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刚刚看了楼上推荐的叶广芩写的豆汁记,非常好,读完之后,唏嘘不已。
鲜花鸡蛋赠送记录

陆文夫的《美食家》,看完后对苏州小吃是何等的欣欣向往之啊~~~

摘录一些:

那时候,苏州有一家出名的面店叫作朱鸿兴,如今还开设在怡园的对面。至于朱鸿兴都有哪许多花式面点,如何美味等等我都不交待了,食谱里都有,算不了稀奇,只想把其中的吃法交待几笔。吃还有什么吃法吗?有的。同样的一碗面,各自都有不同的吃法,美食家对此是颇有研究的。比如说你向朱鸿兴的店堂里一坐:“喂(那时不叫同志)!来一碗××面。”跑堂的稍许一顿,跟着便大声叫喊:“来哉,××面一碗。”那跑堂的为什么要稍许一顿呢,他是在等待你吩咐吃法:硬面,烂面,宽汤,紧汤,拌面;重青(多放蒜叶),免青(不要放蒜叶),重油(多放点油),清淡点(少放油),重面轻浇(面多些,浇头少点),重浇轻面(浇头多,面少点),过桥——浇头不能盖在面碗上,要放在另外的一只盘子里,吃的时候用筷子搛过来,好像是通过一顶石拱桥才跑到你嘴里……如果是朱自冶向朱鸿兴的店堂里一坐,你就会听见那跑堂的喊出一连串的切口:“来哉,清炒虾仁一碗,要宽汤、重青,重浇要过桥,硬点!”

  一碗面的吃法已经叫人眼花缭乱了,朱自冶却认为这些还不是主要的;最重要的是要吃“头汤面”。千碗面,一锅汤。如果下到一千碗的话,那面汤就糊了,下出来的面就不那么清爽、滑溜,而且有一股面汤气。朱自治如果吃下一碗有面汤气的面,他会整天精神不振,总觉得有点什么事儿不如意。所以他不能像奥勃洛摩夫那样躺着不起床,必须擦黑起身,匆匆盥洗,赶上朱鸿兴的头汤面。吃的艺术和其他的艺术相同,必须牢牢地把握住时空关系。
 “
  
1

评分人数

长见识了.............
最喜欢看美食的文章,想象小时候吃的东西,口水都下来了
多謝分享和推荐精彩摘抄
支持一下!看这类文章得吃饱了看,不然就是灾难片
本帖最后由 tiramisu11 于 2017-2-14 03:59 编辑

我也喜欢这类美食散文,汪曾棋笔下的美食很多都是很平常的,但他写出来就能看得我好饿。
推荐一本:沈宏非的《写食主义》《饮食男女》
蔡澜也写过很多关于美食游记的散文,我买过一套。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