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芝麻酱拌冰草

2已有 467 次阅读  2020-06-29 09:01
生活就是柴米油盐酱醋茶。
今天的晚饭是芝麻酱拌冰草。先说芝麻酱。有点讲头。上回说到,我在新发地疫情爆发的时候,冒着生命危险跑去同日升粮店,两分钟买来一罐芝麻酱。当时没走脑子,拿了一罐二八酱。以为是二分花生八分芝麻,没想到恰恰相反。原来是二分芝麻八分花生——吐槽这难道不应该叫花生酱吗?有关这个配比,也有一个故事。说的是建国初期,粮食紧张,纯芝麻酱要凭粮票购买,非常紧俏。而花生价格便宜,容易出数,而且可以中和芝麻的苦味儿。于是不同配比的芝麻花生酱就诞生了,比如纯芝麻酱,五五酱,三七酱,二八酱。也许是价格的原因,也许是味道的原因,最便宜的二八酱也最畅销,据说二八酱的芝麻多一分发苦,少一分不香。到现在,三七酱和五五酱已经消失了,二八酱在人们对价格不敏感的时代仍然保持着销冠之王的地位,比纯芝麻酱更受欢迎。我这个资深吃货,之前专门跑过农贸市场,买刚刚出磨的无名芝麻酱;也寻过超市货,尝遍了王致和、六必居、古币还有天源,但总是一旦看到油酱分离就丧失继续吃的兴趣,鲜少空瓶。而说到同日升的芝麻酱。除了芝麻酱本身,"打芝麻酱"这个"打"字所代表的年代感和文化意象也是一种意趣。也许是潜意识里也觉得它特殊,我没有常温存放,而是把它搁在冰箱里,芝麻酱一直保持着浓稠的感觉。挖一勺出来其实是块状。口感也十分香醇。我非常喜欢。
而冰草呢,则是参与团购的扶贫农产品。冰草其实完全是外来物种,原产地在非洲,早期被西藏引入,现在在多地种植。也不知怎么物以多为贱,现在竟然成了山东的扶贫农产品了。拆箱时看到晶莹剔透的冰草我都吃惊了。没有冰袋,为什么草杆和叶子上都结满了晶莹剔透的冰晶?凑近看原来是冰晶状的细胞。倒是非常好看。这个东西,长得一副多肉的样子,叶片再扁也是肥肥的,有点像没有刺的仙人掌叶子。揪一点尝尝,自带咸味,此外基本没有味道,入口即化。据说拌沙拉,和芥末橄榄油是绝配。我对西式的吃法不太感冒,但是觉得这个配个对半切的煮蛋,撒点黑胡椒,再加一丢丢番茄蓝莓牛油果之类的,应该还蛮搭。但是自己吃,当然要用最中式,最民间的做法,那就是芝麻酱拌一切。不过呢,芝麻酱太浓稠了自然不好,加一点水化开,然后拍几瓣蒜,增加一点辛辣的口感,应该也会不错。最后心满意足的用最简单的方法拌了一盆芝麻酱凉拌冰草,味道还可以。
今天没有脑洞。主要是困。看书洗漱睡觉去。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