男孩極端抗拒下,還是強迫讓他穿上蓬蓬裙,她們表示這是為了讓兒子「擺脫性別限制」、「挑戰傳統性別」,但網友們反彈聲四起,怒吼「這根本是虐待兒童」。

丹許爾(Dashiell)和米雪兒(Michelle)是一對女同志夫妻,他們先前在BuzzFeed錄製了一段短片,在片中他們暢談自己身為”性別不合格”雙親,如何以他們奇特的觀點養育兒子阿提克(Atticus)。
米雪兒表示,阿提克就像一般17個月大的男孩一樣,喜歡動個不停,但我不想要他與我們的關係變得「太奇怪」,因此我試著讓他穿上蓬蓬裙,但是他卻一直不斷的掙扎。

米雪兒說,當她看到阿提克拒絕穿裙子的樣子就覺得「性別限制」的愚蠢。就像阿提克所接觸的書籍,你可以看到裡面就是簡單的圖和文。但這些書籍都是教你男女有別,每當我翻到一本書,書中有著女生照片,旁邊寫著「女孩」;男生照片上寫著男孩,我會教阿提克兩者都叫「孩子」。

我討厭他將來會有看起來像這樣的人是男孩,看起來像這樣的人是女孩,這種制式的想法。「就像幾乎所有的怪物都是男的,而女生則都是喜歡穿戴著閃閃發亮的項鍊,為何兒歌「老麥克唐納」(old macdonald had a farm),主角是個男生而不能是一個女同性戀農民?」。

米雪兒表示,我們必須不斷挑戰人們的性別觀,每個人都需要重新考慮他們向孩子們展示性別的方式。阿提克需要了解性別的多樣性,使他能成為一個尊重別人以及被尊重的人。

網友看完這短片後,多數不贊成他們的育兒方式。有網友表示「如果這小孩長大選擇喜歡男人,那是他的選擇,但他生為男生的事實是無法改變的。」、「拜託讓這小孩有機會過一個正常的生活,別剝奪他當男孩的權利」、「是怎樣的父母會強迫自己的兒子穿蓬蓬裙,尤其是他根本就不想穿!」、「他只是一個小孩,還不知什麼是性別認同,為何不能讓他順其自然的成長 」,「丹許爾說她是兒子的baba,孰不知此字在中東許多國家就是爸爸的意思」,一位女同志也表示「這片根本就是在講跨性別,跟育兒有何關?」,而大多數的網友覺得這樣的育兒方式根本就是「虐待兒童」,覺得他們不像在養小孩,比較像「養寵物」。(吳雯淇/綜合外電報導)

請支持風向新聞,在愛中竭力追求真理,重視媒體對家庭及年輕人的影響。♡ 捐款連結:http://lovecom.org/donate

喜歡這篇新聞嗎?分享給您的朋友吧!
前国会议长“狎玩少年”成癖 男子指被他性虐(图)
文章来源: 侨报 于 2016-04-26 09:28:19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
一男子指责前联邦众议院议长哈斯特尔特(Dennis Hastert)对他进行性虐待。他在周一提起诉讼,称这个一度权势熏天的保守派政客欠他180万美元。这笔钱是他俩之间的口头协议,用于赔偿他数十年来遭遇的肉体和精神痛苦。

据路透社报道,原告被称作詹姆斯·多伊(James Doe),他在伊利诺伊州东北的肯德尔县巡回法庭(Kendall County Circuit Court)提起诉讼,声称前议长欠他的钱是他俩在2008年口头同意的总额350万美元赔偿中的未支付部分。

多伊说,当他14岁的时候就受到哈斯特尔特的猥亵,后者是他家的一位受到信任的朋友,一名高中教师及伊利诺伊州约克维尔(Yorkville)镇的州冠军摔跤队的“受人爱戴的教练”。

现年74岁的哈斯特尔特在去年10月在芝加哥联邦法庭中对联邦控罪表示认罪。他被控以少量取钱方式来逃避银行的上报。他取出的钱是为了支付给一名男子,在法庭文件中联邦检察官称其为“个人-A”(Individual A)。

哈斯特尔特原定在周三因金融罪被判刑。他最多可判坐牢5年,但检方建议求刑6个月。另外一名被称作“个人-D”(Individual D)的哈斯特尔特控告者预计会在该宣判听证上作证。

哈斯特尔特的律师格林(Thomas Green)对此没有发表意见。

法庭文件显示,哈斯特尔特被控在1960年代和1970年代曾经性虐待了5名男孩,这是他成为美国最有权势政客的几十年之前。

多伊称,哈斯特尔特在一次旅行中在汽车旅馆内对他进行了猥亵和性侵。

该诉状称:“在之后的多年中,原告有过严重的惊恐发作,导致数度失业、职业改变、抑郁发作、住院及长期的精神科治疗。”
哈斯特尔特在他的认罪协议中承认,他在2010年6月至2014年12月间以现金方式支付某人130万美元作为他过去不当行为的补偿。他认识这个人有几十年之久。
===================================
法庭文件显示,哈斯特尔特被控在1960年代和1970年代曾经性虐待了5名男孩,这是他成为美国最有权势政客的几十年之前
美国男子在华性侵4男童被判25年 受害者家庭或至今不知情
------------------------------------------------------------------
据《北京青年报》7月24日报道,因在中国期间性侵4名男童,并拍摄、收藏数千张儿童裸照和视频,美国男子茂罗(Kelly J.Morrow)被洛杉矶的加州中区联邦法院判处在联邦监狱服刑25年。
北京时间7月23日,美国加州中区联邦法院公共事务官员莫若泽克表示,被告人茂罗此前曾在中国参与至少一个高尔夫球场的建设项目,在此期间他性侵多名男童并拍下数千张裸照。据了解,茂罗在华期间曾经在北京居住,由于目前尚不知被他侵犯男童的真实姓名,这些男童的家庭可能至今对此事尚不知情。被性侵儿童家庭有可能尚不知情
莫若泽克提供了三份总计54页的法庭文件。法庭备忘录显示,在中国的几年时间里,茂罗在人们的眼中,是4个被性侵孩子和其他“村子里孩子”的良师益友。
在同一时期,茂罗在自己的Facebook主页上传了他与这些孩子的照片(目前已经删除)。
2010年9月9日,他上传了4名未成年男孩和自己兄弟的合影,他还带这些孩子去他工作的高尔夫球场。Facebook个人主页上有一张他和两个未成年男孩的合影,两个男孩坐在一辆汽车上,他站在汽车旁边,紧挨着两个男孩。他写道:“这些男孩今天在球场上受到了重视,数英里范围内的每一个村民不久就会知道他们是我的男孩。”
2015年6月,因携带电子设备中存有大量儿童色情照片和录像,茂罗在回到美国时被查获。负责办案的探员在查看茂罗持有的影像资料后发现,茂罗Facebook中出现的几名男孩正是被其性侵犯并拍下裸照和情色视频的男孩。
由于美国方面没有确定茂罗在中国实施犯罪的时间和地点,从而无法确认被性侵男童的姓名,这些男童的家庭可能至今对此事尚不知情,索赔更是无从谈起。
http://www.guancha.cn/america/2016_07_24_368648.shtml
英国保守党显赫政要被揭性侵男童十余次
----------------------------------
http://jbk.yscs4h.com/ndxnyqzhk/20719.html
受政客性侵逾20年
受害人史蒂文 梅斯哈姆现身《新闻之夜》,曝光儿时在威尔士一家儿童福利院遭受性侵犯的经历,时间跨度20年。
梅斯哈姆说,他遭到一名保守党政要侵犯 十多次 ,指认其他人参与恶行。
你遭到性侵后,其他事情会相继发生,如喝酒, 他说。 那基本上是强奸,而且不只他一人,还有其他人。
《新闻之夜》先前取消一档新闻调查节目,涉及揭露英国广播公司已故著名节目主持人吉米 萨维尔的性丑闻,涉嫌护短遮丑,遭英国舆论和公众质疑这档王牌栏目的公信力。
一些媒体报道,这家国有媒体机构面临信任危机,管理层对各种 传闻 听之任之,首相卡梅伦公开要求这家机构提供严肃认真的 答案 。
卡梅伦:侵犯儿童可恨可恶
卡梅伦5日启程访问海湾国家,推销 台风济南婚纱摄影 式战机,当天在阿拉伯联合酋长国首都阿布扎比回应这桩波及政界的丑闻。
他说,新闻节目中谈到的情况非常严重,需要进一步调查。
侵犯儿童绝对是一种可恨可恶的罪行,那些说法确实非常可怕,不能悬在空中, 卡梅伦说, 所以我今天采取行动 。
卡梅伦将责成一名资深独立人士紧急启动一项调查,确定先前调查组构成是否合理,调查组是否尽职。
梅斯哈姆先前要求面见卡梅伦。卡梅伦说,将安排他先与威尔士事务大臣会面。
工党议员汤姆 沃森在个人网站发布一封致卡梅伦的公开信。他再次呼吁,设立警方特别调查组,揭露任何潜在的掩盖行为。
他说, 调查有组织侵害儿童的行径,无论发生在后街背巷还是唐宁街,一个专项警察部门是关键,无所畏惧地揭露权贵和他们背后的保护伞。
政客矢口否认
路透社报道,暂时无法核实梅斯哈姆指认的真实性。《新闻之夜》没有 点名 涉嫌性侵的政要,原因是 没有足够证据公布姓名 。
英国《每日电讯报》记者联系那名政要,对方否认梅斯哈姆的说法,同时声称,如果英国广播公司公布他的姓名,他将以诽谤罪起诉这家媒体。
那名政客说, 我从来没有去过那家儿童福利院。如果他们(英国广播公司)发布关于我的任何信息,明早就会收到法院的禁令,我不会坐等。
萨维尔性侵案部分受害人的律师说,上世纪70年代至80年代,萨维尔名望最高时期,英国广播公司可能有一个形成组织的恋童癖圈子。
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4日报道,警方迄今逮捕29名涉嫌不正当性行为的英国广播公司员工。
萨维尔去年10月去世,他的性侵丑闻上月暴露。调查显示,他过去50年涉嫌性侵300多人,包括几名男孩。一些受害人当时不满16岁,最小7岁。
BBC主播半世纪来性侵近百人,员工被指因畏惧明星不敢揭发
--------------------------------------------
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436342
麦格瑞维 前州长
事件:被指在担任州长前与男助手有染,男助手称被其性骚扰
结果:被迫辞职,妻子与其离婚。淡出政坛,曾想做牧师,现为职业培训中心负责人
------------------------------------------------------------
碰未成年人永不翻身
  但美国政治分析人士指出,民众的宽厚和仁慈也并非没有底线,这要取决于性丑闻的性质,以及政客道歉的方式。“一般的方程式是:承认错误+沉寂一段时间+竞选合适的职位=选民可能会考虑你。”华盛顿一家咨询公司的合伙人布莱恩·约翰尼斯说。
  《美国政治中的性丑闻》一书作者阿利森·戴格尼斯说:“对于不忠的性丑闻,选民不会那么计较。但若涉及滥用权力(比如试图利用权力遮盖丑闻),选民可能就没那么容易宽容了。”
  美国情色业大亨、美国著名色情杂志《皮条客》的出版人拉里·弗林特也表示:“美国人不再在乎某人在床上做了什么,但是如果桃色事件沾染上虚伪和腐败,就另当别论了。”另外,那些性侵未成年人、多次对他人进行性骚扰的政客也不太可能获得公众原谅。
http://www.bjnews.com.cn/world/2013/08/11/277765.html
周六在台北舉行的同志運動大遊行,遊行中有團體提出廢除《刑法》227條,在網路引發熱烈討論
=========================================
批評者認為,廢除該條文,亦即只要經過孩童同意就可以合意性交。有網友質問,贊同廢除227條的人,難道認為滿7歲以上的孩童就能了解性交的涵義、有同意性交的能力,而且不會輕易因為受到誘惑就同意性交?批評這實在太誇張。
================================
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 ... ew/20151105/726555/
我想從 1985 年 12 月刊載於《美國公衛期刊》的一封公開信開始談起。作者漢司斐德(H. Handsfield)是位華盛頓州西雅圖市的頂尖公衛醫生,信中他評論了一份稍早做出的研究。這份在1982到1983年間於舊金山進行的研究指出,有多重性伴侶的男同志因調整了性行為模式而較前一年減少了約10%的感染HIV風險,然而漢司斐德卻認為這樣的改變幅度小的可笑。他說,在西雅圖,有高達三分之一的男同志感染愛滋,而就算高風險的性接觸從每年十位性伴侶到明顯下降到每年兩位,男同志還是有55%的暴露風險;另外,在舊金山,有三分之二的男同志可能已感染,暴露機率則是89%
http://www.coolloud.org.tw/node/84166
美军性侵案受害者多为男性
JAMES DAO 2013年8月26日
打印
转发
寄信给编辑
字号
性侵犯今年已经成为美军的典型问题之一。有关性侵犯的报告在增加,对指挥官们是否对这个问题认真对待的质疑也在增加。国会已在考虑加大处罚、强化起诉的法律提案。

但在这场主要关注女性的辩论中,以下的事实往往被忽略了:每年,被性侵的服役人员中大部分是男性。在最近的有关性侵犯的报告中,五角大楼估计,2012年,2.6万名服役人员经历了强迫的性接触,2010年这一数字为1.9万。五角大楼称,53%的案例是对男性的侵犯,实施侵犯的也主要是男性。

“一些人很容易把女性挑出来,说:‘军队里有这个问题的只是一小部分人,’”称曾被上级强奸的亚当·科恩(Adam Cohen)中尉说。“没人愿意承认这个问题会影响到每个人,不论男女,不分级别。这是一个文化问题。”

尽管约占服役人员总数15%的女性在军队中明显比男性更容易遭到性侵犯,但专家称大多数男性遭受的性侵犯没有被报告。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虽然军队性侵犯正式控告中大部分都是由女性提起的,但大部分受害者却被认为是男性。

“男性不愿承认自己是性侵犯的受害者,”佛罗里达州海湾松树退伍军人事务医疗保健系统(Bay Pines Veterans Affairs Health Care System)创伤后压力心理障碍症项目负责人卡罗尔·奥布莱恩(Carol O’Brien)博士说。“男性往往会觉得很丢人,很尴尬,而且担心其他人会做出负面反应。”

但近来数月,国会中遏止军队性侵犯的巨大努力,以及以军队性侵犯受害者为题材的新纪录片《被剥夺的正义》(Justice Denied)的发行,让男性受害者得到新的关注。倡导人士表示,这些受害者的困境表明,性侵犯案件的增加不是因为军队中的女性人数增加了,而是因为性暴力往往都被容忍了。

“我认为,讲出男性受害者的故事是改变这种军队文化的关键,”权利倡导组织“服役女性行动网络”(Service Women’s Action Network)的执行总监阿努拉达·K·巴格瓦蒂(Anuradha K. Bhagwati)说,“我认为,当人们意识到男性也是受害者时,责任便落在制度上。”该组织一直严厉抨击五角大楼对性侵犯问题的应对。

在采访中,超过十名自称遭遇过性侵犯的现役和退伍军人表示,他们担心如果自己报告受到了侵犯,会被惩罚、被忽视或被嘲笑。大部分人表示,在2011年针对公开性取向的同性恋士兵的禁令被废除之前,他们觉得,如果承认同男性有过性接触,哪怕是被迫的,自己也会被迫退伍。

“回到1969年,你连一个字都不敢说,”称在越南战争时在自己的营房里被另一名士兵强奸了的作家格雷戈里·赫勒(Gregory Helle)说。“他们不会相信我的。那时对同性恋的憎恶非常严重。”

在军队性侵犯问题上帮助五角大楼培训检察官的纽约州前检察官罗杰·卡纳夫(Roger Canaff)表示,男性在军队里遭遇的许多性侵犯好像是一种暴力捉弄或欺负的形式。他说,“那些行为的动机好像更多的是羞辱或折磨,而不是性。”
------------------------------------------------------
但这种侵犯会造成深深的创伤,导致男性质疑自己的性取向,或者认为自己很懦弱。一些人表示,他们的家庭好像也为他们感到羞耻
------------------------------------------------------
您的位置: 文学城 » 新闻 » 焦点新闻 » “同志”如何攻陷美国?最关键的还是钱,笨蛋!(图)
“同志”如何攻陷美国?最关键的还是钱,笨蛋!(图
------------------------------------------------
究竟是整整47年前“Stonewallgirls”流下的血和泪终于沉冤昭雪,还是宪法第十四条修正案终于良心发现,肯将他们的选择权“在法律的眼中得到平等的对待”?是因为“这种爱超越了死亡”,所以文明社会最古老的机制得以动容,抑或由肯尼迪总统开启的平权之门被另一位同姓法官发扬光大——“人类希望美利坚”?
感慨、叹服、动情、彩虹,人们咏唱着民主机制的伟大,传阅着大法官的判词,仿佛大洋彼岸不是一城烟火人间,而是每一个梦想都能实现的迪士尼乐园。难道谁会否认,这是“历史进步的必然”?

但历史不是一架靠消费眼泪和理想前行的机器,“为了大地的爱与正义”是漫画家笔下的主角光环,不能当饭吃的。看完各类彩虹营销的热闹后,不妨看看门道——曾经在警棍面前悲愤高歌《GayPower》的“易装皇后”们,究竟靠何种方式,在不到半个世纪之后让这个保守主义典范的国度“换了人间”?

早在1972年,一对明尼苏达州的女同伴侣因无法在当地领取结婚证,曾层层上诉至联邦最高法院,但当时联邦最高法院称之为“无稽之谈”而不予受理。11年前,马萨诸塞州成为美国第一个推翻本州禁止同性婚姻法律的州。而在本次最高法判决同性婚姻合法化之前,美国已经有37个州及哥伦比亚特区为同性夫妇发放结婚证。对于众多倡导同性恋权益的人士来说,在这个问题上政治风口的快速和平演变不亚于一场革命。

弱势群体如果要在体制内以和平方式争取自己的权利,一定要获得强势群体的支持。著名同性恋作家戈尔·维多尔曾经这样说到:“在当今社会,政治就象演出一样,获胜者总是那些巧言令色之徒,而不是那些真诚的信仰者。”

1996年,由亿万富豪蒂姆·吉尔(TimGill)设立的“大发声”(OutGiving)成立,这个组织原本打算靠慈善影响世人对同性恋者观点——“该基金捐款给图书馆、交响乐团,甚至连丹佛自然与科学博物馆的《星际迷航》(StarTrek)展也是该基金会赞助。他的想法是,如果同性恋也支持其他人会支持的事情,那么他们就会变得更受欢迎。在接下来的十年时间里,他的基金会捐出了1亿美元。”

然而在2004年,当时任总统小布什促使11个州通过同性婚姻的禁令时,蒂姆·吉尔发现他被现实狠狠打了脸。正如论者所说,“如果一项社会政策朝着有利于同性恋者的方向而改变,其社会效益将远远高于几百篇科研报告或者同性恋小说。”

从此千江并流,如何利用政治杠杆,进而影响政策制度和法律判例,成为从石墙旅馆发端的同性恋组织之要务。

“人权战线”(HumanRightsCampaign)是美国最大的LGBT民事权利倡导团体和政治游说组织。其Slogan为“为提升男女同性恋社群的社会福利,在联邦、州和地方的层面起草、支持和影响立法与政策。”这个拥有150万名成员的同性恋政治组织,并不锁定支持某一政党,而是迫使各政党候选人就同性恋议题做出表态,然后决定资助何方,并鼓动会员投票给支持同性恋者权益的候选人。在同性恋日益受到接受的社会环境里,同性恋者即使不能成为各政党竞相拉拢的对象,候选人至少也会谨慎而行,不敢加以得罪。

2008年大选中,人权战线在“获胜之年”运动中耗资700万美元。到了2012年,人权战线执行了最大规模的动员行动,筹集捐献了2000万美元以支持奥巴马总统的连任。大选之后,华盛顿邮报强调人权战线的重要作用,在华盛顿、缅因州、马里兰州和明尼苏达州的婚姻平权以及奥巴马的连任竞选等事件中贡献卓著。

说到奥巴马,就不能不讲清楚这位总统背后的同性恋势力。

在一份1996年的问卷中,当时还只是个参议员候选人的奥巴马就表示:“我赞成同性婚姻合法化,而且会与一切反对行为做出抗争”。在2004年奥巴马以绝对优势成功竞选参议员时,同性恋者对其的政治献金超过了50万美元。2012年5月9日,奥巴马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位公开认同同性婚姻的总统,就在其发表力挺同性婚姻的言论90分钟后,其竞选团队立刻收到100万美元的政治捐款,全部来自同性恋群体。

第二天,奥巴马又趁势出席了好莱坞明星乔治·克鲁尼为其举办的筹款晚会。奥巴马称昨日制造了“轰动新闻”,但支持同性恋婚姻是美国精神的延伸,“难道我们不是一个包容每个人,给每个人机会,平等对待每个人的国家吗?”这一晚,奥巴马又筹集1500万美元,创下美国政治史上单场筹款会筹集金额的最高纪录。

据分析,2012年时,奥巴马的主要“金主”中1/6是同性恋者。那一年,其竞争对手,共和党的罗姆尼恰恰就是输在“无知少女”手上——害怕失业的无产者、对革命有浪漫幻想的左翼知识分子、“人多势众”的少数族裔、喜欢球类运动的青春痘天团和享受福利政策的单亲妈妈们,哪怕这些群众47%不缴税,但谁在乎呢?

奥巴马自然也投桃报李,2009和2010年时,奥巴马分别两次任命两位女性大法官进入美国最高法院,这两位自由主义者出身的女法官,脑门上仿佛印着“政治正确”四个烫金大字。奥巴马此举,也为2015年5:4的高院最终投票结果奠定了坚实基础。

另一个在政治力场上翻江倒海的组织,“同性胜利基金”(Gay&LesbianVictoryFund)于1991年成立,其目标更加直接,就是推动更多同志成为国家公职人员。仅以2012年为例,胜利基金支持了180位LGBT候选人竞选国家公职,就有123位最终赢得选战,成功率68%,堪称美国最好的公务员考前辅导机构。

为什么同志哥当公务员的几率这么高?不妨再回头看看亿万富豪蒂姆·吉尔的努力。

要成为“大发声”组织的一员,每年慈善金必须交够25000美元,于是华尔街和硅谷的同性富豪慈善家在这里聚集了起来。为了出其不意,他们往往不动声色低调行事,一直到选举前的最后几周,数十笔个人捐款突然涌向支持同性恋的候选人,加起来足以倾覆一场选举。

要知道,在那些选情交着的职位上,有时几千美元便足以改变战场局势了。然而“大发声”把同志平权运动最有钱的捐赠者联合到一起,加起来有数十亿美元。吉尔曾经表示,自己已经花了3.27亿美元。没错,对政客而言,经济方面的考虑要比主打个人自由诉求更有效。

除了支持自己的话事人,同性恋社团也如法炮制犹太势力集中财力打击政敌的手段,并且成效显著。根据美国《大西洋月刊》报道,同性恋组织详细研究美国各地的选举地图,判定一批政治地盘不甚稳固的反同性恋政客,然后组织全国的同性恋财力,向这些政客的对手大量捐款,以期在选举时将反同性恋政客拉下马。

比如在2006年的中期选举中,美国同性恋社团“瞄准”了国会下院和各州州议会中的70名反同性恋议员,结果其中有50名被成功地拉下马,包括原本政治行情正在上涨的爱荷华州议会的共和党籍议长DannyCarroll。同性恋财力并且帮助了爱荷华、密歇根、宾州和华盛顿等四州的州议会至少一院“变天”,而防止了这些州继续制定通过反同性恋的法案。在这些政治行动中,美国同性恋社团还非常精明地着重于费用相对较低的基层选举,以最少的金钱代价,将一些突出的反同性恋政客的政治生涯扼杀在萌芽阶段。

革命当然不是请客吃饭,被“做掉”的不止是政客,2014年,由于不为自己的反同言行道歉,Mozilla新CEO布伦丹·艾克(BrendanEich)仅仅上任10天,便被迫辞职。由于他在2008年资助了1000美元支持8号提案(下文将会提到),以实际行动向同性婚姻投了反对票。便有超过7万人签署网络情愿书,来施压Mozilla辞退艾克。很多同性维权人士开始公开表示,要抵制所有Mozilla产品并转向谷歌Chrome浏览器。正如某些同性组织人士所言“这表明部分同性婚姻支持者不仅仅批评和说服反对者,而且意欲惩罚他们。”

2008年,同性恋组织在加州吃了一次大败仗,不承认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加州“8号提案”被通过。在这堪称美国史上最昂贵的州宪法修正案辩论中,支持方和反对方分别花费了3990万和4330万美元的广告费,其花销超过过往除了总统选战外所有的拉票战。Google、苹果、沃尔玛、福特、美国电力公司……都将大量的资金流入同性恋阵营的账户,然而即便如此,在民主党票仓的加州,同志哥竟还是败了一阵。

熟悉美国政治的人们常调侃说“加州在手,天下我有”。四年后,吸取教训的同性组织再次卷土重来,这一次他们没有再给对手机会。2012年时,华盛顿州有关同性婚姻合法化的74号提案公投,这次纽约市长布隆伯格、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等都站出来力挺同性组织,亚马逊CEO杰夫贝索斯捐出了250万美元、比尔盖茨和微软CEO斯蒂夫鲍尔默以个人名义分别捐了10万美元、总部设在华盛顿的微软、星巴克和亚马逊等以公司名义捐款、纽约市长布隆伯格也以个人名义捐了25万美元。最终,1200万美金被筹集用于支持华盛顿州的同性婚姻合法化投票,而同性婚姻的反对者只筹集到100万多一点。

同性组织接连不断的胜利,直接改变了法学界的天空,2013年时盖洛普(Gallup)的一项调查显示,哥伦比亚特区有10%的成年人自称是LGBT群体,这个比例比任何州都高。法学院和法律行业在近年亦特别欢迎男女同性恋者,大法官安东宁·斯卡利亚(AntoninScalia)曾在劳伦斯一案的异议中批评这种趋势。

大法官斯卡利亚写到,“当今的观点是法庭的产物,而法庭又是法学界文化的产物,后者基本上接受了所谓的同性恋议程,我指的是一些同性恋活动人士积极推动的议程,目的是消除传统上与同性恋行为联系在一起的道德耻辱。”的确如此,在自由派大法官和保守派大法官的办公室里,公开的同性恋法官助理都十分常见。
-------------------------------------------------
据“人权战线”称,律师事务所是最适合同性恋者工作的机构,紧随其后的是银行和券商。
-------------------------------------------------------
没错,银行和券商。别急,他们马上就要登场了。
--------------------------------------------------

形势在2015年时对同性组织简直一片明朗,场面堪称“百万雄师过大江”。知道吗?就在今年3月,最高法研究同性婚姻合法化问题时,一些“有影响力”的华尔街银行人士,共同向法庭提交了一份支持同性婚姻的陈述。这些华尔街银行包括美国国际集团(AIG),美国银行(BOA),黑岩(BlackRock),瑞士信贷(CreditSuisse),德意志银行(DB),高盛(GoldmanSachs),摩根大通(JPMorgan),瑞银(UBS)和富国银行(WellsFargo)……
瘦马 发表评论于 2015-06-30 22:15:01
北美少年愛好協會(The North American Man/Boy Love Association,NAMBLA)是美國一個以「促使禁止男人與男孩間發生性關係的法律自由化」為宗旨的非法組織。主要據點是美國舊金山與紐約。NAMBLA還呼籲議會立法或修法使兒童能在「不受性騷擾與性剝削的前提下擁有性的權利」[2],該組織宣稱自己「沒有任何事或人是違法的」、「不支持或鼓勵任何想要轉介援交的人士」[3]。
--------瘦马 发表评论于 2015-07-01 06:55:13
LGBT家庭收养的孩童处于贫困线以下的是异性恋家庭的双倍。数据来自[PDF]securing legal ties for children living in lgbt families “children being raised by same- sex couples are twice as likely to live in poverty as those being raised by married heterosexual parents."
-----------------------------------------------
穷玩PP富玩劳 发表评论于 2015-06-30 19:58:15
保守派不反对同性恋、双性恋,因为那是他们的自愿绝后,我们担心的是他们影响和控制我们的孩子,并且传播艾滋病。
http://www.wenxuecity.com/news/2015/06/30/4383716.html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