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21世纪了,美国竟然还能找到这样一帮奴才,这么死心塌地的一帮奴才

王小东:时代病相——精英们怎样营造“活地狱”

2012-10-18 07:19 王小东 《中国不高兴》


核心提示:谁让你贴的?看着他们对美国洋主子忠心到这种程度,我真的是非常钦佩美国,时至21世纪了,美国竟然还能找到这样一帮奴才,这么死心塌地的一帮奴才。

媒体精英为什么这样卑贱

我们时代的病相很多,最突出的有两个问题:一个问题是精英腐朽对于我们国家凝聚力的巨大损害;另一个问题是思想界、文化界、新闻界知识分子精英的逆向种族主义倾向有时候达到了一种非常可怕的地步。一些大学教师、新闻工作者、文艺工作者等等,像发疯一样仇视我们自己的国家。

当然他们是有一些理由的,历史的,现实的。但是有一些理由也不能就此认为发疯就是对的,发疯是病,病就是病。也许你的疯病有理由,是别人害的,比如说让人踹了一脚,或脑袋让人打了一闷棍了,脑子出毛病了,但是脑子出毛病,你别认定你没病,还照样出来祸害吧?这种“时代精神”的病理性表现,可以说有无数的例子,先举一个艾滋女的例子。

这个故事已是2004年夏天的事了。武汉某大学女学生朱力亚被她的巴哈马籍留学生男友马浪感染上了艾滋病。这个外国人在被检查出艾滋病而被遣送回国之前,仍旧不采取任何安全措施而跟她发生了性关系。当她得知自己患有艾滋病时,那个外国人已离开中国,不知死活了。最后是他所在国的驻中国使馆工作人员找到朱力亚告诉她实情的,从此朱力亚失去了一个正常女孩应有的正常生活。另外还要交待一句的是,这个外国人还和多名中国女孩发生过性关系,让多名中国女孩感染上了艾滋病。

故事如果仅仅到此,我们可以说这只是一个个人的悲剧,我们可以很同情受害者朱力亚,问题是,后来中国的主流媒体大规模介入了。中央电视台王志的《面对面》节目花了两期来访谈朱力亚,《南方人物周刊》等主流媒体也做了大规模报道,一些专家学者也粉墨登场,热评此事。他们是怎样向观众和读者解读这件事的呢?照我这种没有多少“文化”的人的想法:首先,应该警告花季少女们注意防止艾滋病;其次,应该严厉谴责这个明知自己有艾滋病却故意传染给中国女孩的外国“杀人犯”;再次,应该问一问,我们中国和其他一些国家,如美国,好像是有法律惩治明知自己有艾滋病而故意传染别人的罪犯的,为什么对于这个外国人只是遣送而已?像我这种“爱商”很低的人,怎么也看不出这个明知自己有艾滋病却连个套都不愿意戴,就和朱力亚发生性关系(我认为实在没法说这叫“做爱”)的外国人和她之间有什么“爱情”可言。当然了,也许朱力亚这边是有“爱情”的,但在知道了那个外国流氓如此残害她的生命之后,还在那里“爱”得如此炫然,在我看来这只能说是一种病态,一种人格扭曲。然而我们的媒体的大部分采访和炒作的内容却是关于朱力亚和马浪之间的“爱情”。司马平邦在自己的博客中非常准确地指出,这是“中国媒体的集体性诲淫诲盗”,他的这篇博文写得很精彩,我引用在此:

朱说,虽然马浪给她带来了艾滋病,让她即将过早地离开人世,但她仍然爱着这个巴哈巴帅小伙,而中国的媒体们,则抬着这个爱情至上的女孩的轿子,高声赞美着这个好不容易发现的“艾滋爱情”。间中,还有一些朱力亚对中国现状的抱怨,抱怨什么呢?社会因为她大胆公开了自己的艾滋女身份而不再那么自在地接受她,她不能入党了,还假设如果在美国,一定不会这样,美国多好啊!艾滋病患者可以享受一个正常人的生活。……我也不知中国的媒体们怎么了。不,首先是中国的姑娘们怎么了?爱一个给自己带来艾滋病的外国人,而且这个外国人之前已经知道自己也是个艾滋病病毒携带者,而没有在两人的性关系中采取保护措施,这种良知沦丧的无耻之徒居然得到了一位中国大学的女高才生(朱的外语水平很高,让她得以被马浪泡上)如此执着和不要命的爱,中国女孩的爱情居然这样廉价,我看到在马浪消失后,朱力亚还在念念不忘地想着马浪的好,还在单相思一样地说只爱这个男人,没有一点儿恨,而我亦听说,就是这个巴哈马浪子已经给6个朱力亚这样的女孩传染上了艾滋病病毒。

把对一个恶棍中了心魔一样的迷恋当成“爱”来粉饰,让我相信《色.戒》在中国人群里确实大有人缘,张爱玲说征服女人最好的办法通过阴道,我不知朱力亚是不是受到这样的蛊惑,而且似乎也不应以这样阴暗语句的形容来讲一个女人,但这个朱力亚确实让我想到了汤唯出演的王佳芝。我对王佳芝的概括只有一个字:贱。疯了一样爱一个恶棍,因而被生活抛弃,你不要再去找什么别的原因,你得到的一切可怕后果都是活该的。阿弥陀佛,但我佛慈悲亦惩恶啊!

其次,中国媒体们怎么了?无论是XXTV,还是《N方人物周刊》(又是南方系),把一个公共新闻媒体的社会良知降低到一个如此地步,把一个带着明显犯罪色彩的社会事件包装成另一个浪漫色彩的人性故事来讲述,这就是蒙骗大众,我耐心地看完网上的相关采访,既没看到记者对朱力亚经历的如此荒谬弱智爱情的质问,也没有对观众、读者的提醒,他们似乎真的被这样一个如美丽的大烟花一样美丽(其实如邪恶的海洛因一样邪恶)的故事所征服了。滥情至此,让人恶心!媒体是无知呢,还是别有用心?谁让朱力亚感染了艾滋病?马浪是否相当于杀人凶手?凶手是不是要缉拿归案以命抵命?这是不是一件杀人案?如果被害人说“我爱这个凶手”,法律部门就该放弃诉讼的权力?而新闻媒体就要不遗余力地去把这件杀人案描写成当代版的“罗密欧与朱丽叶”?我不知道中国法律对有意向别人传染艾滋病或者其他传染病有什么样的定罪法则,但我相信,这样的人肯定是在犯罪,而我更认为那些身受其害却不自觉,反而绘声绘色把这桩罪案包装,讲给别人的“受害者”也一样有罪,而让这样的罪犯再去误导不知情者的传播者(媒体)也一样有罪,罪同窝藏案犯。我对朱力亚顽强的生命力和固执的爱情观不得不表示佩服,但对她的糊涂(是糊涂吗?我也可以把她的这种炫耀式爱情当成变态的报复社会和协同杀人)更表示愤怒,同时,亦对卷入此事件报道中无病呻吟过的中国媒体表示极大的鄙视!你们知道这样的报道又会让多少无知女孩重走朱力亚之路吗?

再次,中国的法律怎么了?到现在,我还没发现相关法律部门介入此事(朱肯定是没有提起对巴哈马混蛋的诉讼,但作为公共部分存在的中国法律部门应有主张权力的机会)的记录。很遗憾!巴哈马,一个弹丸小国的一个在中国领土上散播艾滋病毒王八蛋公民的所作所为与当年日本鬼子在哈尔滨平房区制造细菌武器有什么区别吗?中国的法律是不是因为他是个外国人,就可以放过这样一个罪犯?外国人在中国领土上到底还要享受多长时间这样的特权——泡中国女人?!这件事让我们可以重新反思国家对外籍公民在中国领土上享受到的那些太多的优惠政策。中国人当中或者有一些命贱如斯的女人,难道中国法律的尊严也贱到这样,可以随意践踏?

我很难过地看到,当一个中国女演员因为出演一部为汉奸唱人性赞美诗的电影被封杀后,一群无聊的北京法律工作者矫情非常地跳出来想替之出头,却看不到一个向中国公民身上传染了艾滋病毒之后溜之大吉的小国恶棍,居然没有任何一个法律工作者会向他发出任何一声愤怒,倒是由我们的国家电视渠道向这个恶棍隔江唱起后庭花!我想,这个中文名叫马浪的艾滋病王八蛋最后也一定不会有什么好结果,必死无疑,但我很怀疑这个人临死之前是不是真的很痛苦,因为按一个纯粹恶棍的逻辑,他的几年中国之行真的很够本,不但玩了中国女人,也“强奸”了这个国家的主流媒体,并且被他“强奸”的对象们还不停地乞求着,再“强奸”我们一次吧!这是我们经历最爽的、最人性的“强奸”了,这就是爱啊!
我几年前就看到了这个艾滋女生事件,我的第一个反应就是痛感到一个“贱”字,太贱了!中国的女孩怎么会这么贱?中国的媒体怎么会这么贱?中国的知识分子怎么会这么贱?中国到底怎么了?我真正痛感,崇洋媚外可以招来杀身之祸,崇洋媚外可以杀人,崇洋媚外正在把更多无知的中国花季少女送上患上了艾滋病的外国流氓肮脏的床,崇洋媚外可以是血淋淋的!朱力亚,这个被媒体和无数网民追捧的不幸女人既是被害者,又在诱杀别的和她相仿的女孩子。司马平邦先生质疑得对:“是糊涂吗?我也可以把她的这种炫耀式爱情当成变态的报复社会和协同杀人。”这是一件不小的事,但我当时实在太忙了,有那么多的事情做不过来,实在是“有心杀贼,无力回天”,因此以前也只做过一个简短的发言,没有深入做下去。我跟司马平邦提到了这件事,希望他能够做一做,后来他做了。但2008年中国的事情太多了,2008年世界的事情也太多了,还是把这件事淹没了,然而这件事绝不应该被忽略过去。听说最近又有几位女大学生步了朱力亚的后尘,被外国人感染了艾滋病,年轻的生命就此葬送。我感到前几年没有尽到自己的责任,所以借这个机会把这件事再提出来说一说。

装蒜的逆向种族主义还要猖獗多久

另外还有一个外嫁女的例子。这个外嫁女网名叫“玉清心”,写了一篇题为《德国人“刻板”背后的诚信和善良》的帖子,我引用其中的一段:

德国人的刻板在世界上是出了名的,刻板地恪守法律和秩序。干什么都十分认真,凡是有明文规定的,大都会自觉遵守;凡是明确禁止的,大概没人会去碰它。常说德国人的一个笑话:在德国的马路上,如果红绿灯失灵了,行人会在马路上一直等下去,等修好了再过马路。

从网上看到,美国人买软件,如果家里有两台电脑,就花钱买两个软件。我问周围的德国人,你们也是吗?他们回答:“是啊,你们不是吗?”几年前为适应宽带网络运行,家里更新了一台新电脑,同时花了100欧元买了软件(windowsXP)。得知我买了正版的软件盘,周围的中国人都来借,借来借去最后借没了。后来自己的电脑被病毒袭垮,需要重新安装运行程序的时候,只得厚着脸皮向熟人借盘。

中国人的圈子里,告诉我手里倒是有,还有普通和专业两种版本,但都是从中国大陆带过来的,10元人民币从小贩那买来的,肯定是盗版盘,所以保不齐有病毒或什么其他毛病。

再花上100欧元去买安装盘有点冤枉,又不敢向认识的德国人张口,知道十有八九会遭回绝。先生说,试试吧,跟孩子借借看。我听他在电话里讲我的“过失”,解释借东西的原因。撂下电话后,先生告诉我,不行!儿子说,一份软件就配一台电脑来的,这是消费原则。最后遇到一位电脑高手,帮我清除了病毒,恢复了运行,才算暂时免了软件盘的麻烦。

当时我的这个难题在电话里说给了大陆的亲朋,后来居然成了笑柄,电话那头的中国人,没有一个不笑话这边的德国人的,认为德国佬刻板得有点儿不通人情了,算傻到家了。

这个帖子明显是胡编乱造。可以看得出,她对于一些基本常识都不了解,就敢胡说八道忽悠人,真叫人恶心。我只说两点。其一,一群德国交通信号专家在中德两国专家参加的会议上说过:德国行人等候红灯的时间不能超过47秒,否则一定抢行。他们认为中国的红灯时间太长了,谁都受不了,所以行人抢行很正常,实际上恰恰是中国的行人太老实了,才能等这么长时间。其二,买正版windowsXP,只要有证书,盘丢失了是可以再去微软讨要的。再有,既然是正版windowsXP,现在都需要激活,别人借去是用不了的,(可以算号破解,但也就相当于一个盗版盘了,盗版盘这么便宜,谁会去借她的?)不像盗版盘,是破解了的,所以谁借去都可以用。文章作者连这个都不知道,应该是从未用过正版软件的(预装的另说,但绝不可能是花了什么100欧元买的,而且预装盘别人借去也没用),又缺乏知识——当然还有一种可能性,那就是德国店家卖给她的就是破解了的盗版盘,所以谁借去都可以用,而她被骗了。我没有资格评论德国人究竟是不是诚信和善良,但这篇文章我能看出来胡说八道的部分,使得我对于她所有的话都很难相信。这个女人在这里装什么蒜啊!编这种胡言乱语出来骗人,真不知道是什么动机。可惜的是,网上有很多很多类似的关于外国是“君子国”的所谓“纪实”观感,而很多中国人还真相信这些鬼话。我当然知道中国的不诚信现象很多,但我以为,这种丑恶的逆向种族主义忽悠绝不能帮我们改掉自己的毛病,恰恰相反,它让很多中国人觉得自己既然是下贱的一群,就一直下贱下去好了。

我写了个帖子,讲美国把驻扎在伊拉克的第三步兵师第一旅调回美国本土,这是美国多年来第一次在本土部署作战部队。根据美国《陆军时报》的报道,这次军队调换的任务之一是防止国内老百姓发生骚乱,当然还得说点其他任务,如反恐之类。但是美国老百姓普遍认为这是镇压老百姓的,舆论哗然。有人说拿起枪跟他们干,有人说我要跑到山洞里面,反正你们逮不到拉登,也逮不到我。其实我没有一点讽刺的意思,我倒觉得美国老百姓挺可爱的,他们对国家强权保持这么高的警惕的确是一个优点。也许可能在国家要集中做一些事的时候,这种警惕可能有一点掣肘的妨碍,但对于这种独立和自由的精神,我是挺尊敬的。我贴了这么一个帖子,一点没有嘲笑美国人的意思,可马上就有人蹿上来了,他贴了一个不相干的东西,讲英国伦敦奥运会比北京奥运会怎么好法,说伦敦奥运会把钱都花在大众健身上面了,说北京弄的都是虚假的。这个话可能是对的,但是跟我的主帖有关系吗?为什么上来贴这个帖子呢?他是觉得你说了美国坏话了,我一定给你找回来,人家就是好。美国做什么东西都是对的,美国就是太伟大了,不管怎样美国还是太伟大了!

这不是一件小事。从某种程度讲,这些例子表明中国这个国家、这个民族处于危险当中。我们不能过分强调说老百姓跟这群知识分子不一样,80后跟他们不一样。我也看到了一方面老百姓跟他们不一样,80后有自己独特的思想,但是另一方面,他们也是很容易受这些人左右的,受权威、老师左右的。

我曾经想写篇关于“洋奴和家奴都是奴”的文章,针砭一下中国一些知识分子的奴性心态。中国的一些知识分子不想当家奴了,他们认为家里的主子都是坏蛋,“文革”什么的伤透了他们的心。可是他们当惯了奴隶,非得另外找一个主子不行,于是又找到洋主子了。他们还真不像美国人,如前所述,美国人民表现出来的态度是洋奴家奴都不当,这点我很尊敬美国人民。但是中国这帮知识分子非得当奴不可,不当家奴就当洋奴,现在是选择了当洋奴,这对中国是非常危险的一件事。他们远比美国人民更忠于美国强权。美国强权在全世界都找不到比这帮中国知识分子更忠于它的人群了。从国际格局的角度说,我们必须看到这一点是美国的长处。我们讲中美比较的时候,我们必须意识到美国在软力量上比中国强太多了。我非常羡慕美国能有这么多效忠它的中国精英。从根本上讲,这根源于中国知识分子的奴性心态,他们得要一个主子,对家里人,对中国主子失望以后,就非得找一个洋主子。为了自己心安理得,他们把美国洋主子理想化了。如果你说他们的洋主子一个“不”字,他就要跟你玩命。其实很多话不是我们说的,是美国人自己说的,我只不过是贴到了自己的博客里,那他都不干了,他要跟我玩命:

谁让你贴的?看着他们对美国洋主子忠心到这种程度,我真的是非常钦佩美国,时至21世纪了,美国竟然还能找到这样一帮奴才,这么死心塌地的一帮奴才。
王小东专栏(文章:36 人气:316073)

1955年12月生,著名学者,当代民族主义代表人物,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研究员、中国民族主义旗手。1982年毕业于北京大学...
专栏最新文章

    王小东:时代病相——精英们怎样营造“
    王小东:从揭穿甘地非暴力神话谈起
    王小东微博语录:评《人民日报》微博主
"我曾经想写篇关于“洋奴和家奴都是奴”的文章,针砭一下中国一些知识分子的奴性心态。中国的一些知识分子不想当家奴了,他们认为家里的主子都是坏蛋,“文革”什么的伤透了他们的心。可是他们当惯了奴隶,非得另外找一个主子不行,于是又找到洋主子了。他们还真不像美国人,如前所述,美国人民表现出来的态度是洋奴家奴都不当,这点我很尊敬美国人民。但是中国这帮知识分子非得当奴不可,不当家奴就当洋奴,现在是选择了当洋奴,这对中国是非常危险的一件事。


他们远比美国人民更忠于美国强权。美国强权在全世界都找不到比这帮中国知识分子更忠于它的人群了"
到天涯论坛逛逛就知道有多少奴才了,一批人整天骂政府骂国家,天天在叫嚣:美帝快来解放我们吧!
无法理解啊,现在崇洋媚外的人太多了,他们一边享受着祖国给他们的保护一边诋毁祖国,这样的人让人瞠目结舌啊,中国人都怎么了?
谢谢山东大汉,谢谢王小东。王小东这贴真是反映了我的心声。真的不知道中国现在怎么了,确切地说是中共咂这样了。汉奸如此猖狂,而中宣部的大老爷们都在干什么。
More examples: 不清除这些美狗,中国崛起难啊,在精神上就被人绞杀了:

杜建国微博语录:中国的某些媒体难道听命于华盛顿吗?

2012-10-19 14:27 杜建国 四月网 我要评论(5)
字号:小 大

核心提示:就在奥巴马强行征收(比禁止要恶劣)三一在美国的风电投资的时候,中国的媒体不但不出来为三一讨还公道,反而落井下石对三一展开了舆论围剿,大肆炒作“三 一深陷资金困局”“三一主营收入断崖式下降”“三一遭遇滑铁卢”等,尽管他们连三一集团和三一重工都分不清。中国的媒体,难道听命于华盛顿?

@杜建国微博:就在奥巴马强行征收(比禁止要恶劣)三一在美国的风电投资的时候,中国的媒体不但不出来为三一讨还公道,反而落井下石对三一展开了舆论围剿,大肆炒作“三一深陷资金困局”“三一主营收入断崖式下降”“三一遭遇滑铁卢”等,尽管他们连三一集团和三一重工都分不清。中国的媒体,难道听命于华盛顿?(10月18日15:20)

@杜建国微博:右边的,皇帝不急太监急。“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胡扯嘛//@韩和元:这种无赖企业死掉最好,太他妈民粹了。当初凯雷并购,他妈一口一个国家战略性产业,今天人家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他妈又泼皮了。这种杂碎企业就他们跟街头的流氓一个德性。(10月18日15:41)

@杜建国微博:回复@韩和元:正儿八经搞实业的资本家,总比你们这群美狗窃贼骗子黑帮强吧。//@韩和元:他不是资本家吗,你居然为资本家说话,难道你不怕毛腊来索你小命?(10月18日15:46)

@杜建国微博://@向文波:是有人在有组织的抹黑三一!如果国安部门能调查一下会有惊人发现!!(10月18日16:07)

@杜建国微博:赵总监,你们媒体的“所得”并不可靠。如理财周报称“三一重工负债高达394亿利息压力拖累业绩”,实际上,394亿是整个三一集团的,三一重工的只有205亿。媒体故意张冠李戴,居心何在?//@不短路电源:财务恶化是媒体根据三一重工自己公布的财务数据所得,跟华盛顿何干?无聊的联想(10月18日16:52)

@杜建国微博://@吕祥和:国内一些媒体一说“国进民退”,就眉飞色舞,仿佛他们是私企守护神。而当中国私企在国外遭受困难、需要支持时,他们又落井下石。他们到底要干什么?(10月18日22:00)
不知道这些人,也不知道这些事
绝不和进行人身攻击者争论,我的一条纪律。避免进行人身攻击的最简单方法是就事论事。
此民非彼民也,老鼠觉得从粮仓里偷东西太麻烦,要拿偷来的一袋粮食,把仍然半满的粮仓买下,拿半斤粮食雇了黄鼠狼吹喇叭,然后粮仓主人里有一堆真信了,觉得反正不是自己私囤里的,不知道将来修桥铺路没了官仓想要不从自己家摊派是不可能滴...
可能也是时代产物吧,在多元化的今天,出现不少多元化的......人?

如果学不会思考,学不会跳出自己的局限看事情,这些人也不过是一直瞎嚷嚷罢了。,对现实状态不满,要么改变自己要么改变环境,都做不到也就那样了,能有多大出息。
看不到我,谁都看不到我~~~~\(≧▽≦)/~
-----------------------------------
三千秋水尘不染,天下无双!
说来说去其实都是生意
说来说去其实都是生意
他们一边享受着祖国给他们的保护一边诋毁祖国,这样的人让人瞠目结舌啊,中国人都怎么了?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