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一篇爱情的故事

1已有 4537 次阅读  2012-12-28 09:45   标签color 

想念人想見喜歡人應該拋棄一切去找他,如果他是個值得你那麼做的人。

 

“琪!你到底有沒有愛情的知覺啊!”伊玲雙手叉着腰罵道。

只見她揮揮手,懶散散的趴在桌子上。

“李嘉琪!要我說多少次!是不是要氣死我!”伊玲拼命的搖着嘉琪說道。

 

我就是李嘉琪,很普通的名字,到處都能聽到。

不是因為紅人,只因為我的名字很普遍。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嘉琪扁了嘴回答,最不開心人家吵她睡覺了。

“人家約你出去耶!難得他再約你。。。”雅貞想說卻停止,心裏卻是抽痛。

嘉琪瞅着她,臉的表情都露出心虛,就甩開她的手,坐下回應“他是你的愛人不是我的愛人!所以不管我的事情!”

“可是他喜歡你!不是我!我只希望他能幸福!再說我的戀愛經驗完全沒有!你就不一樣!”雅貞頭低低,小聲的說道。

嘉琪竊笑了“就是因為這樣,他和我在一起不會幸福!明白嗎?”站了起來,要出課室的時候轉身對著雅貞說了一句話“你才是沒有愛情的知覺!”

雅貞嘆氣了,不是沒有而是沒有勇氣。有時候也需要勇氣去告白。但是所做的一切會是值得嗎?會把一切歸回零嗎?

 

呼!怎麼老是沒有個地方可以安靜!嘉琪坐在樓梯口,心裡嘆氣道。

“在翹課啊?”偉翔走過來微笑的問道。

嘉琪搖頭“不算是!你不是一樣的在翹課?”

“鬼跟你一樣!”偉翔皺了眉頭說道,我可是擔心她才溜過來找她。

兩人互視,然而他們也笑了。

偉翔淡淡的問道“他約你出去?”

“怎麼消息那麼快?”嘉琪憂愁的回應。

“學校裡有什麼會不知道啊?”偉翔竊笑的回應。又繼續的問道“是不是因為她是伊玲的愛人!你就婉拒?”

嘉琪無奈的搖頭,開始無力氣的說道“不是不是!我想當單身!一直我被戀愛綁著,現在不要!不可以嗎?”

偉翔瞧見嘉琪開始無力氣便大笑了“你也有那麼的一天沒力氣!可以!可以!”

嘉琪站了起來,拍拍裙子“你倒不如想你畢業要做麼!不要那麼八!”

偉翔一臉的無辜望著她的背影慢慢的消失,開始的深思

你就是那麼單純為了單身而婉拒戀愛嗎?還是因為他的關係?為什麼你們就是不能重來?他還沒回國嗎?真納悶。

 

放學了,只看見校門有個男孩背著書包一直在等待。

很多學姐學妹學長和學弟經過都會偷偷瞄那個方向。

因為那男孩的帥實在引人注目了。

“琪,我和你說今天那個數學老師很好笑耶!”小君開心的說著上課情形。

偉翔逗著麗君說道“還是你在玩老師啊!”

“我是模範生!”

“通常說模範生都是騙人的!”偉翔得意的說道。

小君氣嘟嘟的不和他說話,一直和嘉琪說話。嘉琪無奈的笑了。

“對了!伊玲呢?”小君停止向前的腳步問道。

嘉琪繼續往前走,偉翔拉着麗君說道“她說有事已經先回了!”

小君感覺莫名其妙的爬頭髮,望著偉翔。

嘉琪走到校門,男孩檔在她的面前。

小君悄悄告訴偉翔“好像有戲看了!”

偉翔瞧了那男孩,皺了眉頭。

 

嘉琪抬頭望了男孩,男孩很陽光,皮膚白白滑滑。

男孩抱了嘉琪,也不曉得自己拿來的那麼勇氣就這樣緊緊的抱住她“真的很久沒看見你了!

引起許多人注意。

嘉琪感覺得到是他的溫度,是他!立刻推開了他的手道“我不希望可以再看見你!”

男孩試圖牽着嘉琪手卻牽不到。“對不起”

“如果一句對不起能把所有一切給忘記那該都好啊!”嘉琪冷笑,繼續道“我才是要說對不起那個吧?”

“你不要這樣好嗎?”

“那麼請你不要這樣好嗎?”

男孩不知道要說什麼好,眼前的女人才會接受道歉。

嘉琪不看他一眼說道“請你離我遠遠從你那天決定拋棄我那天開始!謝謝你!”嘉琪便用跑的離開。

“君,自己回家!”

語落偉翔便丟小君傻傻在那。

“琪!不要再跑了!”偉翔很喘的說道,嘉琪還是繼續的跑。

直到嘉琪跌倒,偉翔跑過去扶她。

他瞧見嘉琪已經哭紅雙眼,用手輕輕的幫她拭去淚水。

嘉琪的眼眶擠滿的淚水,閉上眼睛,淚水也不聽話的流下。

偉翔索性抱著她給她哭個夠,心都疼了。

一直把嘉琪看成是自己的親妹妹,瞧見她哭心都疼也冷了。

不曉得要怎樣去安慰一個哭泣的女孩,只知道現在她什麼都不需要,需要一個擁抱和肩膀。

嘉琪停止了哭泣,弄了鼻涕“現在的我是不是很難看?”

“傻婆!別人哭會很難看!你就不會!”偉翔摸著她的頭髮說道。

“那麼你的意思是希望我一直哭?”

“啊?我不是這個意思啦!”偉翔露出無奈的表情,緊張的回答。

嘉琪笑了。偉翔瞧見她會笑也放心了。

“沒事就好!”

嘉琪望著偉翔“不問我和他之間發生什麼事情?”

“你要說自然會對我說!不是嗎?我是你的幹哥哥!”偉翔瞇著眼睛,微笑的說道。

嘉琪微笑了。“嗯!”

“你不覺得我們很傻嗎?在馬路上這樣坐著!”偉翔憂愁的說道。

別人瞧見都覺得他們是傻子吧?

嘉琪起身,偉翔護送她回家。

 

如果在愛情裡,沒有謊言沒有背板那是多麼美好的愛情啊?

 

“媽!我去學校了!”嘉琪穿著校鞋說道,便走路去學校。

在這路程,很多學生都指著她,都在討論也許是昨天的事件吧?

當她走進課室,開始覺得不對勁。所有人都開始排斥她。

偉翔氣衝衝的進來問道“說!是誰傳的!”

小君跟著後面,有點擔心。

“發生什麼事情?”嘉琪有點迷惑的問道

小君的眼神有點擔心拿出紙張遞給嘉琪看。還說道“電話和面字書都有在流傳!”

嘉琪望著手上的字,有自己的照片寫著。

『是個大騙子,也是個老千,也是個欺騙人的感情!騙了所有人的信任!還不值!騙一個男孩十千了!小心她!』

嘉琪的手鬆開,紙張掉了。

事情發生了,心開始陣陣的痛。

小君扶著嘉琪深怕她會接受不到而打擊到她。

嘉琪給小君一個微笑,示意自己沒事會堅強。

偉翔想再吼,可是被嘉琪阻止了。拉著他們出課室門外。

“琪,你得罪了誰啊?”小君皺了眉頭問道。這種事情通常都是因為得罪人才會這樣的!

“君!你再說什麼啊!嘉琪從來都很少和學校人說話啊!除了我們!都不會去得罪人啊!”偉翔摸著下巴說道。

“要是這樣的話!難道是昨天那個男孩!”小君說道。

偉翔也跟著說“也許!嘉琪!我們去找他理論!”

只看見嘉琪比他們還冷靜說道“不是他!沒事的!”

“什麼叫沒事!已經毀了你的名譽!”小君聽嘉琪那麼一說都跳了起來。

偉翔點頭,示意贊成小君的話。

“如果,有得選擇我希望一切不是這樣發生!如果我們還能一起讀書還能一起玩,我希望我不會再去傷害任何人!”嘉琪淡淡的回答。

聽到她那麼一說,偉翔和小君頭疼了,實在不曉得她要表達什麼。

嘉琪轉身微笑道“我們去上課吧!沒事啦!都最後一年了!堅持下去!”

偉翔和小君都點頭,三人一起去上課。

 

偉翔淡淡說道“聽說雅貞請假一個禮拜了!”

小君啃着麵包回應“我知道了!她很早就和我說還有嘉琪!”

“是這樣?”偉翔很懷疑的問道,感覺小君有事隱瞞他。

“快點走啦!還要拿麵包給嘉琪吃的啦!”小君不理他,用跑的找嘉琪。偉翔只好跟著小君那麼做。

“嘉琪呢?”小君望著偉翔的問道,班上沒半個影子。

偉翔聳聳肩,心裡幾乎有了答案說道“今天我們就去約會吧!她會自己回來!”

“好啊!”小君開心的說道,不過她又停了“什麼我們去約會?”

偉翔笑嘻嘻的不告訴她,拉著她去別邊。

 

“你怎麼可以那麼害人!”其中一個學姐說道。

“我沒有!不是我!”學妹一直搖頭。

學姐拿出手機,指著照片裡面的人“這個是誰!明明就是你放那些紙!”

學妹頓時支支吾吾“我。。。。。。不。。。是。。。。。。”

“那麼會是誰?你靈魂啊!”

“我也是照人的指示去做!學姐你知道的!我家缺錢!還欠了大耳窿一筆債!我才會那麼做!我也不想害她!”學妹哭了。

學姐搖頭“到底她給你多少?是誰?!”

學妹又不敢開口。學姐只好拿出五十塊遞給她“這個給你!就不用告訴我是誰,只要知道她給你多少就好了!”

“五百塊!網上的傳就一千!總共是千五塊!”學妹拿了五十塊便說了。

“什麼?這樣做就有千五?哇!真大方!”學姐驚訝了。

學妹頭低低,學姐只好叫學妹先回課室。

深思了。千五塊不是個小數目!就像要嘉琪非死不可!

 

“李嘉琪?”

嘉琪轉身的望著一名學姐,皺了眉頭。“我認識你?”

學姐竊笑了“你忘記了?”

嘉琪的腦海中真的完全沒有印象。

學姐微笑道“兩年前的事情而已哦?就那麼快忘了我是誰?”

嘉琪回想兩年前的時候還是想不起。

“劉月美!記得了嗎?”月美微笑的問。

嘉琪想起了。是兩年前的假男友的女朋友。便問候道“他好嗎?”

月美只是微笑“很好,我也很好。我們倆很幸福。都是托你的福氣呢!”

嘉琪憂愁的回答“那是我的福呢!你們本來就是登對啊!”

“如果不是你,我就不會擁有現在的一切!”月美牽着嘉琪的收手說道“真的謝謝你!所以我不准任何人欺負你!”

嘉琪微笑了“那算什麼啊!”

 

在兩年前,月美的男友找嘉琪哭訴,那時候嘉琪才高中一。

那時候的她,有很多高中二和三的朋友。很多人學長學姐很喜歡找她哭訴。月美的男友就像瘋子一樣的哭泣,搞到嘉琪都想扁了他。

他和月美吵架了,就只因為小小的事情。月美發了很大的脾氣要和他分手,而他哄了那麼久月美還是不原諒他。

 

人嘛,總是要失去才會學習珍惜。

 

嘉琪只好叫他和月美分手,然後和嘉琪一起交往,這個試探月美會不會氣,會不會在乎。他們交往了,月美就很氣的找嘉琪,到最後才明白原來是個計劃。月美很無奈。他給了她的承諾就是會愛她到自己死去那天為止。

 

“他有做到嗎?”嘉琪微笑的問

“有。他有!很努力的打拼自己的事業!他知道我功課不好還一直留級,就晚上會幫我補習,我功課都進步很多。”月美微笑的回應。

“結婚要請我,一定會去!”

月美微笑了“嗯,對了。這個給你。”遞給她一張請帖。

是同學集會,打開一看,是那些畢業的學姐和學長的集會。嘉琪望著月美“我為什麼會有?”

“傻婆你跟我們這些學姐學長那麼好,每個都沒忘記你勒!而且還很想你!每個都交代我一定要你去!所以你就去嘛!”

嘉琪微笑了“我也很想念他們!不過月美你就有點變,讓我都不記得你是誰了。”

月美竊笑了“對了,那件事情。。。”

嘉琪曉得她要說什麼“沒事啦,學姐!我很好!我都不會去裡的!”

“那就好了!你知道那個。。。。”

月美和嘉琪邊走邊談天。

 

如果離開了許久還會再相遇不同是不是算緣分?

星期六了,嘉琪望著鏡子前的自己。

這是第二次穿着小洋裝,頭髮梳成包子頭。

“嘉琪,你的朋友來了咯!”媽咪開門的說道,瞧見嘉琪的打扮很驚訝的說“我的女兒最美了!怎麼可以不化妝?”

嘉琪的媽咪幫她化了裝,嘉琪微笑了“你女兒不是去約會只是集會!”

“都打扮那麼美了當然要化妝啊!快去!你朋友都在等了!”

知道了!嘉琪微笑。

“不好意思讓你們久等了!”嘉琪上車道歉的說道。

月美和他的男友微笑了,他開口的說道“你那麼美再等久點都沒關係!”

嘉琪皺了眉頭。

到了集會地點,

“嘉琪!”其中一名學長喊道。

嘉琪轉身一望,有些學長瞧見那轉身的姿勢和臉蛋都被吸引,嘉琪展現出女人最美的一面。

“學長?”嘉琪輕輕的說了

學長開心的說道“久沒見,你變美了哦!”

有些學長都跑了過來“是咯是咯!”

嘉琪都微微笑“因為你不在就少人氣我就自然變美了!”

學長都扁嘴“怎麼可以那麼說,哈哈!”

“哈哈!”

嘉琪和學長學姐很快的打成一片。

這時,月美拖着一名男孩找嘉琪。“嘉琪!你們也應該很久沒見了吧?”

嘉琪別個臉,不看他。月美對著其他學長學姐眨個眼,每個都明白都去別邊鬧了。

月美拍拍男孩的肩膀,示意要他加油。

“今天的你,很美。”男孩說了

嘉琪只是冷冷的說“你也帥嗎!都穿西穿了!”

“我還記得有一次我們也是那樣,不是嗎?”男孩微笑了,想起以前的日子。

“不記得了!”嘉琪不敢想起以前的回憶。

“那天我不是有意去學校找你的!”男孩想解釋那天的誤會。

“豪傑。”嘉琪輕輕的說出口,語氣帶點悲憐。

豪傑心裡有點開心,終於肯喊自己名字了。“我在!”

“那天沒事,我只是一時接受不到!”嘉琪的眼眶都擠滿了淚水,深怕自己閉上眼睛就會流出淚水了。

豪傑伸出手輕輕的拭去她淚水,對著她微笑。

其實在這世上,他們都明白最了解自己就是彼此了。

“其實,我還是一直想你!是我不好!沒保護你好!”豪傑提起勇氣說了出口。

嘉琪搖頭“不是這樣!是我不好!我沒相信你也沒堅持下去!”

豪傑握著嘉琪的手“不是,如果那天我可以很勇氣帶你離開現場是多麼的好?!一直讓你在外受委屈!你幫學長那們麼多,是我不好要求你不要把我和你的關係說出來搞什麼地下情!你幫人卻被別人說你花心!對不起!”

嘉琪都哭了“沒事的!我都不介意!”

豪傑擁抱了嘉琪。

但這只是一場美麗的夢。

“豪傑!”月美叫了豪傑。

豪傑嚇到。“啊?”

原來剛才是自己在做個美夢!嘉琪應該不會原諒我吧?

月美微笑了指著嘉琪“她真的很厲害,是每個女生的模範生!你知道嗎?她在學校又受了委屈不過這次比那時候還慘吧!”

豪傑抓著月美的手,很激動的問道“怎麼回事!是誰欺負她!”

月美皺了眉頭,手都疼了。“你可以不要那麼激動嗎?手都疼了!”

豪傑在發覺自己太衝動了,鬆開了手“不好意思。”

“沒關係,我知道你還關心她!有時候還會去和學妹學弟打聽她的消息,不過這次他們應該沒告訴你吧?”月美瞅著他,他的表情露出了心痛的樣子和後悔,又繼續說“那個人真的要她非死不可!不過我不會給那個人得逞!你也知道!是嘉琪讓我可以那麼幸福!所以我不會讓任何人欺負她!我的他也贊成!”

豪傑閉著眼睛說道“需要我幫組就說聲!我會幫助!”

“我知道!你就去找她解釋吧!我帶你去找她!機會給你了,就看你怎麼辦了!”

語落,月美就拉著豪傑找嘉琪。

其他學長學姐們都散開了,月美把豪傑推在嘉琪面前,咯咯的笑“你們應該很久沒見了!慢慢談哦!”

嘉琪只是不看他,望著別邊。

“很久沒見了,你變美了。”豪傑緊張不知道要什麼就問候好了。

嘉琪聽了便冷笑道“很久沒見面?那天不是在學校見了咯?我一直都很美!”

這下豪傑真的不知道要說什麼,夢境很容易說出口,可是在現實很不敢。

“對不起!”豪傑只好道歉。

“我問你!你為什麼一直對不起!你現在哪有什麼對不起我?!”嘉琪失控的吼了。

引起所有人的注目,月美和她的男友都皺了眉頭。

嘉琪的眼眶擠滿了淚水,這次不敢閉上眼睛深怕自己的脆弱讓眼前的男孩知道!

豪傑伸出手想拭去她的淚水卻被她狠狠的甩開。“我不需要你假好心!我不需要!為什麼你還要出現在我眼前!為什麼你還要利用他的名字來約我?”

“為什麼!你答我啊!”嘉琪錘他的胸膛吼道。

令周圍人都心疼了這女孩。

豪傑無法回應,只是她說用他的名字約他?!怎麼回事?!“他找過你?!”

嘉琪撐著不讓淚水滑落“你還假?!因為你我的人生開變了許多,我不想因為你我會失去我的朋友們!”

“我沒有,相信我好嗎?”

“你奢求我相信你?我才要奢求你放過我!大少爺!有錢人,我玩不起你們的遊戲!不需要所有家人都找上我!還有扮他來和我談判!我玩不起你們愛情的遊戲!”嘉琪轉身的離開,丟下了一句話“對不起各位,我不舒服先離開了!”

嘉琪離開了現場,離開的時候,淚水開始不聽話了。

豪傑愣了一怔,不知道以前的她到底吃了多少的苦和委屈。

心裡真的疼了。

 

我離開了是否得到屬於自己的世界?

“嘉琪!醒來!”伊玲握著嘉琪的小手喊道。

小君害怕的躺在偉翔的懷裏。

只瞧見嘉琪躺在病床,不會動,前天嘉琪的媽咪接到醫院的電話都嚇壞了,趕急叫她的朋友看她,能不能呼喚她醒來,因為醫生說她沒事都動了手術,度過危險期,可是能不能醒來要看自己了。

至於前天她為什麼會受傷沒人可知,是好心人經過瞧見她受傷,身上有一把刀,血都染紅了小洋裝,警方還在調查中。

 

“我是伊玲!小君和偉翔都來看你!快點醒來!我們等著你一起去旅行!我不像當燈泡,你快點醒來!”伊玲吶喊的說道。

小君都哭了“怎麼會怎樣!到底是誰傷我家可愛嘉琪!”

偉翔安撫著她“她不會有事的!”心裡卻痛無比,心裡很肯定就是會找出是誰做的!

嘉琪的媽咪進來“好了,你們明天都有上課,你們回去吧。我相信她會知道你們來探望她的!這裡有我照顧!”

偉翔點頭“伯母辛苦你了!明天我再來看她!君和伊玲我們先回去吧!”

“嗯!”

“嗯。”

在他們離不開不久,有人靜悄悄的進來,嘉琪的媽咪對著他微笑。“你也那麼快知道了?”

豪傑點頭是偉翔告訴他,最近偉翔都有找他,說嘉琪的事情。

“你坐下吧!和她聊天。我去洗水果!”嘉琪的媽咪拿著水果說道。

豪傑微笑點頭,瞅著嘉琪躺在病床上,有點心疼。

“你一定不習慣,對嗎?”豪傑握著她的小手,她的小手有點冷。

豪傑幫她取暖。

“對不起!”豪傑流下了男兒的淚水。淚水滴在她的身上。

“我多麼希望你還能像前天一樣罵我!你知道嗎?你對我說過的話我都記得!是我不好讓你吃苦和受了委屈,你怎麼不告訴我!”豪傑啃咽又繼續道“我後悔!那年怎麼不牽着你手離開現場!是我從沒相信你對我的真!是我的錯!我不該怎樣對待你!很不公平!那次我會在學校出現是在等你,因為我以為有勇氣和你說我還是依然愛你,依然會想你!可是我沒說,我沒想到會造成對你的傷害。我也沒想到我傷了你很深很深!”

豪傑弄了鼻涕又說道“那時候的集會,學姐學長也想看看你所以我辦了,因為我也很想看見你,可是我還是沒勇氣,也沒想到會害到你,你說得對是我害你人生轉變!你可以再起來罵我嗎?

“嘉琪,我愛你!我想現在的我不會再去說什麼而是要做什麼,讓你原諒我,還你一個安靜的世界。你起來好嗎?當作為了自己!”

嘉琪的手開始有反應,豪傑瞧見很激動的去叫醫生。

當醫生來看,只是虛驚一場。

嘉琪的媽咪拍拍了他的肩膀,示意要他也堅強。

 

一個月了,豪傑每次都會去和嘉琪說話和她的母親,

偉翔,小君和伊玲偶爾都會去探望。

今天只有偉翔去探望嘉琪。“傑,你還在哦?”

豪傑勉強的微笑點頭。偉翔對著他說“出來聊聊天,怎樣?”

“嗯!伯母你先看嘉琪啊!”

“嗯,去吧!孩子你也要休息!”

“嗯。”

偉翔微笑了“這樣才會顯出你真的愛她!”

豪傑無奈的靠著牆壁。

偉翔嘆氣道“你們之前是發生什麼事?我只知道某些事情對於你和她我完全不知道!”

“沒有。”豪傑只是那麼的回答,可想而知是騙人的話。

“琪總是為著他人想。”偉翔微笑道“她好像再保護一個人,而那個人傷她最深,她也沒說出口。”

豪傑驚訝的望著偉翔。“是誰?!”

“你應該知道的!”偉翔瞅他,瞧見迷惑。“月美告訴我,冤枉琪那件事是有人指示我學妹去做的,千五塊!做哪些事情會付千五塊,根本就是計劃好!把嘉琪置於死地吧!”

豪傑握緊拳頭敲打牆壁“是我不好!”

“不是你不好!而是你沒有處理好!”偉翔拍拍他的肩膀。“對了,警方好像找到了一些線索。她還在保護這她們的友情。”

偉翔說完便進去探望嘉琪。

豪傑,閉著眼睛深思了。

是時候了,到我來保護你。

 

依然愛著你,依然想著你,即使分開了。

 

伊玲獨自一人坐在樓梯口,深思了。

“在想什麼?”豪傑坐下的問這,遞給她一罐汽水“請你喝!”

伊玲接了,打開罐子。“怎麼那麼好?”

“謝謝你咯!”豪傑微笑了。

還是你笑最迷人了。伊玲微笑道“謝我什麼?退婚的事件?”

豪傑點頭,輕輕的嘆氣道“如果你是我妹多麼的好!”

伊玲的眼神有點難過道“你很希望?”

“對啊!我,你和立豪都是青梅竹馬!我都把你當成妹妹看待!一直都是!我還想如果你嫁給我不知道要怎樣好!”豪傑嘆氣道,說出心裡話。

伊玲握著雙手道“一直都是?從未對我有愛意?”

豪傑點頭。

伊玲望著他,心裡不死心的問“你看著我對我再說一次你不愛我!只當我是你妹!”

豪傑對著她說道“我不愛你,只當你是我妹!”

“為什麼!你的眼神出賣了你!你剛才所說的是真誠!為什麼你不騙我!”伊玲抓狂了吼道

“因為我從未愛過你!有也是妹妹的愛!”豪傑堅決的說道。

伊玲雙手摀住耳朵道“不是不是!我怎麼可能會輸給嘉琪!我為了你做了那麼多事!”

“在父母和我們訂婚,我都和你說了!我只愛嘉琪把你當成妹妹!”豪傑解釋道“我知道是你傷害了嘉琪,可是她從未怪你或想追究下去!就像你刺傷她!因為她知道我最疼愛就是你這個妹妹了!!”

“你們都該死!為什麼你和她說的話一樣!我做錯了那麼多事我不可能能回頭!”伊玲悲傷說道。

“為什麼!相信我,我不會讓你有事情!”

“為什麼!不愛我又對我那麼好!”

“因為你就像我妹”豪傑說道。

“我恨你!”伊玲瞧見警察在豪傑身後,要找自己。她爬着牆壁,站著說道“我恨你!要你記得我!還有我不後悔刺傷她!因為只要她死,我就可以代替她的位置!哈哈”

“伊玲!不要!!”

伊玲跳了下去。

伊玲躺在草地上,頭的血已經染在草地上。豪傑立刻跑下去抱著她哭喊著“為什麼你就是那麼傻!”

在醫院

伊玲的父母都在動手术室前擔心的等著,立豪握緊雙拳衝動的打了豪傑一拳道“為什麼你總是要傷伊玲的事情?”

豪傑只是靜靜的讓他打讓他罵。

伊玲的爸爸也過來罵著道“如果我的女兒有什麼意外,我不會放過你!”

伊玲的母親拉著自己的老公說道“豪傑也不想這樣。我們的女兒也有錯!”那麼多年都是內疚的過日子,自己的女兒總是不聽話,都怪自己一直寵壞她。

“孩子的媽,我們的女兒那有錯了?都是豪傑負可她的愛情!害到她變成這樣!”伊玲的爸爸怒吼道。

豪傑的心更抽痛了,立豪右拳敲了牆壁。

伊玲的母親更是內疚,對於這件事情她也是有錯。

偉祥扶著嘉琪的媽咪走過來,她冷笑道“怎麼了?我家女兒才是最冤枉吧?”

他們都瞧了嘉琪媽咪,伊玲的爸爸更是激動的說道“都是你們家的女兒!不管教來搶我家的女兒的老公!”

嘉琪的媽咪笑得更邪魅了“是這樣嗎?韓夫人?不說話嗎?韓先生,你不要忘記嘉琪也是你的女兒,你兩個女兒搶一個男的,你卻幫伊玲?不幫嘉琪?”

伊玲的爸爸先愣一愣,的確嘉琪是他的女兒。

伊玲的母親哭了。豪傑和立豪都驚訝了,這個他們完全不知情。

伊玲的母親走向嘉琪的母親,跪住說道“對不起,是我沒把女兒教好!原諒我的女兒傷害嘉琪!”

“嘉琪從未怪過你的女兒,只是你的女兒一直放不下!我做母親什麼都不能做!尤其是她的父親一事更讓她蒙上黑影。我和你成年舊事可以忘記,但我的女兒這件事必須拿回公道!”嘉琪的媽咪鑒定說道,女兒受了那麼大的委屈,都不肯告訴自己!深怕自己擔心身為母親要好好的保護自家的女兒。

偉祥拿出照片和一些證據說道“這些是嘉琪的學姐找到的證據,就是伊玲散播謠言破壞嘉琪的名譽還有當年的事情。”

伊玲的母親哭的更悲了,伊玲的父親接過來看看,一時無法接收。

伊玲的母親知道維護伊玲是錯誤了,啃咽道“其實,伊玲早知道嘉琪是韓家的女兒,知道他和豪傑相愛,如果給孩子爸知道肯定贊成,所以就一直求我不要告訴你這件事。結果在豪傑當天取消婚約你知道嘉琪是你的女兒,只好騙你說伊玲得癌症!為了就是讓你疼伊玲不要認回嘉琪!”

伊玲的父親要暈了,立豪扶了他。

嘉琪的母親又道“好了,這些你懂了吧?不過,當年是你為了伊玲母親拋棄我的,那時候我還記得我和她是姐妹吧?那時候我懷了你的女兒,離了婚,只好她跟我姓。但我萬萬沒想到我的女兒和她的女兒搶一個男的!可笑啊!命運作弄人啊!”

說完,便和偉祥離開了。

豪傑追過去找偉祥。

立豪扶伊玲的父親坐下休息,伊玲的母親只是在那邊哭。

伊玲的父親受不了道“為何你要隱瞞我?那時候我為了保護你放棄我自己的愛人,你都不內疚嗎?你還要這樣對我!”

“老公,對不起!”

“為了你,我們做有名無份的夫妻,我疼伊玲!可是我自己的女兒卻在外吃苦頭?我們離婚吧!我無能為力保護你們母女了!”伊玲的父親起身,說完便離開了。

立豪望著他們,不知道這些大人是搞什麼的?

伊玲的母親知道是自己的罪,都怪自己,當年被人搞大肚子,看到自己的姐妹的先生就賴在他身上,還騙他說外面有人在追殺她,要他好好保護自己,因為是他讓自己有了他的孩子,那時候韓先生喝醉了酒不懂是否有於他發生性關係就這樣信了她,直到伊玲長大了,才知道不是自己的女兒,她有和他解釋,於是他原諒她,相處那麼久了也知道她是無心的,現在自己又做出這樣的事情怎麼原諒?

伊玲的母親都把一切告訴立豪,立豪只是微笑道“不管這樣,我都會保護好伊玲了!這次我來保護她!”

伊玲母親感到欣慰道“謝謝你,到現在肯這樣為伊玲做!我會代替伊玲去頂所有罪,希望可以減少自己的罪孽,讓伊玲好好的活著,是我對不起她!”

“伯母,不需要!我可以幫你的!”

“我知道,立豪,我相信你!可是有些事情這樣做,我可以安心的生活!我做錯太多了,不要讓伊玲也一樣!”

立豪只是點頭的答應。

真相出現了,是否就會安穩了?

“偉祥!”偉祥聽到豪傑喊自己。於是,讓嘉琪媽媽陪嘉琪說說話,自己跟豪傑聊天。

偉祥拉他去門外,心裏更是痛恨他的無能但不能做什麼嘉琪媽媽有說過嘉琪是不恨他但是無法釋懷當年的事情。

“找我何事?”偉祥心知他要說什麼,只是假裝不知道。

豪傑激動的問道“嘉琪是韓家的女兒?怎麼回事?”

偉祥只是淡淡的回答“與你沒關係,不管她是誰女兒。在她心裏爸爸早就死了,只有媽媽,她永遠只姓李。”

豪傑心更不放心的道“我知道!但。。。”他要繼續說的時候被偉祥打斷。

“你不該再找嘉琪了,對她而言需要時間。”偉祥憂愁道,的確不能怪當時豪傑也太小了。

“我還是愛她!”

“我知道,你愛她就成全她的意願吧!現在她清醒,她的母親也不希望看到嘉琪和你們有糾纏了。”

豪傑心裏知道,給嘉琪太多痛苦的回憶了,只好忍痛的答應。“好,我不會再找她了。”

當豪傑要離開的時候,偉祥悲痛告訴他道“他去世了,在你取消婚約當天!嘉琪已經知道了,只是隱瞞的很好!”

“怎麼可能!明明就是出國!”豪傑不可思議的問道。

偉祥知道他不會相信,因為真的太難以相信。他的父母也說是出國留學了卻是跟嘉琪一起騙大家,避免大家難過。“他的父母和嘉琪一起騙我們,為了不然我們大家難過,嘉琪擔起太多不必要的傷了。”

“為何會死?而且還在我那天?”豪傑問的時候已經戰抖了。

“因為你的關係,所以嘉琪不是當天發生事情不能原諒,而是這件事情。”偉祥回答了,他們得事情是嘉琪媽媽告訴的。

豪傑失神了,呆幾秒只是回聲“哦。”變離開了。

偉祥只是搖頭對於所有事情。

 

“嘉琪!”

一把很熟悉的聲音叫着自己嗎?是誰?怎麼那麼熟悉心卻是很痛?是他嗎?

“嘉琪!”

再聽聽看的確是他,一直思念的人。睜開眼睛,真的是他,淚都流了激動的抱著他。

“別哭了,醒來就好。”他溫柔的抱著她道。

嘉琪只是點頭,抱著他不懂這次抱了是否會離開這個熟悉的味道。

他只是輕輕拿開嘉琪的雙手必握緊她雙手道“答應我,不管怎樣都要活著,好好的活著為自己打算,好嗎?”

“可是沒有你,我真的很不好!我很想你!”嘉琪的淚還是不停的道。她真的太想他了,兩年了。

“傻瓜,你要知道我隨時就在你心裏啊。”他微笑道,幫嘉琪擦掉她的淚水。

“我知道,但我。。。”

他不讓嘉琪繼續說,只是微笑說道“你要知道,你是嘉琪,沒什麼可以難道你,以前的事就讓它過去吧。我也有錯不該那麼的容易就這樣離開你,還好我的父母依然那麼疼你。我一直都愛你會在你身邊守護你。”

嘉琪啃咽的點頭。

“先休息吧。”他讓嘉琪躺著再輕輕的親她額頭。

 

“譯文!”嘉琪驚醒的喊道。

在旁的嘉琪媽媽開心的說道“寶貝終於醒了!偉祥!快叫醫生!”

偉祥開心的的跑出去叫醫生。

嘉琪愣了一愣,譯文呢?他在自己夢中,他終於出現了,兩年都一直不肯呢,現在終於出現了。

醫生匆忙的進來,幫嘉琪檢查。

“沒事了,明天再全身檢查,看還有那不舒服,沒意外,後天可以出院了!”醫生微笑道。

嘉琪媽媽和偉祥聽了都很開心。

“嘉琪,有想吃的東西?”偉祥關心的問一問。

“我想吃粥。譯文愛吃的粥,好久沒吃了!”嘉琪微笑道。

偉祥點頭。嘉琪的媽媽有點擔心。

直到偉祥去打包,嘉琪媽媽擔心的問道“怎麼了?想譯文了?”

嘉琪很開心的回應“他終於出現我的夢了。”握著自家媽媽的手道“媽,放心。這次我放下了,他一直都在我的心裏從未離開過。”

嘉琪媽媽疼愛的摸摸自家的頭髮。

“嘉琪醒了?”韓先生關心的問道。

嘉琪媽媽只是別過,嘉琪勉強的微笑道“嗯。”

韓先生走向嘉琪的媽媽面前內疚的跪道“原諒我,你們回來我身邊。不會讓你們吃苦了!”

嘉琪的母親望了自家女兒,嘉琪只是微笑讓母親來做決定。於是,嘉琪的母親只是淡淡的回道“她和我解釋了。我原諒你們。只是回你身邊不可能了。過著各自生活吧。現在我和女兒已經很好了。”

韓先生不勉強,只是關心說道“有事就找我。嘉琪你也是。你畢竟是我的親生女兒。”

嘉琪點頭,微笑道“偶爾,爸就來我們家吃個飯吧,”

韓先生開心的點頭,嘉琪叫自己爸了。嘉琪媽媽只是微笑。

“粥買回來了!”偉祥開心的說道,瞧見韓先生也道,愣了一愣不好意思道“我只買嘉琪的,韓爸爸,我不知道你有來。”

這下他們都笑翻了。

 

也許因為這樣,大家才會瞭解彼此。

“嘉琪!我擔心你那麼久終於好了!”小君開心的抱著嘉琪道。

嘉琪也開心的道“我還能看到你真好。”

小君皺了眉頭“你這是說什麼話啊?”

兩人都笑了。

立豪走過來,只是想跟我單獨談談,我答應了。小君便乖乖的再另一旁呆著。

“還好你好了,不然伊玲可內疚了。”立豪放心的說道。

嘉琪微笑了“幫我和她說我們還是好朋友!”

立豪點頭“她母親本來要代替她做坐牢的因為刺傷了你,可是伊玲在動手術醒來之後,我告訴她一些事情,她後悔了,不能讓母親代替自己,她終於肯勇氣面對自己的錯了。”

“你肯定是告白了吧?那麼你等她嗎?”嘉琪笑嘻嘻,這個小瓜嘛從以前就知道喜歡伊玲還像個守護神保護她。

“對啊,當然等。等那麼多年,這次怎麼能放呢?”他笑眯眯的回應。過了一陣子,他憂愁的道“我哥他知道譯文過世了,他打算出國完成譯文之前的夢想。”

嘉琪只是微笑沒做任何的回應。

 

“怎麼了?要走了?”嘉琪溫柔的問豪傑。

豪傑望著譯文的墳墓道“是啊,我們曾經說過要到紐西蘭學攝影的課程。”

“嗯,加油哦~我也不輸你的。”嘉琪微笑道

豪傑驚訝的望著她道“不怪我了?”

“過去就過去,他一直在我這裡就好。”嘉琪指著自己的心說道,豪傑微笑了,嘉琪繼續道“這樣我們好,譯文也會開心。你可不要輸給我呢。”

豪傑大笑了“怎麼可能!我不會的。”

兩人笑了,此刻他們才那麼的打開心扉的聊天。

豪傑明白,再怎麼努力都是不可能和嘉琪一起,她的心裏一直住著他。而他現在需要的是完成自己和他的夢想就足夠了,他擁有他們的回憶是多么快樂。

嘉琪微笑了,譯文用在永遠在自己身邊,只要自己好好的活著,對譯文來說已經足夠了。

 

也許愛不一定要擁有,只要對放幸福就夠了。

當年,他們三人已經認識了,而豪傑和譯文喜歡嘉琪,可是嘉琪和譯文早就在一起了,豪傑不甘心於是從中破壞他們的感情,那時候嘉琪一時的氣和豪傑在一起想讓譯文生氣,譯文反道沒氣。

那時候伊玲的母親拿十千叫嘉琪離開豪傑因為伊玲就要和豪傑訂婚了。嘉琪心想他和豪傑只是約定好氣譯文的,現在譯文都不氣了,嘉琪退給伊玲母親,說她自己會自動離開的。

當時,豪傑只叫嘉琪打扮做最後一次的約會就好了。嘉琪答應,去到約會地點才知道是他和伊玲的訂婚地點,豪傑在親戚當面說只娶嘉琪,伊玲是不可能會娶,嘉琪傻掉了,在場的人都說嘉琪是小三之類的,嘉琪還被伊玲打了一巴,那時候韓先生也罵慘嘉琪,嘉琪剛好接到電話說譯文自殺了,於是也不解釋的跑了,那時候的豪傑呆了,沒有追出去,過了幾分鐘就離開了。

嘉琪來到醫生已經淚流不停,譯文來不及看她最後一眼,留了一封信道

我的寶貝,我知道你和豪傑一起是氣我,他也許可以給你幸福,我不能因為我沒相信你,真的對不起,我去愛你,去不信你。我真可惡,我相信豪傑會愛你的,聽說他要和你訂婚,祝你們幸福。

 

嘉琪看著紙哭了,譯文母親走過來說“我不怪你,豪傑那天有找譯文說如果他真的給不了你幸福就讓給他。叫他離你遠遠的。譯文真的很喜歡你,卻發現你還是一樣會做便當給他吃,你交代我拿給他的,他都知道了,他知道你還是愛他。當他決定出國了去到醫生全身檢查發現得了癌症,於是他就想不開了,然後剛才醫生說,其實沒有那個醫生搞錯了!至於那個醫生已經被我們告了。也不是你的錯!”

嘉琪無法接受,崩潰的哭了。

嘉琪和譯文父母對外說,譯文是去外國留學,譯文父母也移民到國外了。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6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