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农场披萨夜

11已有 1077 次阅读  2017-10-20 10:48

日本早稻田大学有位韩国教授到我校短期访问两周。她临行前,我们邀她参加小镇唯一一家有机农场今夏最新推出的“披萨夜”活动。

 

九月初的傍晚,天空湛蓝,阳光灿烂,仿佛还是仲夏。五点多,农场已有不少客人拖家带口来光顾。 圈中两头山羊团团打转,一公一母,一小一大,几个好奇的孩子跟着走来走去。隔壁关着头毛色黑黄的小牛,从栅栏缝中探出头来,喝小桶里的水,一个金发碧眼的小男孩陪在一边絮絮叨叨。不远处是码得整整齐齐的干草卷,孩子们爬上爬下。再远一点就是供应披萨饼的炉灶和柜台。农场今年买了个大烤炉,从六月开始,每隔两三周举办披萨晚餐。当季蔬菜、水果掺入披萨的面坯,放到炉温高达375华氏度的烤炉中,两三分钟就得。听说之前的草莓披萨曾大受追捧。

 


跟在一群同事、学生、小镇居民背后排队。到柜台先付款,成年人每人12美元,孩子半价,随你吃到饱。农场人员在已付款者手背上打个黑色的胡萝卜印记——农场昵称为“胡萝卜团队”,想必这种作物出产特别多。长桌上一字排开成分、佐料各异的披萨,荤的有猪肉、牛肉,素的加迷迭香、番茄、甜菜、彩椒。尽管都叫披萨,这里卖的和美国快餐店的大不一样,奶酪少,面皮没那么厚,配料不那么杂。最重要的是食材新鲜,哪怕成分朴素,口感也好。

 


大家随意取用不同品种的披萨和卷心菜苹果沙拉,然后在院子里长桌旁坐下,边吃边聊。这一晚大学师生和家属来了不少,包括校长一家。退休的生物系教授夫妻是我的老相识。三年前中风的英文教授和她的先生法文教授也来出席,她已能拄杖行走,但说话还不太灵便。日本同事的龙凤胎在这里交了新朋友,兴致勃勃地和小伙伴玩呼啦圈去了。问韩国客人是否喜欢披萨,她很有技巧地回答:“气氛比滋味更重要”。

 

这家“祖传农场”始建于1857年,面积八十英亩,是通过认证的有机农场,也是本地“社区支持的农业”(CSA)的重要组成部分。CSA模式最初上世纪60年代在德国、瑞士和日本兴起,即,社区人“入股”参与农业,和当地农民合作,共同分担食品生产的收获和风险。股东每季付给农民一定数目的金额,作为回报,农民每周送一箱新鲜蔬菜、水果、甚至奶制品和肉类。这种运作方式强调食物的质量,多用有机或“生物动力学”(biodynamic)——即平衡协调多种生物关系——的耕作方法。因为消费者关注食品的来源和生产过程,他们和生产者之间的联系更密切。消费者预付一季的资金,生产者没有后顾之忧,就能专注于提高质量,也减少了食物浪费和经济损失。

 

六点多种,农场主开上拖拉机,拖了铺着干草垛子的平板车带客人参观菜地。我是五谷不分的城里人,自己不种花种菜,只觉满眼绿油油地,看不出名堂。他却如数家珍,每到一处,稍作停留,指点说,这是胡萝卜,那是羽衣甘蓝,这里种了芦笋,那里栽了球芽甘蓝。大萝卜(parsnip)是“危险”作物,茎叶会分泌伤害皮肤的液体。芦笋多年生,但要给它们时间休养生息,割了两三年后要停一停。我听得津津有味。

 

农场目前共25种作物,每年都引进新品种。去年开始在地理偏北、气候偏寒的本地种红薯,经济效益良好,今年可能减产。不过,他们又栽上了亚洲梨。因为是有机耕作,不用化学杀虫剂、除草剂,除草全靠手工。菜畦之间杂草丛生,青虫体格也惊人,足有四寸长。不过,他们特地种植野草、灌木,为鸟类和吃害虫的昆虫提供栖息地。尽管辛苦,农场主很为精耕细作的有机农业方式自豪。他称:温室里培养出的人工作物,营养价值毕竟不能和包含“土膏露气”的有机作物相比。

 

参观完毕,回到用餐地,来客愈发多了。笑语盈耳,农场的大黑狗在客人脚下转来转去,指望能吃到剩菜。周末之夜,天气晴好,空气新鲜,在有机农场和同事、朋友一起亲近自然,围桌共餐,同时支持本地农业,享受集体氛围,不失为休闲的上佳选择。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 小马 2017-10-21 10:33
    这个方法虽然操作性强,但是适合近郊农场吧。像中国大城市的近郊农民,多半是种菜来挣钱,所以基本都不愁卖。比较贫苦的还是交通不便的那些农民,他们未必能用这个方法来解决困境。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