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优等生戮师事件

11已有 1456 次阅读  2017-11-17 09:31
最近,中国某高中爆了一个杀师的事情。
一个优等生(班里第一,年级前十)把他的班主任捅了十几刀,之后若无其事回到班里,跟同班的该师女儿说,我把你爸杀了。
班主任抢救无效。

这个老师是一名严师,在这个优等生刚入学的时候就对他有高期望,帮他申请助学金,促使他努力学习从班里中不溜前进到第一。他们之间当时发生口角也是因为,老师要求学生看励志视频并且写观后感,而学生不愿意,老师就说他不长进,如果不好好干就把他退出这个班。事后,学生一脸厌烦的说,我就想考个二本舒舒服服,他老是逼我好好学习考一本,太烦了。

一帮专家教授又开始叫嚣,“中国教育出了什么问题,为啥戮师案时有发生!”还有的煞有其事的说,教育的初衷是人性化服务,如果跟这个学生好好沟通而不是采取强硬的态度,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似乎,问题都出在这个连年被评优秀的老师身上。而下面的几百条网友评论,70%居然是说现在的老师素质不行,各种收钱,总让家长辅导孩子做功课,根本不配当老师,etc。。。。

不知道哪个教育学者引进了素质教育这个词,之后中国传统的师生尊卑关系就被打倒在地,提倡老师要跟学生做朋友做引导者,要和风细雨的引导,不要暴风骤雨的批评。
如果一个学生只能听好话听舒心的话只能夸奖,这个不就是我们看戏剧时最讨厌的昏君么?只可顺毛,真话真实情况都不愿听,不然就砍你头。对于一个没有正确是非观念的未成年人,你给他充分自由,他能利用好么,能得出正确的结论么?
所以我一向主张,对于三观没有正确树立的未成年人,就不应该给他们太大的自主权,让父母来替他们做选择最好。我们有多少人,在成年之后感叹,如果当年父母强迫我继续练琴/练毛笔字/练舞,我现在的技能可不止这样。少年人只看到脚尖三分地,如何知道汗水才能换来硕果?父母经过社会历练,才知道坚持三分功,日后才不会后悔。

现在中国教育一片混沌,父母,媒体和政府各有三分责任。
先说媒体。天天看新闻,都是这个学校如何用家长会来变相敛财,学校如何开办各种补习班来强迫孩子参加,过年过节都要给老师红包礼物不然自己孩子就会受老师冷落,等等等。于是,大众心里对老师的看法是越来越低。那些教育专家又天天用美国英国来做示范,比如孩子可以跟老师一起玩啊,可以不做作业啊,可以在学校开爬梯开舞会啊,学生当然喜欢不用考试不板着脸教育自己的老师了,再跟讲台上的严肃脸比一比,更觉得自己水深火热。所以,媒体其实是开启了一个恶性循环,不断循环负能量。
再说政府。看起来好像老师有自己独立的教师节,很牛哦!每个领导人都信誓旦旦的说,百年树人,中国以教育为本。但是各地教育局实在在提高老师社会地位方面做的很差,但凡有师生冲突报上来,教育局第一想法就是息事宁人,不给老师撑腰。美国的码头工人工会还站在工人这边呢,教育局白叫了这个名字,从来跟老师不是一条心。
其后父母。父母总在孩子耳朵边说,这个老师又要红包,或者你上这个补习班要多少钱多少钱,总之我出了好多钱啊,你要回报我啊!也不耐烦陪孩子做作业或者做手工,总在孩子面前埋怨学校老师如何不作为。这样日积月累,孩子就会丧失对老师的尊重,感觉自己家付出了很多却没有得到回报。

现在很多老师都说,不知道要怎么对待学生才好,不能骂不能打,连句重话都不能说,真不会教了。
其实学生哪有那么金贵!
日本作家星新一写过一个短篇,我印象深刻。
某东大高才生毕业去应聘一个大企业,信心满满的参加完考试,以为自己必然上榜。结果放榜那天,他居然名落孙山。他受不了刺激,跳楼自杀了。记者去挖这个新闻,结果发现他是以第一的成绩入选的,只不过当天发榜的人员漏了他的名字。记者惋惜的对该企业负责人说,真是可惜了,你们少了这么一名大将。该负责人却不以为然,说他在落榜后没有打电话来确认就心灵脆弱的跳楼,说明我们没有录取他才是正确的。

一个经不起高考压力,不能调剂学习和生活矛盾的学生,这个社会即使失去他,也并没有什么可惜的。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6 个评论)

  • 夜夜笙歌 2017-11-17 11:10
  • vogor 2017-11-17 14:08
    一個人與人之間關係不是平等的社會,才是無奈和悲哀
  • hysonchen 2017-11-17 18:23
    我不晓得问题出哪了?过去家长跟老师说,小该不听老师话就给我打;老师办课外班也不收家长的钱。当然那是我小时候的记忆,也许与时代相隔太远。哈哈!
  • buttery 2017-11-18 07:28
    这个学生变态,道理讲不通的
  • 蜜蜜糖糖 2017-11-20 08:28
    这学生有问题。
  • 阿谜 2017-11-21 08:57
    我曾经执教鞭的班级初期是初中3年级的学习风气最差的班级,男生有四五个害群之马,女生有两个浓妆艳抹的坏丫头。害群之马当中一个挑战我的权威,与我对打被我打得鼻口出血;两个浓妆艳抹的坏丫头的一个因课堂向我暗送秋波。
    说老实话,这名女生除了皮肤黑点人长得蛮漂亮的而未引起我的关注,气急败坏之下把钢笔水甩在我雪白西装的后背上,结果被我当众狠狠地打了两个耳光……
    如果是在今天,我可能会上新闻头条而被众人攻击,可能会被开除,可能会被家长找人报复……
    也许有人会问:你如此对学生下狠手怎么没被处罚?
    那个年代的教导处的老师没有不打学生的,打劣迹的学生也是一种教育;如果走进教导处之后依旧为非作歹,那么接下来的下场就只能进工读学校了,所以那些被教训过了坏学生不敢继续反抗下去,其家长还要陪着笑脸向施的老师赔礼道歉……

    今天看的一个老师说他早年执教生涯里的叱咤风云事,他曾牛哄哄的拳打坏丫头,脚踢坏小子。。。其实看的好滑稽啊,你说你个教书匠,安生教书就好,学生爱学不学,偏偏不务正业,去当不拿工资的兼职打手,警察,训导员以及学生家长,这不是精力过剩,吃饱了撑的吗?
    说起来他真是比较走运,这么多管闲事,也没有遇到带刀杀人的疯狗学生,不然连该感谢学生不杀之恩的谢词都没有机会说了。。
涂鸦板