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弗兰克与马修

9已有 514 次阅读  2017-10-11 11:05

第一次见到弗兰克是在二十年前。那年我在美国读东亚文化研究博士,研究明清文学的美国同学马修介绍他从台湾来。我一看,是个三十来岁的青年,中等偏瘦,理平头,白皮肤,淡眉细眼,笑起来显得很开朗。弗兰克老家台中,大学毕业后一直在台北一个大航空公司的IT部门工作。马修去台北留学,两人一见钟情。马修这个中西部土生土长的白人从此就与台北结下了不解之缘,读完博士后依旧回爱人所在的城市教书、生活。几年前他俩在台北市中心买了一个小小的公寓,一起养一条浑身卷毛,叫“糖果”的小狗。两人在一起转眼就二十多年了。

 

弗兰克和马修是我认识的第一对同性伴侣。那时连美国社会的风气也没开放到承认同性关系合法、允许同性结婚的程度,在台北他们只怕会遭到更多白眼。他俩如何对家人出柜,期间又经历了多少挫折,马修并没提起。只隐约听说弗兰克老家在农村,有好几个姐姐,母亲对他们的关系不甚了了,倒是二姐暗地表示支持。他常驻台北,很少回家探亲,减少了与家人摩擦的可能性。马修还说,弗兰克有“顾左右而言他”的绝技,碰到旁人死缠烂打,他自能靠语焉不详脱身。

 

这当然是笑言,恐怕更多反映了马修的幽默感而非真实情况。我能和马修成为朋友,起初是因为他对美食极有研究,说到各国料理头头是道,在描绘食物的口感、质感时又充分发挥文学才华,绘声绘色,每每听得我垂涎三尺。他说鉴别巧克力,要先把它放冰箱,如果第二天吃没有表面“打蜡”的感觉,那就证明质量好。这个诀窍我至今奉行。他兴趣爱好极广泛,英语文字功底好,外语学习天分也高。除中文、日文,还自学了拉丁文和土耳其文,能用前者读小说,用后者与当地人对话。他还有个有趣的专长:用塔罗牌(tarot)算命,当年他、还为我算过前程呢。弗兰克却是标准的“理科男”,对吃食不考究,却热衷电子产品。

 

两年前我到台北开会,又和他俩见面。马修那天教课,弗兰克一人到桃园机场接机,非常热情地帮我搬行李、换台币,又把我送到宾馆。第二晚马修来接我到华山区的动漫创意园吃晚饭。那晚大雨倾盆。但一进华山区,就看到富于童趣的兔子、小孩的彩色塑像,眼前一亮。青叶台菜餐馆的自助餐菜色丰盛,除了肉丸、润饼、蚵仔煎、担仔面,米糕等特色小吃,还有佛跳墙、鲁肉、虾蟹等荤菜。菜肴切大块,不以精细见长,口味倒清淡。小吃则多酸甜口,用大量番薯粉。弗兰克说,这些都是台湾家常菜,有记忆中妈妈手制的风味。吃到一半,才知道弗兰克趁我来台,特地订餐,提前为马修庆祝生日。我们仨还让店小二用手机照了合影。那晚“草草杯盘共笑语,昏昏灯火话平生”的场景至今还在眼前。

 

吃完饭,他俩陪我一路消食,走回宾馆。路过卖电子产品的小店,弗兰克进门,东摸西摸,买了几节电池,又忍不住掏钱买了个新键盘。马修在一边嘀嘀咕咕,说他就爱乱买东西,家里堆得满满的也不知整理。弗兰克一径微笑,置若罔闻。我猜这就是老夫老妻的相处之道吧。

 

前日意外收到马修一封简短的伊妹儿。信中写道:“弗兰克上个月因肝功能衰竭走了。整理遗物时看到两年前你来台北时我们的合影, 我猜你希望知道他病逝的消息。”弗兰克比马修小几岁,年过半百就英年早逝,令人痛惜。死者已矣,但年近花甲的马修骤失多年伴侣,这只头白鸳鸯今后又能怎么起飞,何处栖身呢?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6 个评论)

  • 闻琴 2017-10-11 20:13
    梧桐半死清霜后,头白鸳鸯失伴飞,有时居然会很羡慕,至少曾经爱过也相伴多年。正好在微博上看到一个讨论,同死、一生一死、相忘于江湖,哪个算悲剧,很想加一个从未爱过。
  • 彭丽芳 2017-10-11 23:30
    聒碎乡心梦不成,夜深万家灯。同情马修的异域失偶命运。
  • 中年丧偶,又在异乡,以后是回去家乡好些吧,重新开始
  • 小马 2017-10-12 03:57
    看到马修写的短信,很有古代文人那种路遇倾盖谈心的自在啊。
  • buttery 2017-10-13 11:02
    前几天一个朋友的父亲突然去世了,是心肌梗塞,两个月前单位的体检居然没有查出来。主治医师说这个病是查不出来的。朋友很坚强的面对,三天丧假结束就正常上班了。她没有结婚,她父母的老家都不在本地。
  • 夜夜笙歌 2017-10-13 11:10
    buttery: 前几天一个朋友的父亲突然去世了,是心肌梗塞,两个月前单位的体检居然没有查出来。主治医师说这个病是查不出来的。朋友很坚强的面对,三天丧假结束就正常上班了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