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疫情下的美国老人

11已有 2029 次阅读  2020-04-16 17:00

纽约一位父亲将春假归来的大学生儿子拒之门外。他说,疫情严重,他天天给结伴去佛罗里达寻欢作乐的儿子打电话,希望他提前回家,哪知小子置若罔闻。既然他无视家中祖父母的生命安全,当爸的只好“你做初一,我做十五”,让儿子回校住公寓,甚至不准他进家上厕所。美国有违反隔离规定去参加孩子的活动、导致学校关闭的“爱幼”慈父,也有以上这种重视防疫的“尊老”严父。那里的老人在疫情下境况如何?

 

老人年高体弱,基础疾病多,感染新冠病毒后容易引起并发症,导致病情危重,风险很大。西雅图某老人院的多例死亡就是实证。有美国朋友自告奋勇,代老年同事、邻居去超市购物。但我认识的美国老人都不愿给人添麻烦。纽约退休律师X年过古稀,居家隔离仍关注唐人街华人博物馆的浴火重生。芝加哥历史学家Y年近八旬,继续科研,每周与儿孙通话,举办“虚拟鸡尾酒会”,同在线上看电影。中西部小镇的Z今年本命年,七十二岁。不能出门看子女,也无法游泳、打太极,她不恐慌,不囤货,参加了当地缝纫小组,义务给医院制作口罩。这些美国老人在疫情面前庄敬自强,令人钦佩。

 

身处局中往往无法客观看待事态。经济学家说的“禀赋效应”(Endowment Effect)让人对自己的所有物估价过高,而疫情又难免触发自我保护的心理机制。于是,有人“闻过则怒”,坚信灾难与罪责总在别处。其实,我辈常人尽管不能保证自己应对危机的水平一定高于旁人,但开放胸怀,就能看到疫情下的人性闪光。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