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等到了旅馆三个女生都已经累得不愿意多说一句话了,似乎火车上叽叽喳喳的人从来就不是她们。乖乖拿了钥匙回房间。而竟然是四间房——萧宁何一间,严凡一间,剩下两对情侣两人一间。前台服务员也不奇怪,低着头把钥匙放在桌上就算了事。反倒是严凡奇怪——不是要结婚证的么?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 n5 Y. Z1 \; ~
萧宁何最后叮嘱了晚饭时间和第二天的安排,大家就各自回房休息了。午饭都是在火车上吃零食,可是严凡实在不愿意从床上起来。冲了个澡就窝床上去了,闭上眼睛还有轻微的眩晕感,室内一片寂静,耳边却是嗡嗡的不得安宁。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c  U8 U& _+ C8 N
拿出旅行包最小的口袋里的药瓶,懒得去倒水就硬把白色的药片吞下去了。慢慢觉得平静,睡意渐浓,睡前想着把窗帘拉上吧,这里的太阳真是足。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5 n& }# F, P& Q, Z; M
敲门声不知道响了多久,严凡睁开眼就是一片黑暗了。从床上爬起来脑袋还是晕晕乎乎的,开门一看是萧宁何斜倚在门边,姿势慵懒,走廊的灯光下棕色的头发有浅浅的光晕。有一缕挡在额前,为他增添了一丝不羁。可是他的手里却极度不和谐地拎着两个饭盒。
$ q/ j; G" V& }7 I0 _" y0 A严凡觉得冷,低头才发现自己竟然还裹着浴巾!短促的尖叫同时“砰”地就把门关上了。呆呆地看着门板半晌才回过神儿来,冲到窗边胡乱套了件T-shirt和牛仔裤,又把门拉开。萧宁何倒是好脾气,一直没吭声地等着。看见她还是微笑,可是那微笑可爱得过了头,严凡借着灯光才发现——T-shirt穿反了!这让她想呻吟出声,怎么还是丢人?算了算了,她在萧宁何面前就从来没有形象可言,于是她忍着抚额的冲动问:“萧老师有什么事儿吗?”
) q" u9 R/ z: ]+ z$ ]yayabay.com“给你带的。”说着就把手里的饭盒放在严凡手上,还是温热的。yayabay.com2 W: T3 ^$ R7 w7 W( M& u
严凡很有礼貌地道谢:“麻烦你了。”
% Q3 k* p8 Y7 @/ }  Xyayabay.com“顺便。”萧宁何薄薄的嘴唇一张一合,语调愉快似跳跃的音符:“睡醒了就吃,小心变小猪!”
( z5 W$ \: ]8 I0 T& m) \' e严凡回答得一本正经:“我属于难胖体质,国家养我没什么成就感的。”  d4 n& D: {( L3 Q, S
很新鲜的肉丝炒笋,还有不加青椒的烧茄子。送走萧宁何,严凡在房间里吃得津津有味,原来肚子饱了,连心情都会豁然开朗起来。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1 @  d5 `% r! S1 k  ?3 Y
第二天听方茗然说才知道,昨天为了她的晚饭,萧宁何还是吃到一半的时候特意又叫了饭菜打包。
云南,罂粟红(八)
. \, d! R4 }% T" {6 p% ?) E7 A两对情侣简直就是把这个当作旅行,早就找好了好玩儿的去处,查好了公交车的线路。玉溪有很多公园,他们去了红塔公园,九龙池公园,在大营街逛了一圈。有面容慈祥的阿婆在卖鞋子,很漂亮的绣花鞋,缎子鞋面,软布鞋底上有绵密的针脚。珍珠的色泽,绣着绝美的花样。严凡最喜欢的一个是牡丹花样,另一个是茶花花样,其他两个女生当参谋说茶花更适合严凡的气质,可是严凡私心里还是喜欢那双花纹繁复的牡丹图样。拿在手里一时也没有了决断。: H/ ]/ e# h. K! G
苏晶晶和方茗然也很喜欢,但是阿婆说最大的只有三十六码,惹得两个女生惋惜加不满:又不是旧社会,不裹脚哪里有那么多小脚的女生?!
7 q& x) E& E6 m( ]* }+ m& G. B0 ?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严凡的脚恰好是三十六码的,可是最后还是放下没买。也和苏晶晶跟方茗然一样买了一些普洱茶回去也算是不无收获。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3 c! {- @0 G3 U: `( \
苏晶晶问她怎么没买,明明是那么漂亮的鞋子。
9 M4 C- D7 p9 j& }9 Y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严凡只是笑着说:“价钱也漂亮得很呐!”确实,这样的鞋子并没有什么机会穿上,可是却比中等品牌的高跟鞋还要贵。买回来也实在不划算,可是苏晶晶还是觉得自己不买主要是因为她三十八码的“大脚”,如果自己能穿,就算是一个月吃泡面也要把鞋子买下来。yayabay.com/ z0 N( z- L- s
其实严凡只是不喜欢这样的选择题目,选择了一个,以后可能会后悔,甚至因为得不到而觉得另一个原本更好。与其以后烦恼,她宁愿一个也不选,转过头也就淡忘在脑后,何必自寻烦恼?
" C2 j$ p! `1 ^+ F" T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最后来到了聂耳故居,很有民国时期特色的房子,灰瓦白墙,朱红色的大门和家具。桌子上的朱漆都被擦拭得发亮,几乎可以映照出人影。一面木质的墙面上挂着一些相框,黑白的色彩映照着那个意气风发的年代。年轻的,儒雅的男子眼里有着熠熠的光泽。就是这个看上去略显得腼腆的年轻人,创造了那样慷慨激昂的《义勇军进行曲》。随即严凡想到萧宁何,这样有气质的一个人在成为艺术家之前竟然是个医生,可是看到他认真的样子时也不得不承认,如果他现在真是个医生,也一定已经是业界翘楚了。
- q2 U- p9 b! ?! L" }; m3 A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他们在附近找了个馆子吃晚饭,可是到了点菜的时候才发现这里只买米线,菜单上的东西只不过是辅料不同。几个人都饿了叫了大碗,结果上了桌才发现这样的大碗是真正的实惠,大得简直可以把整张脸都埋进去。
% G  ?9 i/ s% E0 h" j2 R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米线晶莹纯白,细滑好吃,酱牛肉十分入味,就连香菜都翠绿可爱,香气扑鼻。一行人都吃得十分过瘾,连女生都不顾什么淑女仪态狼吞虎咽如同在吃日本拉面。严凡因为胃不好才吃得慢,相比之下萧宁何的吃饭姿态就十分凸出,如同优雅贵族,不急不缓几乎没有发出任何声响。上次在一起的吃饭的时候严凡就发现他吃饭的时候不怎么讲话,神情也不算多专注,只是表情平淡。yayabay.com3 y( R" h( Z. g2 L$ z
回到住处,严凡正要开门,萧宁何叫住她把一个用白色软纸包着的东西递给她。
: e3 ~. N2 N2 D' u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这是什么?”
$ `$ g2 n! e# E4 H7 s" I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进门再看。”
7 I1 F: n" C3 e1 K' y1 N严凡走到玄关,连鞋子都没脱就解开了细绳,竟然是一双绣花鞋。而且是牡丹刺绣的那一双,他并没有选大家都认为适合她的茶花图案。严凡的手慢慢用力,那大团的白色的软纸就沙沙地皱起来。心里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可是身体已经早一步做出行动,她用力地拉开门,跑过去敲萧宁何的房门。华人论坛" u, E! v& W2 @" [8 W9 e
坐在萧宁何房间唯一的一张椅子上,严凡还是呼吸急促,直到萧宁何倒了水给她问她:“怎么了?”
, G( t6 M- o1 r8 I+ Qyayabay.com严凡不说话,把东西往柜子上重重地一放,“这个我不能收下。”
“不过是一双鞋子。”萧宁何慢慢悠悠地坐在床上,右手揉着额角。
# M# y1 v- P7 c/ W1 m. d$ u7 R: l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这么轻描淡写的态度倒是显得严凡小气了,她也没了底气“哦”了一声,想想还是觉得不妥,“要不我把钱算给你吧,就算是你替我买的。”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 V# e& g8 s, M- N
萧宁何没说话,严凡把钱包拿出来的时候,萧宁何又开口了:“算了,我回去送给我妈好了。”一句话冲得严凡心里也不舒服,可是毕竟是自己不识好歹,然而这样的“好”严凡宁愿装作不知道。“没别的事儿的话就早点休息,明天还要坐车去镇上。”
5 }3 u7 |" I1 T( U0 ?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于是第二天在路上,严凡和萧宁何都是异常的沉默。半路上一直阴沉的天空开始下雨,豆大的雨点敲打在玻璃窗上,车里更加潮湿憋闷。大巴车比之前的那辆破旧很多,幸好严凡带来的都是裤装、T-shirt之类。苏晶晶带的却都是裙装,一色的雪纺薄纱,坐在这带着异味的破旧座椅上如同落难公主,狼狈不堪。
; @) |3 i( @, p* L6 {yayabay.com一路颠簸之后车子停在一个小小的路口,司机招呼着:“下车啦!下车啦!”
0 {" A1 `9 H3 r$ g) D# h+ ]yayabay.com严凡的反应最迅速,或许是迫不及待地想离开这个抑郁的环境,她几乎是立刻拿起旅行袋就往门口走。
' u. c& I; o# e' C! t' G: M6 ]“啊!”短促的尖叫声过后,严凡坐在地上。原来刚刚下雨之后低洼处积了不少水,车就刚好停在水洼旁边,她一时没有注意,一脚就踏了下去。谁知道倒霉的事儿还接二连三地发生,先是民宿的客房只剩下三间,情侣们又不愿意分开,于是她只能和萧宁何共处一室。然后是洗澡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衣服全部湿掉,只剩下那条包在塑料袋里的裙子还是干净的。, a7 G0 B% E- P
裙子很长,腰部是系带子的,她索性把裙子拉高到胸前当成连衣裙。洗澡的地方是公用的,木门也不是关着的,而是以一个取巧的角度固定住,无论是从左右哪边经过都不会看到里面,可是她还是洗得胆战心惊。裙子是穿好了,可是却和想象的相差很多,所以她迟迟没走出去。木板被敲响的时候吓了她一跳,以为是方茗然催她,可是走出去才发现外面竟然是周宇,低头看了她一眼,也没什么多余的表情,却在错身而过的时候说:“如果不方便就和我换房间。”
& U6 \1 Z/ q& b$ ?2 T7 s! ]- I1 R; ^3 J华人论坛“呃……谢谢。”除了这个严凡惊讶得不知道说什么。
# L2 U. a7 |* b5 x0 H- W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不客气。”周宇还是一副淡淡然的样子,忽然露出一个微笑,“就算是为了张浩。”
云南,罂粟红(九)
$ N/ l- Z( b8 f) J+ O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他们的客房在二楼,民宿的主要建筑材料是木头和竹子,穿着一次性拖鞋走在上面似乎还能感觉到木头的触感,有吱嘎的细微声响。屋子的中央有突兀的柱子,上面雕刻着抽象的黑色图腾。严凡有点出神的看着,直到萧宁何在她身后说:“床上有新的衬衫,给你穿。”- v' h. o; g- `$ w, {3 k
其实严凡的肩线很漂亮,肩胛骨线条明晰,穿着白色裙子更加显得肤色如雪。严凡乖乖地走过去把衬衫套在身上,袖子太长像是水袖,她甩着袖子说:“我一会儿去跟周宇换房。”) v, E, T! |4 `4 Y6 ~5 |: o8 |
萧宁何没有异议地说“好”,反而让严凡觉得自己实在是太过分,一直挥霍着他的体贴和温柔却不愿意靠近一步,还不断地去伤害。她找不到原因,于是只好远远地躲开避免更多的伤害。
. x, d* v7 J% K8 U- Z% ^0 J% Z苏晶晶显得不是很愿意这样的安排,对严凡并不如之前那样热情,天一黑镇子也安静下来,房间里是小小的电灯泡。晚上睡觉的时候听见有蚊子“嗡嗡”叫,耳边不得清净睡得很不安稳。屋子本来有很清凉的风,可是越睡就越觉得燥热。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1 J* A9 r/ |( Y: G+ h. V$ w
苏晶晶听到严凡的呻吟才发现她发烧了,起来去敲萧宁何的房门。翻遍了几个人的行李才找到一小板感冒药,折腾了一晚上最后苏晶晶去周宇那边睡了,留下萧宁何守着。严凡嘴里说着很多令人心痛的“对不起”,萧宁何捋起贴在她脸上的头发,缠着指头上柔软而温情。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 L- d: |. |' O: @
“你对不起什么呢?”他更多的只是自言自语,并没有指望她回答。可是她却在昏迷之中说:“我喜欢你…………相信我好不好?求你!求求你!不要不理我……”严凡的情绪是前所未见的激动,绝望笼罩着她,萧宁何把手放在她攥紧的手心里,然后严凡忽然就沉静下来,叹了口气说:“你原谅我了么?”, \4 {/ j6 ]. N$ f; B
萧宁何用力紧了一下手指,严凡仿佛得到了承诺,终于乖乖地睡去。
3 {0 M2 l3 c$ f华人论坛雨下了一整夜,第二天早上天空都是灰沉沉的,窗外是细密的雨帘,让人有遗世独立的感觉。严凡醒过来就对上了萧宁何的眼睛,棕色的漂亮眼珠,密密的长睫毛,甚至还有点翘,可是眼底淡淡的青黑还是透露出倦意。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9 ^& l4 |  I; f+ s; |  W, n) N2 i
“你怎么在这儿?”出口的声音低哑得吓人。
萧宁何给她倒了温水,才说:“你昨天晚上发烧。”
; u$ A3 E% y9 \" i% y华人论坛“对不起。”
2 E9 p! T, w1 X: W2 Wyayabay.com萧宁何莞尔:“你生病又不是你愿意的,而且受罪的也是你,你为什么还要说对不起?”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 r& N+ B# c. P4 D6 b, \. W/ q
严凡低头喝了口水垂下视线才说:“不是因为这个,是昨天的事儿,对不起。”
8 G5 |8 q- b- jyayabay.com萧宁何笑了一下,晨光熹微里干净而英俊,“说了你可能不信,可是你昨天晚上说过了。”
; B8 b  z3 d; E- G0 _1 q! eyayabay.com“昨晚?”严凡侧头想了一下,笑了一下,那个表情或许不能称之为笑容,因为它苍白得几乎不能盛载一丝丝的情意。“不是的,昨晚我说的不是对你。”意外的严凡陈述着事实,心中平静如同结冰的湖面,而上面呼呼划过的都是一幕幕飞逝的侧影,如同往事。yayabay.com0 t( D" x- U7 Z/ y% N' C! y
萧宁何并不问她是对谁说的,只是默默无语。这一刻除了雨声竟然连衣服的褶皱声都可以听到。“我去给你找点吃的,热粥好不好?”刚站起身却被严凡抓住了衣角:“我不饿,听我讲故事好不好?”
0 C1 X: [5 n9 u: S& V“吃些东西再讲,反正这个天气是不会允许我出去的。”萧宁何无可奈何地耸耸肩膀,滑稽的样子像是在说:“我跑不掉的!”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7 i+ |# T  r! e9 |* [
严凡喝了半碗就不喝了,可最后还是被萧宁何逼着喝完的,然后坐在床边靠在床头说:“嗯,好了,讲故事吧!”果然是“听”故事,因为他完全闭上了眼睛,只贡献出耳朵来“听”。/ A) y) ^* X" t# D5 v
“我昨天做了个梦,梦里我还是六年前的样子,梦到郑泽同。郑泽同是林绯的男朋友,念高三。那个时候我们三个每天都在一起,去画室,回家,出去郊游。我一直以为那是我最美的时光,现在也是。”那些有着漂亮色彩的时光如同被镶嵌在心版上,历历在目却只是痕迹,没有温度。严凡的脸上是小小的甜蜜,如同做着棉花糖一样甜甜软软的梦。
我不爱,紫红(一)
/ |6 ~- Z8 h* U: I+ Y* g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你还记得我说过林绯是我最好的朋友吗?嗯,她真的是我最好的朋友,可是也许对于她,我并不是这样的。因为在她死前的一个月她都没有跟我说过一句话。”
0 `  u" n/ x2 H, k' w1 T( K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从那个炎热得睁不开眼睛的下午开始。林绯看见郑泽同的手按在严凡的肩膀上,而她站在树荫外的阳光下。她并没有怀疑什么,还是笑着跑过来,眼睛如同一弯新月,亮得惊人。“你们俩都吃完了么?这么快,也不等等我!”说着就极其自然地把手臂挂在郑泽同的臂弯里。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2 t! W/ n- Q* x; v
那天郑泽同明显的心不在焉,眼神不住地往严凡的方向瞟,林绯却如同讨主人喜欢的小猫,不厌其烦地唤他:“泽同!泽同!”郑泽同只要略微低头就可以看见林绯即将哭泣的焦急样子,可是他只是默默走开了。yayabay.com8 Q- R4 ~( G' Y; c) j+ B
“林绯?”严凡走过去触碰林绯的手臂,林绯没有推开她的手,可是下一秒却转身走开,而那只悬在空气中的手立刻无所依傍。空气似乎都在这一刻由炎热变为冰冷。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 d! F; o8 H8 T: b0 S% {
放学的时候楼下只有郑泽同一个人站在那里等着,严凡故意比平时迟了一些出去。假装坐在座位上看书,也不记得是数学还是化学了,书页被她翻得哗哗响,可是她一个字都没有看进去。女孩子很微妙的心理,别扭的试探,不愿意自己主动争取,却想知道林绯的态度。教室里还有几个人在自习,沈然经过她的位置的时候敲她的桌角,“该去画室了,不然就迟到了。”yayabay.com$ i% Z$ y/ k& j  I! p
“哦。”严凡的第一个动作就是跑到窗前往下看,操场上早已经是空无一人。: _! G$ `2 Z$ l  V: ?
回过头,看见沈然已经走到门口了。她迟疑了一下还是说:“沈然,你一会儿去画室替我请个假吧!说我不太舒服今天回家了。”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5 p8 I  ^! ~4 H9 H
第二天严凡去了四楼,可是林绯并不在。学校为了即将开始的英语奥林匹克竞赛开始了晚上的强化补习,严凡自然也在其列,晚上就不再去画室画画了。可是她还是每天会去教学楼的四楼看着篮球场上的男孩子拼抢厮杀,汗流浃背地挥洒青春。天空仍旧是一样空澈的蓝色,只是身边没有别人的,只剩下她自己。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海外华人 yayabay.com 全球华人; `& a! X/ U# s: t: ?. n
她对萧宁何说:“其实我从小就没什么朋友的,不讨人喜欢,又不会说话。和林绯在一起的话,这些就都不用考虑了。当人有了朋友之后就会开始变得贪心,不能接受自己一个人的生活方式。我终于还是妥协了,去找林绯,她看着我满眼的冷漠,她说就当没有过我这个朋友,以后相见都不必再打招呼了。我求她,求她不要不理我。可是没用,她一定以为我是个坏人,竟然和她的男朋友在一起。”
严凡说到这里有些哽咽,可是她还是努力地想把自己的想法说清楚:“那个时候我知道,即使是心里想的,即使没有说出口,错的还是错的。我不知不觉地喜欢和郑泽同在一起,喜欢听他吹口琴,喜欢看他不打架的时候像孩子一样的笑容。这些都是我心底最隐秘的秘密,就像小孩子的秘密宝盒,即使是最要好的玩伴也不愿意分享。只等物是人非的时候才拿出来怀念。”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0 s: ?' f* }+ C$ ]8 B' i
萧宁何一直很安静,安静得让严凡以为他是睡着了,在严凡的故事告一段落之后却忽然出声:“可是你却不能控制别人怎么想。那个郑泽同……喜欢你吧。”这不是个疑问句,萧宁何似是肯定地在说那个少年的心事。
1 J+ K" G( W$ Fyayabay.com“是啊,我其实很早就见过他,在篮球场上,他是球风最凌厉的一个。我常常一个人站在走廊的窗边看他打球。后来他成了林绯的男朋友我才知道他是谁。我觉得他们俩在一起真是太好了,都是我喜欢的人呢!”
/ z- V2 d1 t0 s; n& C6 J. R' B( @$ P' N她幽幽地叹了口气说:“我却不知道当自己看着窗外风景的时候,窗外的人却在看我。”
: Y+ c6 m, x% g3 m+ E6 U林绯的张扬作风加上郑泽同的“名望”,在严凡以为生活并没有什么不同的时候,周围的人早已经把她列为了异类。慢慢地学校里流传出她得罪林绯的传言,然后就是一件接一件的校园排挤。严凡可以告诉父母或者老师,可是她却什么都没做,只是任凭她们乱画她的课本,弄走她的椅子。当她们看到她的无动于衷,她的身上就会时不时地出现一些青紫的掐痕。yayabay.com  d1 ^% e0 S  ^
“那是一种很奇怪的撒娇心态,觉得可能下一次被欺负的时候,林绯就会来救她。可是最后她还是没来……”
2 F8 _+ ], {1 l" U8 K/ C6 a全球华人的自由讨论天地 最后一次被几个女生欺负是在厕所里,她们把她堵在最靠里的那个隔间,把一整桶的冷水浇在她身上。等上课铃响起她们才离开,严凡木然地从里面走出来,外面的洗漱间是公用的,这时候整间水房有空旷的滴水声在耳边“嘀嗒”“嘀嗒”。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 y" x2 j8 B* e1 O
严凡低着头几乎不敢看墙上的那面大镜子,只怕一看就要哭出来。身体冰冷,可是眼底热得烫人。原来林绯是真的不会再理她了,她认知了这个事实,终于不能继续假装坚强下去,开始哭泣。因为知道没有人理会所以更加肆意,哭声回荡在镶着瓷砖的水房里与水声一起呜咽。
也不知道哭了多久,只觉得浑身都软绵绵得没有力气,身体也越来越冷。最后都想不起来自己是为了什么哭,是因为伤心还是因为衣服贴在身上很难受。站不住索性坐在地上哭,后来看到门口的光影变化知道是有人进来了,可是不管“TA”是男是女只要不多管闲事,让她在这里哭个痛快就好了。
5 j" x' V4 q$ D9 ?yayabay.com可是脚步在开始的短暂停滞后就直直地朝她走过来,然后一双有力的手把她拉起来,几乎是半抱着的。熟悉的力道,熟悉的气息,“怎么了?”
! a& X4 T+ G$ X1 ~' t% }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他问她怎么了?!郑泽同异常温柔的轻语掀起了严凡心里所有的委屈,如果不是他,不是他那天说的那些话,林绯和她一定还是最好的朋友!如果不是他,林绯一定不会这样讨厌她!yayabay.com; m# q' s, P$ |' F- j' h
有太多的话想说,可是却乱成一团说不出口,“都怪你!都怪你!讨厌你!恨死你了!”严凡挣扎着想离他远一点,可是那双有力的手却倏地一紧就把她锁在他的胸前。
2 G% ~0 _" e) N华人论坛,  股坛,马里兰,佛吉尼亚,中餐, 華人, 黄页, 北美华人, 海外华人, 海外论坛, 马里兰, 海外小说网, insurance, hotels, auto, rental, mortgage, travel, credit, refinance, extended stay, film, computer, stocks, furniture, loans, doctor, lawyer“我跟林绯不是你想的那样!”他一吼倒是吓了严凡一跳,眼泪还挂在睫毛上,上不上下不下的,小鹿一样无辜地看着他,鼻头也红红的。郑泽同无奈地叹口气,“我喜欢的是那个每天站在二楼的窗前看我打球的女孩子,可是我不知道 怎么样才能接近她,然后林绯就出现了。我以为认识你之后我就不会因为好奇而注意你,可是谁知道却越来越不能抗拒!”他说话语速很快,严凡听得懵了,郑泽同这时却忽然俯下脸,亲吻她。
0 v4 |) M+ L3 \0 {' o5 g“郑泽同!”就在他的气息离她极近极近的时刻,一个月没有再听过的声音忽然出现了。严凡腰上的力道一送,她就离开了他的怀抱,侧脸就偏偏撞上镜子里少女的样子——一双秋水眸子眼波流转,波光欲流,脸颊上有可疑的红晕,一切的一切都那么呼之欲出。
嗯………………清水中………………之后会有H………………+ X- o8 s+ s- K  q4 C5 ^0 t
但是大家不要太着急。。。
但是为什么这样冷清呢?我要鲜花!!!帖子数量啊………………
看了2页,都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耐心地想想好了。。。。。。这个文有点悬疑。。。。。yayabay.com7 _$ t% y1 g" \- m" P/ b4 Y  q

- I# C2 D$ n' K- z0 a华人论坛每10个留言,我就更一次。。。。
我咋觉得这文是女主有点自虐呢。很压抑的感觉。
喜欢这种风格,好文,值得欣赏!
话说女主是有点自虐的。。。至于原因大家应该大致看出来了,就是因为她年少时期的爱情与友谊的冲突。所以她后来的生活一直都是不自觉地在赎罪,甚至不再认为可以拥有幸福。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